当前位置 : 首页 > 科幻 > 天镜城下 万舰盟约

更新时间:2019-03-02 11:23:16

天镜城下 万舰盟约 连载中

天镜城下 万舰盟约

来源:掌中云 作者:苁蓉 分类:科幻 主角:肖楮翰皇留黎 人气:

《天镜城下 万舰盟约》为苁蓉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百年之后,赖以生存的陆地早已被茫茫海洋淹没,人类新的空中居所天境城,傲然地追寻着太阳的踪迹。但在这片永远铺满阳光的空中城堡里,却掩藏着不为人知的秘密。 在天镜城下的阴霾中,被遗弃在大洋彼岸的航母焕发了新生,那是恢复良知的人类,大无畏地选择了抗争。在数百年来的重复中,又到了一年一度的超杀游戏,肖楮翰与最好的朋友陌何,在游戏后被迫面临生离死别的局面。 随着好友意外的离去,肖楮翰逐渐听到,在和平安康的天境城里,危机逼近的声音已经越来越响。 八人会议在无人察觉的角落中召开,每一个与会者的心中,都掩藏着不可告人的野望,并为此心照不宣地点燃了战争的导火索。决定了人类生死存亡的第四次世界大战,在所有人的猝不及防中,以炮火轰开了历史的序幕。 欲望永无止境,战争永不停息。游离于海洋、伺机而动的起义军,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的天境城军,与恐怖组织天雨神教,三方势力逐鹿中原,他们所争取的、掩盖的、不屑的真相,究竟是什么样的?而迷失在其中的肖楮翰,又该做出什么样的抉择?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赵勇未在收到鹿笑瞳的消息后,气恼地呸了一声,横在他面前的,是二十五个监控主屏以及二十个监控辅屏。屏幕拍摄的道路一片空旷,只有负责巡逻的警卫队偶尔驶过,低头去看消息的他,并未注意到已经发生的异常情况。 在中山路上,警卫小组排列整齐,缓慢地行驶着。忽听一声巨响,在他们的单人机车下响起,下水道盖随之崩开!一人被余波弹到一旁,连人带车摔在地上,其他四人迅速停车,小心地靠近下水道口。 不想靠近之后,下水道里漆黑一片,四周安静无常,甚至可以听到下面水流的回音。四人不见异常情况,这才放心地转身回到机车旁。不想机车还未发动,五人忽觉身体瘫软,齐齐晕倒在地。 幸是一人反应机敏,在晕倒前按开了呼叫总部的通讯键,可惜他的声音,未能通过电话传到那里,他的双眼便在麻醉剂的功效下缓缓合上。与此同时,下水道口接连爬出来五个人,穿着与警卫队一模一样。 原来,在认真分析过市内监控系统后,刺杀小组总算找到了唯一一个监视死角。刺杀小组的成员在下水道中等待了五个小时,在摸清了巡逻组的规律后,决定采取突击。 五人已事先服用过解药,顺利使用无味的麻醉喷雾,兵不血刃地拿下警卫巡逻小组。此举虽说冒险但实属无奈,众人抱着必死的决心而来,所幸过程异常顺利,在计划的一分钟内搞定。 终端里响起联络员询问的声音,打头那人见状率先走了过去,弯腰拾起依旧与总部连接的终端,汇报道:“报告总部,一切正常。” “收到。”待对面挂断通信后,其他四人早已将五名警卫员扔回下水道,并将下水道盖复原拧好。五人跨上机车,戴上原本属于警卫员的胸牌和手枪套,摆出与刚才一样的V字队型,驶过赵勇未面前的屏幕。 