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军事 > 抗战铁血路:八千里路铁与血

更新时间:2019-01-03 12:13:47

抗战铁血路:八千里路铁与血 连载中

抗战铁血路:八千里路铁与血

来源:落初 作者:平淡的平 分类:军事 主角:罗浩宇太公 人气:

《抗战铁血路:八千里路铁与血》为平淡的平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1934年,17岁学生三狗,阴差阳错进入挑夫队伍,被国民党军抓去做民夫,因不愿做壮丁,这个由家乡人组成的输送小队,和上司闹出矛盾,以一个班人数对抗一个排的输送兵不落下风,被团长知道后,编入正规作战部队。因在部队训练中出彩,三狗被选中去报考南京黄埔军校步科,毕业后随原部队(51师)参加抗战。参加八一三淞沪会战的罗店血肉磨坊,南京保卫战,兰封会战激战三义集,德安战役,万家岭血战,上高会战,长沙会战,坚守常德,湘西会战。。。。小说尽力避免抗日神剧的轻浮,尽量以接近写实的手法,还原抗战正面战场的残酷,弘扬中华民族的不屈抗击,同时,英雄也是有血肉的,也有恐惧、悲哀,也有追求爱情友情等浪漫情怀。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村里人养的土狗,一般都会物尽其用,现在还有多余的饭菜给狗吃,城市的狗还有专门的狗粮,在农村以前几乎不可想象,人都吃不够,还要给狗吃那么好?自个去找屎吃去,猫抓老鼠狗吃屎,天经地义,哪那么矫情?

还好以前农村的孩子大部分随地大小便,于是,一些狗就经常眼巴巴得等候在屙屎的小孩子身后,等一移位,就啃得干干净的。

有的狗没吃够,还来舔孩子的**,所以孩子们一般在拉屎时候会拿根棍子赶狗,实在憋得急着找地拉屎,没时间拿棍子,就在地上捡几个石子土块打狗,赶开这些讨厌的家伙。

以前农村穷,路上看见人畜的粪便,都会想办法弄到自家田地里去,在别人家喝茶闲聊,有泡尿都要憋着回家屙,肥水不流外人田,所以一般孩子到七八岁就会叫他们自己去自家茅坑拉屎。

这样狗粮就缺了,只好去跟猪抢吃,等人饲猪时候,猪食倒在猪槽里,狗就凑过去抢着吃,只是猪是饿牢山出来的,特别容易饿,没到点就经常饿的直叫唤,而且一吃起来很粗放,猪头直接拱进猪槽里,没命的狼吞虎咽的。

这汤汤水水溅的到处都是,太没餐桌礼仪了太不讲究了,弄得狗很不舒服,有时候就会凶起来假装咬几下猪,把猪赶开吃几口,可是饿坏了的猪才不管狗牙,一边被咬得直叫唤一边还是要把头拱过去抢吃。

一般人家听到在吃食的猪的尖叫声,都知道是狗去抢吃了,就拿根棍子去打狗赶开,有时候实在没办法,会叫一小孩拿着棍子在旁边守着,等猪吃完了才离开,狗只能去吃点残羹。

本来农村人自己都没有什么吃的,所以猪食一般也就是人不吃的猪草、菜黄叶子、瓜蒂瓜皮、米糠等加水一块煮了,猪牙口好胃口也好,不管什么基本是一扫而光,所以留给狗的,在猪槽里差不多就剩一点猪嘴巴啃不到汁水了。

狗最开心的是有人请客吃饭,当客人把吃剩的肉骨头扔地上时,几条狗以惊人的反应和爆发力冲过去,抢到的狗把骨头死命咬住,赶紧夺命而逃,逃到远远的才能慢慢享用这至高的美味。

如果不在第一时间逃开,会被其他没抢到的狗咬个半死,疼得叫起来,嘴巴里的骨头自然就掉落了,被别的狗抢走。如果叼着骨头远远离开了,其他的竞争对手因为要顾及下一个肉骨头,没法分身去穷追不舍。

经常会有东家的狗为了维护自家的权利,狠狠得撕咬赶开别家来的狗,也有几条狗为了争夺一个好抢骨头的位置争斗不休,桌底下一片撕打狗吠声,惹得东家怒了,拿棍子一把所有的狗赶出门外,关上大门,这样才能清净的请客吃饭。

浩宇家的大黄狗就聪明多了,很少放下身段跟其他狗抢骨头,它有它的揾食绝招,就是轻轻的蹭你腿,然后站立起来,两个前掌搭在你的大腿上,歪着头水汪汪的大眼睛“妩媚动容”的看着你,让你不忍心,有骨头都要留着有它时,才给它,就算没骨头了,有时候都会趁人不注意偷偷夹块肉送它嘴里了。

当然并不是所有人都会被它所“迷惑”的,也有不对付的,直接撵它下去,它也不恼不缠,直接走开就是了。而且它记性好,记得哪些对它好哪些对它不感冒的人。如有酒席,就直奔那些对它好的人去,这事经常被酒席上的客人拿来说笑。

