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军事 > 懦弱的勇士

更新时间:2019-01-02 13:24:53

懦弱的勇士 连载中

懦弱的勇士

来源:落初 作者:六划先生 分类:军事 主角:凌侠何猛 人气:

《懦弱的勇士》由网络作家六划先生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凌侠何猛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兵者,国之利器,勇猛无匹,安邦守国,威震边疆,兵锋所指,所向无敌,冲锋陷阵,奋勇杀敌,披靡八荒六合,横扫四海九州,宇内无人敢为敌手,此乃勇士也!圣上封赐本将为天下第一勇士,尔等可愿与我驰骋沙场、纵横天下……”“勇士、勇士、勇士,吾等愿追随将军,纵横沙场,横扫四夷!”校练厂上响起阵阵声浪,数万名士兵高举战戈,齐声呐喊。念完手稿里的台词,威风凛凛的巡视一番,凌侠倒背着双手走下点将台,回到军帐之内,他迅速拉下门帘,急忙揉了揉颤抖的双腿,擦了擦额头冷汗,他哆哆嗦嗦的吐槽道:“又----又特么打仗了,老子装病都不行,唉-----我这晕血的毛病该咋整啊?”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果然是怕什么来什么,看到猎户检举自己,凌侠急忙思索对策。

“你检举他何事?”易世荣眯着眼睛问。

“他今天早上去我家,用猎物换了一身女人的衣服,据我所知,他一直是自己居住在山上的破庙里,我们也从未见过那个女人,但是他身边现在却突然多了个女人,这事岂不可疑?”猎户说完,一脸殷勤的看着易世荣。

“哦,是这样。”用手勾了勾胡须,易世荣问身旁的捕快:“此二人的底细查清了没有?”

负责盘问凌侠的捕快,闻言后急忙抱拳:“回禀知县大人,卑职已经查清了,此人名叫凌侠,旁边女子是他的妹子凌白玉,二人是“琉璃疆”人士,因为父母双亡,所以流落到此地。

琉璃疆距离咱们琳琅疆有数万里路,而且那里是朝廷跟百万山脉部落交界之地,境内山脉奇多,山内散布着许多猎户,许多人终其一生都不下山,所以卑职无法查询二人的籍贯底册。”

“哦,是这样啊。”掐着胡须点了点头,易世荣若有所指的说道:“换句话说,这二人属于来历不明之辈了,来呀,把这二人重点记录下来,搞不好他们就是本案的主谋。”

听到易世荣的命令,旁边顿时跑过来一名文书吏,按照易世荣的要求,对凌侠二人进行登记造册,一旦登记结束,凌侠二人就得跟其他被检举者一起,去旁边的空地等候处理。

就在文书吏过来登记信息时,凌侠环视了一圈周围,此刻许多人正在检举别人:

“大人,我检举张三,都知道我是这飞凤岭的神箭手,打猎必备的伙伴,但是张三他昨晚出去打猎的时候没喊我,你们说,这不是有问题?”

张三:“去你玛德神箭手,你特么打兔子的时候尽拿着弓箭射自己人,我都挨了三箭了,所以我昨晚故意不喊你,因为我不愿跟你搭伙了。”

“大人,我检举李四,昨天傍晚他带着王寡妇去山下买布了,那王寡妇一开始是让我作伴下山的,可后来她竟然约着李四下山了,我怀疑李四------不------我怀疑他俩都有问题。”

李四:“你是不是疯了?当初咱们说好了的,一人陪王寡妇一天的,没错,昨天的确是该你陪着王寡妇下山,可王寡妇嫌你那玩意儿小,不愿理你了,就因为这事,你检举我俩啊。”

“大人,我检举刘二,平日里他都是睡到日上三竿才起床,但是今早天不亮他就起来了,这不符合常理。”

刘二:“放屁,老子今天早上让尿给憋醒了,所以早起了几个时辰,有什么不符合常理的?”