刺杀小组按照原定的路线,在无人察觉下,开始了刺杀的前奏。 “好消息。” 就在五人精神高度紧绷的同时,潜藏在远处负责侦查情况的联络员,将会馆里外的动态一一传达,“目标已从13号口驶入,乘坐第二辆白色车,前面有一辆颜色相同的保安车,与逆向的你们距离1km。时机是否适合,由你们自己判断。” 机会只有一次,甚至比预定的情况更好,首领暗暗攥紧拳头,“事不宜迟,开始行动。” 白色的轿车平稳地转过弯角,坐在车窗后的奇博忽然产生一丝不安的预感。多年从政的经历,令他对逼近的危机格外警觉。奇博忍不住左右张望,街道空荡无人,只有巡逻小队行驶在对面的街道上,令他放心不少。 平时拥挤堵塞的街道,因为戒严而一马平川,不见人影。洁白的高架桥如巨龙而卧,悬挂着点点古时的大红灯笼,盘旋在街道的上空。人行道的两旁与中心的绿化带,造满了随风摇曳的花草,为路过的客人送来一抹清香。 而对于刺杀小组而言,这简直是天赐良机,目标堂而皇之地出现在眼前,与珍珠会馆还有2km的距离。首领放慢机车的速度,向远处的轿车单手敬礼,奇博微笑着向五人招手,却赫然发现最后的警卫员,他的手势与别人不同,伸入了上衣。 奇博暗叫不妙,还未来得及提醒保镖注意,手雷已经划着优美的弧线,滚落在他的车盘之下!手雷顿时炸裂,火光、雷声充斥了整个现场,白色的轿车与车内的乘客,在火光电石之间,瞬时淹没于滚滚黑烟之中! 一切不过转眼之间,在爆炸中,五人注意到有两抹黑点,飞出火焰落在隔离带上。保安车迅速停下,三名保镖掏出手枪瞄准对面,不想又是一颗手雷破空而落,将三人炸倒在地! 激战的双方并没有注意到,一道黑影顺着绿化带潜行,在爆炸响起后,又迅速离开。只有不小心被衣袖挂到的枝叶,在寒风中沙沙摇晃着,告诉着人们,其实有人来过。 三名保镖身负重伤,又见奇博消失在火焰之中,胡乱开了几枪便仓皇而逃。五人停下机车,在隔离带的草丛中搜查起来,很快发现了一个半圆形的硬核,与图纸上描绘的一模一样。 这就是他们的目标,但只有一半。 “糟糕,另一半掉在哪里了?”五人心急火燎,刚才的爆炸,必然已经惊动了警卫队,他们应该是撤是留。执行的过程异常顺利,但任务只完成了一半,心有不甘的首领下令道:“你们四人先带着内核离开,我留下。” 四人跳下隔离带骑上机车远去,呼啸的警铃由远及近,直至他的面前。但首领却依旧充耳不闻,穿行在绿化带中,寻找此行的目标。不过两分钟的时间,大批警员已经完成了出警,并将暴徒困入包围圈的行动。 首领见大势已去,坦然地将手枪解下扔在一旁,蹲在原地抱头投降。警卫员见敌人没有反抗的意图,谨慎地上前将其逮捕归案。警车如来时呼啸而去,没有人注意到,刚才所发生的所有过程,碰巧被路过的记者拍到,并未经政府的同意,发表在网站上。 就这样,对这次行动毫不知情的市民,得以在第一时间观看到刺杀行动的所有过程,并就此视频爆发了激烈的讨论。甚至有人结合视频的线索,推断出暴徒的逃跑路线,并开始了追踪暴徒的义举。 关掉网站上紧急推送的视频后,梦琪蓝郁闷地捂住双眼。奇博死了,但不是他们杀的,组织要求的‘内核’,也没有落在他们手上。大脑在紧张中飞快地运转起来,想必组织的责难,马上就要到来。 果不其然,对话框雀跃地闪动起来,梦琪蓝被吓得浑身一抖,勉强镇定心神接通了视频连线。