太公自己很少吃肉,但最喜欢夹肉给大黄狗吃了,所以大黄狗跟他最亲,没事就跟着他,吸烟吃肉的,这生活过得,都快成精了。

村里人养狗,不像城里人,当大爷来敬着,当宠物来养着,基本都是很嫌弃狗的,除了晚上看院子偶尔会叫几声,其他时候大都不讨人喜欢,身上脏臭,还经常惹祸闹事的把人咬伤了,成群结队的赶的村里鸡飞鹅叫的。

村里人看中更多的是岁寒年末时,有狗肉吃,都等不及狗长得有多大,就打死了吃狗肉,一般是吊死,一吊就几个时辰,因为狗很难死,不管被吊得舌头拉出老长老长,只要有只脚沾点地了,就一下死不了,老人家都说狗是土命,沾了土就会起死回生的。

有的人还拿大木棍来用力敲打吊着的狗的头,打得嗬嗬叫,因为喉咙被套着绳索,尖叫不起来;有的人趁狗没死净,就得要拿刀给它放血,这样体内里面没有积血,肉才好吃。

现在普通人家很少这样做了,也很少杀自家的狗了,因为不缺吃了,想吃就去饭店里点点东西吃,不差那几个钱,不至于杀自家的狗,看着长大的都有感情了,下不了手。

人,也就是在不缺吃的时候才知道“残忍”两字;要是真饿到快死时候,前人都有易子而食的事情,何况是作为畜生的狗。

等吊着的狗死净了,就放下来放大木盘子里,注入开水烫毛,拔毛要快,等水一凉,毛就拔不下来。

一般在冬天吃狗的,一是秋后狗长的膘肥有肉,二是狗肉热,冬天吃狗肉热补寒凉身子,但是到了冬天狗就换了冬毛,就是有很多细绒毛,拔不掉,所以就要烧火来烤掉细绒毛,一般是用稻草来烧,这样狗肉更会有稻草灰的香味。

老黄狗现在都已经十几岁了,换算人岁数都属于古稀之年了,可它还是活灵活现的,逃过了吊狗绳也逃过岁月的杀猪刀,得益于太公的喜爱。

按现在城里说,太公把它当宠物玩伴了,所以家里就不能动它的心思了,村里人看到毛光水滑的大黄狗,就经常流着口水说,这狗命好,不然长得这么膘肥的,早进人肚子里了。

除了黄狗,小时候的浩宇,也算是太公的玩伴之一,罗家祖传沉默寡语,家里气氛比较沉闷,浩宇是长玄孙,小时候和普通孩子一样,小孩子,不就整天乐呵呵的。

加上浩宇是男孩子,精力旺盛,又长得虎头虎脑的,所以太公很喜欢拉着小浩宇玩,看着小老虎一样的浩宇和大黄狗在地上翻滚在一起,就眉开眼笑的。

可是等浩宇一到读书了,就奇怪的开始自动遗传罗家的沉默寡语了,后来住宿学校,回家次数一少,和太公就没有以前那么亲密无间了。

不过,尽管浩宇长大了,每次回家,第一个找的还是太公,坐在一起,尽管不怎么说话,也会呆上一段时间,有时候晚上定要和太公睡一起,再不行暖暖被子也行。

所以,浩宇也是所有家人里,太公最喜欢的一个,只不过是碍着浩宇大了,现在不会表现在脸上而已,可浩宇一去学校,就隔三差五的念叨着浩宇什么时候回家。

浩宇不在家时候,太公更沉默无语了,烟也吸得少茶也喝得少,经常一整天的坐在太阳底下,眯着眼睛,不知道是睡着了还是没睡着,无声无息的,有时候会半睁着眼睛,定定的望着天空,魔怔一般的。

脚底下的老黄狗也是真正的老了,一躺也无声无息的大半天,站起来很吃力,摇摇晃晃的走几步要歇口气,眼睛也看不太见东西了,经常会撞到门上墙上的,很少叫唤很少吃东西,只是陪着太公静静的躺着,偶尔吸几口土烟味。

今年入冬后,太公又开始掐着日子算着时间,老问着浩宇什么时候回家,浩宇妈都不忍心告诉他今年过年浩宇不回家了。可就这在当口上,太公病倒了,躺床上好几天起不来,老念叨着没有浩宇来暖被子,太冷了。

就这样,浩宇爸最后下决心打电话给浩宇;没想到,等浩宇一路风尘仆仆的回到家,前脚还没进门,太公的病就好了,自己起来了,又带着老黄狗喝茶抽烟晒太阳了。

浩宇一放下行李就一屁股坐在太公身边,给他讲在学校的事情,冬天地冷,浩宇妈赶紧拎了条交椅给浩宇,顺便加了茶水,顺手把浩宇的行李拎走了。

这“两老一小”的就静静的在太阳底下眯着眼睛,惬意的晒太阳,享受着这份舒服的宁静和暖和;不知道过了多久,也不知道浩宇发什么神经,突然冒出一句话,太公,你跟我差不多大的时候,是什么样子的,做了哪些可以记起来的事?