看到周围叽叽喳喳的检举和辩解声,凌侠眼珠一转,他也学着别人举手:“大人、大人,我检举,我要立功。”

“你有什么好检举的?”易世荣一脸狐疑的看着他。

“我检举那个猎户。”说完,凌侠指着正一脸蒙圈的猎户,大声检举道:“我妹妹因为脸上有疾,加上脑子有问题,所以她平时极少下山。

她今天早上犯病,把身上的衣服撕坏了,我这才拿着两只野兔去找他换衣服,但是我今天一去,就看到他四处传播谣言,说朝廷的军队让阴兵给弄死了。

我本来不知道阴兵借道的事情,但是这哥们逢人就讲,我和其他猎户这才听说了事情的始末,他四处宣扬此事,涨阴兵志气,灭朝廷威风,这肯定有问题。”

“有这种事情?”易世荣斜着眼睛瞥向猎户。

“当然有了,大人,你要是不信,我可以找出证人,当时这哥们对好几个人讲述了阴兵借道的事情。”说话间,凌侠指着几个猎户:“有他,有这人,还有这个人,他们都听到了。”

易世荣派人一打听,的确如凌侠所言,那几个人都是听了猎户所言,才知道阴兵借道之事的,如此一来,凌侠既摆脱了猎户的检举,又倒打了猎户一耙。

众人检举了一圈,谁也没有提供出真正有价值的线索,嫌疑人被检举了不少,可都是一些鸡毛蒜皮,邻里风流的琐事,忙活了半天,易世荣没有收到一条有用的线索。

把文书吏们整理的线索薄子拿来一看,易世荣气的摔在了地上,眼瞅着自己的乌纱帽快要保不住了,这些人还在此地瞎**,易世荣又气又恼。

想到自己查不清案件的下场,思忖片刻,易世荣心里生出来一条毒计,易世荣让李明理把凌侠、白玉、以及其他被检举人隔离开,然后以通匪的罪名就地处决。

凌侠第一次见到这么查案的,什么线索都没有,就给人定了通匪的罪名,听到要被就地处决,凌侠不干了,站到人群前面,质问易世荣是依照哪条律例制定的罪行?有什么权利这么草菅人命?

看到凌侠带头起哄,底下那些人都跟着附和,易世荣冷冷一笑,说了句“本县说你们通匪,你们就是通匪了。”随后,他瞪了李明理一眼:“没听到我的话吗?还愣着干什么?动手!”

“是,卑职遵命。”

话音一落,李明理带上那些捕快,不由分说的把凌侠和那些被检举之人摁在了地上,接着,抽出佩刀就砍头,原本凌侠认为这是一场闹剧,闹够了就会收场,可是当一颗怒睁着双眼的人头滴溜溜滚到他面前时,他才发现自己错了。

望着面前的血滴,凌侠眼中露出一丝恐惧,额头上瞬间布满冷汗,他感觉眼前一阵阵模糊,身体也变得软绵绵,他的晕血症居然在这个时候犯病了。

“咔嚓!”

捕快们手起刀落,把人摁下后,不由对方解释,直接就把对方的人头砍掉,有些人砍上了瘾,为了多砍几刀,他们故意不一刀砍掉人头,而是先砍掉一半脖子,使受刑人处在极大的恐惧和痛苦之间,望着受刑者半死不活的痛苦哀嚎声,他们再狰狞一笑,抽刀砍掉另一半脖子。

轮到凌侠时,两名捕快用力摁着他的双手,把他摁在地上,接着,李明理一脸狞笑的走到他跟前,晃了晃正在滴血的佩刀,李明理缓缓举起手里的刀,眼中露出一丝煞气,用力一挥手,刀锋朝着凌侠的脖颈砍去。