出现在屏幕上的男人身披大红袍,一直从头顶遮到脚底,只露出眼睛和嘴巴,声音经过了特别的处理,但却无法压抑他内心的喜悦与兴奋,“辛苦你们了。” “属下无能,任务失败了。” 房间狭小,阴冷而又压抑,随着梦琪蓝深深地弯腰致歉,空气的流动更加局促不安。红袍男惊讶万分,本以为胜券在握,不想等待着他的好消息竟然鸡飞蛋打,不由高声质问道:“为什么说任务失败了,奇博不是死了吗?” “成功刺杀奇博的组织,很有可能是天境城下的反叛军。” “什么,你们没有得到内核?!简直是废物!”对面的男人暴跳如雷,大骂不已,“这次的行动,很有可能引起两大自治区的针对与报复,你们竟然还敢失败!大昭你给我明确一点,你在为组织办事,不要因为是我的女儿,就觉得自己是特例,可以不用接受惩罚。” “属下明白,但请组织再给我一次机会!反叛军虽然拿到了内核,但面对龙尚区的严密封锁,他们肯定无法将内核顺利转移出去,我们还有机会,请‘达尔木’不要错过最佳时机!” 面对红袍男的犹豫,梦琪蓝深深弯下腰,作为执行者的她,为了撇清自身干系,只能把错误推到别人的头上,“这次的消息来源古怪,我想……我们也许是被人利用了,但请‘达尔木’明察。” 旧金山市市长奇博,在迈向上云间市的第一步,便走向了死亡之旅。奇博当场毙命的视频,一时间登上了两大自治区的网站头条。两国的舆论,也都因为这一场突发性事件,直指上云间市的警卫系统,质疑声不断。 对于厅长赵勇未而言,这是一场灭顶之灾,他被迫召开新闻发布会,接受记者的提问,和两国人民的指责。但对于处惊不变的鹿笑瞳而言,这是一个完美无缺的计划,在现实完美无缺地上演。 因为他就是双核刺杀行动的制定者、天镜城下反叛军南昌舰舰长。 依据着得天独厚的职位优势,他借此变故成功扳倒了死敌赵勇未,而他在之前提交的报告书,将成为他接替厅长之位最有利的佐证。从今以后,他将握有更为广阔的权力,协助人们口中的‘反叛军’,与天境城对抗下去。 鹿笑瞳站在后台,冷眼望着在演讲台上,已经汗流浃背的上司,赵勇未不时拿出手绢擦擦额头的汗水,不时亮起的闪光灯,已经晃花了他的双眼。呼吸紊乱的赵勇未,已经无法招架记者徐徐渐进的提问,此时又有一层伤心与悲痛,蒙上他的心田,他的位置在解决奇博事件后,马上就要拱手让人了。 此时鹿笑瞳的脸上,适宜地表现出作为副厅应该有的痛苦、愤怒和自责。得意之际,铃声忽然不适宜地响起,低头一看,鹿笑瞳发现终端上闪现出一个陌生的号码。 双核计划成功,是谁、为什么偏偏在这个时间打给他? 是他隐藏在暗处的同伴,还是…… 如果不接,只会引来身旁同事的猜疑,忧心忡忡的鹿笑瞳,装作坦然地按下了接听键。 局内风云涌动,局外风平浪静。 固定和飞行式监控器,盘旋在无人注意的角落,遍布整个上云间市的上空,所以即使与此地相隔万里,仍然有人可以全程观看这场‘意外’。 燕府市与上云间相隔千里,这座城市的经济发展,虽不如同国的几位佼佼者,但胜于悠远的历史与中心的位置,相较于上云间市充满现代轻快的气息,给人一种沉重的压迫力。 在庞大的建筑群中,一座细长的蓝色高楼鹤立鸡群,俯视众生万物。居住在最顶层的白发老人,每日最喜欢做的事情,便是捧着紫砂品茗杯,坐在藤条摇椅上,悠闲地看着脚下的街道川流不息。 但今日不同,老人坐在宽阔豁亮的落地窗前,注视着屏幕上发生的整个过程。他早已白发苍苍、身体枯朽,走入命不久矣的白寿之年,但与人类不同的是,他可以重获新生——在另一个年轻的身体中。 