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军事 > 特工决战密营

更新时间:2019-11-23 10:10:34

特工决战密营 连载中

特工决战密营

来源:落初 作者:青藤木屋 分类:军事 主角:陈槿袁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青藤木屋原创的军事小说《特工决战密营》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陈槿袁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烽火连天的战争岁月,风雨如磐,踏血而行,刺客杀手的角力隐秘而激烈,迷局重重,智计无数,我方特工与敌方特工的较量,胆气倾城,豪气冲霄,为了完成使命,不负家国天下,只能挺身赴险,踏上决战特工密营的奇特行程。横刀向天笑,浩气裂长空。守土有责,生死何惧。抗战形势严峻,投降派兴风作浪,在这个中国历史上最为壮观的表演舞台上,刺客,背负起悲壮慷慨的历史使命,悄然登场。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叭叭,叭叭叭,”一阵沉闷的枪声,从山谷里响起来。

这年月,烽火连天,枪声已经习以为常了,日军或和平军出来讨伐,清乡,时时便响起枪声。

枪声响过,从山谷里跑出一个人来。

这人跛着一条腿,但是奔跑速度很快,顺着起伏的山岭,就象个山羊一样窜蹦跳跃,灵活异常。一会便跑出山谷,顺着崎岖的羊肠小路,跑向山下一个小小的寺庙。

山谷里,一片幽静,寺庙大门紧闭。这人跑得气喘吁吁,满头大汗,到了寺前回头张望,确认没人追上来,上前拍打寺门。

许久,寺门开了一条缝,那人象蛇一样迅速滑进门去。

一个穿着灰色僧袍的小和尚,领着这个跛脚汉子,进入正殿旁边的一个厢房里,合什一礼,不出声地离开了。

跛脚人进入屋内,叫了声:“大哥。”

屋里安安静静,因为没有开窗,光线昏暗,有种阴森森的感觉。一支细香在香案上袅袅地冒着轻烟,墙上挂着一幅巨大的“佛”字条幅,条幅旁边却斜倚着一支带鞘的弯刀,华丽的刀鞘上纹着一条张牙舞爪的飞龙,靠在“佛”字旁边,显得不伦不类。一个四十岁左右的中年和尚,手里捻着一串佛珠,正躺在房里的竹椅上闭目养神,他眼睛也不睁开,懒洋洋地开口说道:“你怎么来了。”

“别提了,刚才差点让人给毙了。被龟孙子们给涮了。他***,这帮过河拆桥的王八蛋。”

“怎么了?”老和尚依旧没睁眼睛。操着阴沉沉的嗓音问。

跛脚人坐到旁边一个草编蒲团上,用袖子擦着脖子里的汗水。忿忿不平地说:“特工总部的三个浑蛋,让韦太保给逮着了,他们偷偷哀求我,赌咒发誓,我琢磨着,咱们哥们儿发达的日子到了,我救他们一命,搭上汪精卫这条线儿,日后还能少了飞黄腾达?谁知道,唉,谁知道这三个狗娘养的,答应得好好的,千恩万谢,等离了九曲涧韦太保的老巢,突然便翻了脸。真是他娘的狼心狗肺,翻脸便不认人,操了他娘的八辈祖宗……”

“哼,”和尚睁开了眼睛,放下手里的佛珠,“跛脚龙,你太天真了,特工总部的人,还有不狼心狗肺的?”