似睡非睡的太公眼皮微微一颤,半睁开眼睛,转过头来看了浩宇一眼,又慢慢的转回头去,闭上眼睛,跟睡着了一样,悄无声息的再也没有动。

又不知道过了多久时间,浩宇都快忘了刚才问的话了,突然耳边传来太公的话:“小宇起来,跟我来”;睁眼一看,发现太公拄着拐杖站起来了,旁边还有站起来摇摇晃晃的老黄狗。

浩宇赶紧手忙脚乱的起来,扶着太公往房间里走,刚从明媚的阳光下走进卧室内,略显阴暗,浩宇空出一只手,在门边按亮了房灯,扶着太公坐下来,太公也不客气,拿着拐杖指着大衣柜说,你把衣柜门打开。

浩宇打开柜门,这样的衣柜很普通常见,下面挂衣服,有一块隔板隔着上面一格,放被褥床单被套什么的;太公的衣柜也是如此,放着一些平常穿的衣服和睡的被子。

太公说,你找到隔板最左手边靠墙的那面那个连接缝,底下有个小木头楔子。找了半天,浩宇才算是找到一个毫不起眼的楔子,记得小时候在太公房间里可以大闹天宫,怎么就没发现这个东西,或许,也没觉得好奇怪的吧,很多木制家具都有类似的零部件。

太公说,找到后手拉着楔子往下用力拉,浩宇不明所以,照做无误,突然,嚓的一声,柜子内板被拉下一小段,里面居然还有一个小暗柜子,大概一尺来宽近一尺来高的,吓得浩宇一跳,一头顶在衣柜的隔板上。

慌张什么?太公好像知道浩宇会这样子一样,不慌不忙的指挥浩宇说,手伸进去把里面的东西拿出来吧,浩宇提着胆子,伸手进去摸,这暗柜子还有一尺见方的深度,里面赫然可以摸到一个布包着的包裹,就一手给抓了出来。

递给太公,太公慢慢的掀开几层包裹的布,一个小型的长方皮背包显露出来,看起来这个方皮包显然已经久经岁月了,外层的牛皮已经变得深褐色了,背包的四角有稍许磨损,但整体看起来还算规整。

知道这是什么吗?太公问浩宇

不知道,浩宇摇了摇头照实说,说实话,以前还真没有见过这样的东西。

这个是当年打日本鬼子的行军背囊,也可以做马褡子用。

这话,说的浩宇一头雾水,什么行军背囊什么马褡子?以前听人说太公打过日本鬼子倒是真的,只是太公基本闭口不谈打鬼子的事情。

太公摩挲着皮背包,陷入了深深的回忆当中去,良久不动;浩宇急着想打开皮包看看里面到底是些什么东西,但不好打扰太公,只得强忍着好奇在旁边努力得等着。

良久,太公才回过神来,开口缓缓说道:我是打过日本鬼子,不过我主要是跟着你的大太公打鬼子,这个皮包也是你大太公的东西,我只不过替他保存着,我现在已经九十多岁了,太老了,再不拿出来,怕以后没人知道了。

现在时代也变了,我看这个东西拿出来也没有什么事了,那些人、那些事,也应该让你们小辈们知道了。

不过,这东西我虽然交给你,你还是要妥当保存,不要太随意弄丢了弄破损了。

到底里面装着是什么东西?实在忍不住了,浩宇急的问太公话。他也听说过太公和大太公很久以前打过日本鬼子,只不过大太公在浩宇出生前就去世了。现在这注意力都被皮包深深吸引住了,急的无心去听太公的啰里啰嗦的,恨不得抢过来打开看看到底是什么东西。

唉,小鬼伶就是心急,太公一边责怪浩宇,一边也醒悟过来,这里面的东西对于自己来说,实在是太熟悉了,所以不急,但对于不知情的一个十几二十岁的孩子来说,确实很好奇。

于是,收起心情收起话,庄严肃穆得坐正,慢慢打开皮包,在浩宇急切的目光下,几本牛皮封面的本子被拿了出来。悠久的岁月,像似要把牛皮封面沁出深褐色油来。

你念过书,拿去看看,看不懂的可以问我,小心点,注意不要损坏里面的纸张。

太公拿出一本,递给浩宇说。

浩宇随手翻开泛黄的内页,满纸弥漫的硝烟、熊熊燃烧的战火、舍身冲锋的身影扑面而来;炮弹的轰炸声、凄厉的军号声、战士的喊杀声震耳欲聋……

廿六年八月廿九日

是夜。我306团3营由胡豪营长带队,夜袭罗店;我部匍匐前进接近日军阵地后,跃起手榴弹攻击敌营地,趁敌混乱继开枪射击,短兵相接后刺刀杀敌。

待敌组织起反击力量时,我部速按计划撤退,诱敌追击,我部退至预定伏圈后,我团全军开火并出击,我部掉头追击残敌。

此役,为我部抗日第一战,杀敌三百,炸毁敌坦克5辆,是为“罗店大捷”。

注:廿六年,为民国二十六年,即1937年。

这些你拿回去,有时间慢慢看,等会午饭后,我跟你讲讲我和你大太公以前的事情……过段时间如果我还能走得动,就带你见几个人。

太公把这些本子重新装好包好,郑重的递给浩宇说。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