忽听身后传来开门的声音,原来是秘书走入房间,在老人面前的投影屏上,打开新的资料片,“您的新宿体已经有结果了。” 伴随着秘书的声音,五个少年的相片与资料,呈现在老人的面前。资料详细地标注着五个少年的所有信息,包括年龄、身高、体重,以及成长的经历。 处于最中间位置的少年,虽然在左眼下方有三点雀斑,但同时拥有一头褐色的卷发、白皙的肤色,即使在古板的证件照中,也保持着微笑的样子,给人一股迎之清爽又满藏温暖的感觉。 如此出类拔萃的外貌,足矣在五个人中脱颖而出,忽略其它所有人的优点。在秘书眼镜的反光中,白发老者的手指虽有动作迟缓却毫无犹豫,点在最中间的头像上。 在龙尚华炎自治区的最东方,那里是最接近太阳的地方,有一座横跨三层城市的大型人造山岩,是天境城最大的攀岩基地——泰斗山。 在上下攀爬、如蚁群繁忙的爱好者中,一位红发青年格外的引人瞩目,他虽身材高大,却行动矫健灵敏,远胜旁人。红色的发梢遮不住那双金色的瞳孔,他的身体看似瘦弱,但在休闲的运动装下,隐藏着结实的肌肉。 “嗯……这个时间点儿,他应该下班了。” 结束了极限运动后,一身是汗的红发青年愉悦地泡在温泉里,肆意地享受着运动过后身体的舒畅。眉眼的笑意如太阳般璀璨夺目,朝气蓬勃的神色,与优雅的举手投足,两种奇异又和谐的气质,完美地结合在他的身上。 泉水细细而落,在水面上泛起层层涟漪,倒映着青年愉悦的笑容。水汽团团如雾,越发衬托出造型别致的温泉,宛如远离喧嚣的人间仙境。水面上架起薄薄一层彩虹,为青年的金色瞳孔,染上一种奇异又惊艳的颜色。 拨通电话后,红发青年雀跃而轻佻的声音,随着终端传到对面,“好久不见啦,笑瞳!四年未见,听到我的声音有没有很惊喜?咦,怎么你不说话,难不成你忘了我啦?我可是你最亲爱的大学室友米兹华斯,整个不夜城最耀眼的存在!……啧,这么快就挂了,我还没说完呢!现在的人真是没礼貌。” 鹿笑瞳在结束大二的课程后,由学校指派留学不夜城自治区的加州耶奇大学,在那里认识了这位室友,也是这辈子最不想认识的人——这句话不仅对于鹿笑瞳而言。奈何米兹华斯本人自我感觉极度良好,哪怕鹿笑瞳特意写了一张‘自知者明’的大横幅,挂在两人寝室的最中间。 “哎呦,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大了?” 随着客人陆续地离开,诺大的温泉中只剩一人,米兹华斯在胯下摸了一把,意外摸出个球来,擦汗道:“我说怎么只有一边变大了,吓死我了。感谢上帝,还好不是我的。” 掌心的半球状物体通体棕红,坚硬如椰壳,里面似乎藏着什么东西,初看会觉得古里古怪,但细看之下似乎也没什么特别之处。米兹华斯用食指敲敲外壳,高声问道:“嗨,请问你值钱吗?如果不回答,就代表你自认为垃圾喽!” “哎,现在的人真是没有公德心,乱丢垃圾。”米兹华斯充满遗憾地摇摇头,随手把半球扔回温泉。在他的放声高歌中,忽有一股撕心裂肺的痛苦,在心脏瞬间炸裂。 “我靠,这泉水有毒……” 被山岩环抱的温泉池中,只有泉水温柔的流动声,以及溪流溅起的水声。米兹华斯捂着剧烈疼痛的心脏,靠着池边慢慢滑下,发出根本没有人可以听到的细微求救声。 “谁来……救救我这个大帅哥……我可以以身为报啊……”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