“卧槽,说杀人就杀人?难道不记个询问笔录什么的?法制科之类的部门也不审查一下?就凭那该死的县太爷一句话,便要杀死这么多人?连个上诉复议的权利都不给,万一杀错了怎么办?这里没有律法吗?”看着面前的人头,凌侠被吓得愣在了原地,一时回不过神。

见轮到自己了,凌侠试着挣扎身体,可是捕快将他摁的死死的,眼瞅着他脖子就要被刀砍断了,就在这时,身旁一道人影闪过,接着,就听到“哎呦”一声,李明理被人一拳打出了人群,此时正倒在地上吐血,混身抽搐不止,看样子,他伤的不轻。

“那女的果然有问题,来呀,把她给我拿下。”远处传来了易世荣的尖叫声。

听到易世荣的喊声,凌侠才回过神来,抬头一看,只见是凌白玉挡在自己前面,原来,刚刚凌白玉看到李明理要砍凌侠,担心凌侠受到伤害,她奋不顾身的冲了上去,猝不及防之下,李明理被她一脚踢飞了。

“好妹子,哥哥以后照顾你一辈子。”

看到是凌白玉救了自己,凌侠心中充满了感激,他挣脱开摁着自己的捕快,起身跑到凌白玉身边,此刻,周围那些捕快们正拿着兵器朝二人扑来,凌侠挥舞起拳头,运起功法跟那些个捕快对打。

凌侠原本就精通散打搏击,照着秘籍修炼了几个月,功夫更是大有长进,对战之时,五六个大汉硬是进不了他的身子,腾、闪、挪、移、出拳、肘击、近身、劈掌,凌侠虽然伤不了人,但却自保有余。

不同于凌侠这边的黏糊磨叽,凌白玉那边的交手可谓是血腥暴力,凌白玉施展一招空手入白刃,抢了一柄捕快佩刀,舞了个的刀花,把刀一横,配合着身法冲向了那些捕快,斩、切、剁、削、劈,凡是跟他交手的捕快,走不出两招便受伤落败。

凌白玉施展的刀法霸道绝伦,一挥一斩之间隐含风啸之声,有道是云从龙、风从虎、拔剑似龙吟、挥刀如虎啸,一看凌白玉这幅威势,便知道她的武功参透了刀法真谛。

跟凌侠打架的人,顶多是弄个鼻青脸肿,可是那些跟凌白玉交手的捕快们,轻者皮开肉绽,重者断手断脚,看到凌白玉武功这么高,捕快们一个个全都胆寒了,纷纷朝后撤退。

“不准退,上,拿下她,只要有人拿下这个女的,本官赏银币三千------不------六千枚。”看到捕快们被凌白玉的武功给镇住了,易世荣随即下令拿人,并提出了奖赏。

听到易世荣的奖赏后,那些个捕快们顿时疯狂,原本后退的步伐又开始向前冲去,不只是那些捕快,就连围攻凌侠的捕快们为了得到奖赏,也都放开了凌侠,纷纷朝凌白玉而去。

凌白玉武功虽然高强,可却架不住那些捕快们一波一波的冲击,随着捕快们不要命似得的围攻,凌白玉的刀势渐渐弱了下来。

原本站在一旁的李明理,看到此时有机可乘,便拿起佩刀,悄悄走到一旁,瞅准一个空隙,他纵身一跃,双手握刀朝人群中的凌白玉砍去,这一刀如果砍实,凌白玉非得香消玉殒。

激战中的凌白玉察觉到头上传来了一阵刀气,急忙抬头望去,看到李明理的攻势已成,她只能仓促间横起手中佩刀,想以此抵挡李明理的刀芒,虽然知道这根本挡不住,但她已经没有别的办法了。

就在李明理的刀锋即将砍中凌白玉时,忽然,远处传来一声“砰”的声音。

待声音停止后,李明理原本跃在空中,威风凛凛的身体,忽然震荡了一下,接着,他的双手一耷拉,佩刀随手摔落,随后身体如同死物般掉落地面,抽搐了几下,李明理躺在地上一动不动。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