“可是,可是……”

“我告诉你,”和尚站起身来,目光阴沉沉地盯着跛脚龙,“这个世道,有奶便是娘,想搭上汪精卫这条线,这想法倒是不错,但是你想想,那三个人被韦太保逮住了,这在特工总部是件丢人现眼的事,回去了,说不定会受到申斥处罚,你把他们救出来,便傻乎乎地自以为立了大功,可对他们仨来说,是奇耻大辱。留着你,对他们有百害而无一利,反而不如杀了干净,然后他们回去再冒功领赏……”

跛脚龙低下了头,从老和尚旁边的紫色木桌里,拿出一盒纸烟来,默默地抽出一支,狠狠抽了一口。

老和尚静静地站了一会,忽然扭头问道:“你倒挺本事,他们三人竟然没把你给杀掉。”

“别提了,要不是我地形熟,引诱他们误入陷阱,早就让人放血分尸了,你可不知道,那个袁猴子武功有多厉害……那三个浑蛋,下次落到我手里,非他娘的抽筋扒皮。”

老和尚阴沉着脸,手捻着佛珠,盯着墙边那柄弯刀,没有说话。

“大哥,下步怎么办?韦太保不会绕了我,要不,我先在寺里当个小和尚。”

“不,”老和尚面冲着墙,缓缓摇了摇头,“寺里太小,你藏身不住。我介绍你到别处去,四处走走,顺便察看当前局势。我告诉你,心急吃不了热豆腐,特工总部这条线,走得通便罢,走不通,我还有更厉害的门路。”

“是吗?”跛脚龙眼睛一亮,“大哥,哪条路?”

“嘿嘿,”老和尚阴沉地冷笑一声,“咱们直接去跟日本人搭线儿。眼下时局虽乱,但日本人才是真正的庄家,狼行千里吃肉总吃肉,狗行千里吃屎总吃屎,既然特工总部靠不住,咱们又何必尿他?乱世出英雄,将来会有咱们弟兄的出头之日。”

小屋里门窗紧闭,本来就烟雾腾腾,跛脚龙一根接一根地吸烟,一会便弄得象个火云洞,几乎连人脸都看不清了。

半个月以后。

黄岗镇中心的大街上,来了一个傩戏班子,敲锣打鼓声传遍了小镇。黄岗离南京城不算远,战前也算是个繁华的地方,商贾云集,熙熙攘攘,但是现在冷落多了。

傩戏流行于南方各省,表演起来很热闹,但它最吸引人的,与其说是唱腔和剧情,还不如说是它那各种各样的面具,一般剧目中,各种角色脸上常常戴着一个鬼脸似的面具,花花绿绿,形态夸张。

演出中出彩的地方,倒是一个配角,那人戴着一个红鬼脸面具,动作灵活,手持一根粗毛竹当道具,一会把竹子举起来,在胳膊头颈上旋转玩耍,一会把竹子竖在地上,身子围着竹子倒立悬挂,又顺着竹子猴子似地爬上爬下,象是演杂技一般,身手甚是矫健,赢得观众阵阵喝彩。

观众当中,有两双眼睛,一眨不眨地在盯着这个“配角”的表演,注意着他的一举一动。

这两个人,头缠包带,搬运工打扮,躲在看热闹的人群里,不声不响。

看了一阵,俩人窃窃私语,身材稍高,一身肌肉虬结的小伙子,悄声说道:“你看,他的腿,是个跛子,虽然动作灵活,但天生的扭曲,和别人不一样。而且他手眼步法,是练过武功的。”

另一个瘦削矮个小伙,点了点头。使了个眼色,便转身离去。

这俩人,是从重庆来的特工,高的是陈榆,矮的是阿混。

他们从重庆千里迢迢赶到南京,在组长方江的带领下,明察暗访,好不容易摸到密营被挑,跛脚龙山寨反水等有关线索,但眼前这个戏班的演员,是不是跛脚龙呢?

过了一刻钟,阿混又回来了,轻声说:“趁着刚才他在台上表演,我和后场敲锣的小伙计聊了会天,小伙计告诉我,那个人不是戏班的,是这几天才临时搭的伙。”

“那,好极了,我猜,多半就是这个王八蛋,怎么办?抓不抓?”

“抓,”阿混狠狠盯着台上表演的“配角”,“今天晚上,咱们夜探傩戏班,密捕跛脚龙。”

“好。”

陈榆摸了摸腰里暗藏的九节鞭。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