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军事 > 绝世特种兵之浴火战龙

更新时间:2020-01-03 18:28:32

绝世特种兵之浴火战龙 连载中

绝世特种兵之浴火战龙

来源:落初 作者:南征猛将 分类:军事 主角:老三苍龙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绝世特种兵之浴火战龙》是南征猛将最新写的一本军事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老三苍龙,书中主要讲述了:【免费新书】狱中走出的雷霆少年,背负着父亲的遗憾和怨屈,毅然入伍,于是军界的雷霆战龙就此诞生。面对铺天阴谋和利益纷争,他又能否继承父愿,举刀保家,扛枪卫国?雷霆战龙,傲战九天,触之逆鳞者,虽远必诛。(感谢各位书友的支持与厚爱,猛将另有完本作品《特种军刀》,供各位书友品鉴。)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或许莫云和龙含学还在质疑龙战的真实实力,但是只有龙战自己知道,他现在所做的这一切,都是集结了各类军事书上的实战经验,所研究出来的战术陷阱。

而这个陷阱最重要的环节,就是伪装,所谓的伪装,最重要的就是视觉伪装,龙战清楚的记得父亲跟他说过的最重要的两个要素:

颜色和质地。

因为无论是丛林、山丘、雪原、草地,甚至是沙漠,都有自己独特的颜色和质地,这些颜色和质地,配合物体的轮廓和棱角,将各地的景物完全区别开来。

所以最有效的伪装,就是讲自己和周围物体的颜色和质地彻底融合,比如现在的丛林之中,最有效的伪装就是将自己和周围的树木彻底融合,而最好的方式,就是让自己穿上这周围所有的树叶和树枝。

这也是为何当老三他们发现龙战做的假人时,他们朝着那个假人连续开出两枪的原因。

但是当那成扇形的纳米麻醉弹珠砸在假人身上的时候,老三他们发现自己上当了,可却已经来不及了。

他们的头顶,一块块石头和原木如暴雨一般倾斜而下,直接砸倒了三四个,此刻,光着身子,只穿了一条屁股上印着哆唻A梦短裤的龙战,身披着几乎能够和周围的植物融为一体的自制伪装网,躲在那晕倒的三四个人旁边。

当其中一把麻醉散弹枪落在龙战面前的那一刻,他毫不犹豫的勾动了扳机。

“砰……”

随着麻醉散弹枪的橘黄色膛火一闪,无数的纳米麻醉弹就像是马蜂一般,朝着老三他们迸射而去,如果老三不是退役的老兵,估计此刻也像其他人一般,躺在地上,陷入深度麻醉状态。

可即便如此,在经过一段路程的奔波之后,他还是没能逃过龙战在这周围所设下的陷阱。

“老三,收到回话,老三……老三……”

无论龙含学怎么对着手中的对讲机喊着,对面依旧没有任何回答。

“这个臭小子,我还真是小看他了!”

龙含学再次恶狠狠的说道,这已经是他第二次用这样的话语来评价龙战,评价这个出乎意料的儿子。

就在龙含学准备放下手中的对讲机,亲自上山,猎杀这个狡猾的猎物时,那被龙含学捏的几乎龟裂的对讲器突然传来熟悉的声音:

“爸!”

是龙战,他公然拿起老三的对讲机,对着自己的父亲叫嚣道:

“你放心吧,老三他们很安全,我把他们全部捆在树梢上了,一时半会儿野兽碰不到他们!”

龙战的话,很显然是在为老三他们报平安,即便龙含学父子将这场游戏当成了真正的战争,但是老三他们毕竟都是自己的兄弟,即便这场战争再近乎逼真,他们也必须保证自己兄弟的安全,这是作为一个兄弟,战友必须要做的事。

而一个只知道自己胜败的军人,在战场上,他将要面临的,只能是孤军奋战,只能是孤立无援,只能是孤立和遗弃。

所以当龙含学和莫云听到这儿的时候,他们的脸上都不自觉的流露出了满意的笑容,不过这仅仅只是开始,因为战斗还在继续。

只听龙战突然顿了顿,用坚定而带有挑衅的声音说道:

“爸,我来了,这一次,即便是输,我也要输得轰轰烈烈,即便是败,我也要败得理所当然,即便是没有一丝机会,我也要对得起我对军人的憧憬,对得起兵王之子这个称号!”

当龙战的话音一落,龙含学这边的对讲机里立即发出了一阵嘈杂的声音,很显然,龙战毁了老三的对讲机,因为他很清楚,这个对讲机拥有卫星定位功能,他绝不可能让这样的东西暴露了自己的位置。

“老龙,”终于,莫云在旁边用近乎讽刺的语气说道:

“你的儿子,现在才算真正对你发起挑战,你就等着接招吧,我估计,他这一招,够你喝一壶的!”

“呵呵!”龙含学故作镇定的冷笑了一声,但是他的内心却为龙战这番豪言壮语而感到骄傲和自豪,这不正是他龙含学所要的吗?这不正是他龙含学呕心沥血,培养了龙战十八年的成果吗?

但是现在,战斗还在继续,这是一场父子之间的战斗,也是一场龙战十八年来的训练成果考试,只听龙含学轻蔑的说道:

“老莫,别急,好戏还在后头!”

“呵呵,后头?”莫云微微笑了笑道:

“老龙,从我进入这所监狱的大门开始,我就已经注意到,你这所监狱,包括你和小龙在内,总共有三十人左右,白天,这三十人几乎各司其职,只有到了晚上,会产生十二人一班的巡逻岗,四个流动哨,现在,老三他们十二个人已经失败,你哪里还有多余的兵力调遣出来?我相信,小龙也正是明白了这一点,才敢公然向你发出挑战的吧?”

莫云的话,很显然触碰到了龙含学的心底,虽然莫云能够在短时间内了解到这所监狱的所有布防,而这,作为龙鳞卫的毒刺,一点也不觉得奇怪,如果连这点都做不得,那他也枉为龙鳞卫的教官,枉为显赫一时的龙爪了!

“我知道!”龙含学随意的答了一句,然后迅速从腰间抽出他那把从未离国身的龙鳞军刀,如同一个温柔的男人守护着自己心爱女人一般,用手在这漆黑刀刃上轻轻擦拭着,而此刻,他身上的气势陡然暴涨,仿佛是瞬间崩塌的泥石流一般,让莫云的内心不由得一惊。

“喂,老龙,你不会玩真的吧?这是游戏,是演习,你会真的想要杀了自己儿子吧?”

“孤独、无奈、绝望,甚至是死亡!”只听龙含学喃喃的念道:

“作为男人,或许只需要克服前两者便足够顶天领地,足够在这物欲横流的都市中峥嵘而上,但是作为军人,他就必须体会到最后两种,我不希望这绝望和死亡,是由敌人来教会他。”

莫云听着龙含学的话,仿佛看到了一个急于求成的父亲,在做着揠苗助长的无用之工,但是他又不得不承认,龙含学是对的,同为龙含学的战友兼教官的莫云,这个令所有敌人胆怯的龙爪,他很清楚,龙战一旦穿上军装,他所要面对的困难和挑战是什么!

这些困难,这些挑战,根本不会给龙战任何机会去学习,或许他还未来得及体会到这绝望和死亡的真正含义,便已经命丧他手了。

所以莫云没有反驳,只是微微皱了皱眉,流露出一个长辈对晚辈的关切。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