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军事 > 虎狼

更新时间:2019-03-03 22:03:07

虎狼 连载中

虎狼

来源:掌中云 作者:灰熊猫 分类:军事 主角:许平黄姑娘 人气:

灰熊猫新书《虎狼》由灰熊猫所编写的军事风格的小说,主角许平黄姑娘,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挣扎到崇祯二十一年仍没有灭亡的明朝,拥有穿越者所建立的无敌军队,天下为何仍会烽烟四起?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赵将军……”趁着马匹在一个关卡饮水吃料的机会,曹云凑到许平身边挤眉弄眼,手肘重重地捅在许平的肋上:“和赵小娘子很像吗?” 许平抬头看了一眼前面马上的赵将军,茫然摇了摇头:“赵小娘子不留大胡子,不好比较啊。” “真是没义气的家伙。”曹云不满地嘟嘟着,但是他也没有机会再问了,一群人再次上马,跟在赵将军身后继续急行。 “赵将军,”等大家再次停下休息马力时,许平终于找到一个机会走到赵敬之身侧:“敢问大人我们这是要赶去哪里?” “先去吴桥,然后去德州。”赵敬之把一路上招募来的几十个志愿者凑在一起,向南方挥舞了一下手臂,给大家解释道:“新军统帅部接到山东急报,叛将季退思派遣手下悍将肖白狼、陈×元龙,前日突然从故城东南方向平原发起进攻。驻守在平原的东森营竟然崩溃,叛贼已经从平原一线打开缺口,涌入救火营的防线侧后。现在人数还没有得到准确数字,但至少有数千之众、甚至上万战兵。 “失去东森营的保护后,紧靠平原的守军是不可能在数千悍匪面前幸存的。新军参谋部相信现在平原已经失守,叛贼已经跨过马河长驱直入,准备从侧翼通过德州,席卷我军救火营的战线,并切断从东光到故城的官道。” 根据救火营的一贯传统,赵敬之并不在手下面前对险恶的战局做任何的掩饰。他再次用力地挥舞了一下手臂:“叛贼确实找到了我军的薄弱环章。但是统帅部的反应也非常迅速。既然叛军已经将主力转移到救火营的侧后,现在金将军已经火速派人前往故城,让贺将军率领救火、磐石、选锋三营对故城正面的叛贼发起了雷霆万钧的攻势,很快就会把正面的虚弱之敌一举打垮!” 许平追问道:“赵大人,那我们的任务是什么呢?” “我们的任务就是尽快赶到吴桥。在吴桥和德州之间有一个隶属东森营的补充营,现在那里有两千补充兵,金大人给我赵某的命令是很明确的,我必须尽力搜集每一个能战斗的士兵,然后在德州建立坚强的防御——毫无退缩的防御。如果我没有理解错的话,这就是我要带领你们这些好汉去做的事。贺将军击溃正面的敌军后,就会迅速向南转来增援我们,新军营直卫现在可能已经在路上了。” “我们在直卫抵达前,坚守德州就可以了吧?” 许平最后这句问话引起一片笑声,赵敬之也不禁莞尔。这次志愿跟随赵敬之出战的志愿者中有还有几个也是他从半路上搜罗来的救火营军官,虽然这些不在第一线效力的军官多也是第一次上战场,但至少他们的资格都比许平老得多,而且也受到过更充分的训练。或许这些人觉得许平的问题有些给救火营丢脸,于是他们就都挺胸向赵敬之保证:“赵大人,我们是不会让你失望的,我们救火营从来没有让人失望过。” 许平在加入救火营后,千总长官领着大家站在救火营的蛇旗下,讲述过救火营一次又一次的辉煌胜利。许平的长官将把总旗交在他手里时还对他说过:“只要你的手里还握着这面蛇旗,你就会战无不胜!” 包括曹云在内,头顶白羽的志愿军官们纷纷受到感染:“放心吧,赵大人,有我们救火营在,德州的防御就坚不可摧!” “是啊,本将要仰仗诸君了。”赵敬之向着大家致谢:“吴桥的东森补充营,比平原的东森营所受训练更少,几乎没有士官。现在有了诸君同行,本将深信定能将这支部队使用得如身使臂,如臂使指。” 虽然是工兵军官,但许平也接受过基础的指挥教程。又一次上马后,他就开始默默地在心里复习着学过的知识,努力回忆着这几个月里教官讲过的每一个字。曹云显得有些忧心忡忡,他偷偷地靠到许平马旁低声说道:“老许啊,我们可是工兵队的小军官,从来没有指挥过步兵,到时候要是看错了命令,那可是大罪啊。” “按照条例军规去办就不会有错。”这句话到了许平嘴边又被他咽了下去,他冲着曹云笑道:“我们是救火营的军官,敌军从来都在我们面前望风而逃。” 从东光到吴桥有近百里的路,赵敬之等人一路换马急行,在天黑时分抵达吴桥。得知东森营补充兵的驻地距离吴桥还有三十里路。赵敬之立刻下令草草吃饭,然后举火出发,一定要在黎明前赶到东森营的驻地。 被赵敬之一路找来的这群军官立刻遵令进餐,最后一次换马,然后点起火把冒着寒风出发。 一路上赵敬之进行着最后的安排,渐渐轮到了军衔较低的许平和曹云,赵敬之派人来叫他们策马到前排听他部署任务。 这一路上,许平一找到机会就凑过去和赵敬之说话。听说要交代任务,曹云笑着对许平耳语道:“许把总的机会又来了,这次我倒要看看许把总还能向赵大人问些什么。” 许平反问道:“多了解些情况有什么不好么?” “没啥不好,哈哈。”曹云笑道:“许把总这一路问了这许多傻问题,估计赵大人一定是对许把总印象深刻啊。” 两人赶到队前,一左一右同时向领头的赵敬之欠身抱拳:“赵大人,请明示。” 赵敬之一边继续策马前行,一边挥手让两人凑到他近前:“许把总啊,本将会交给你一个一百二十人的队,你就是他们的临时队官,你的副官就做你的临时队副吧。” “遵命,大人。” “你接手这一百二十人后,从中挑选出三个把总和十二个果长,然后尽快地与他们熟悉。不需要严格地按照军事条例来做,命令要尽可能地简便,只要让他们能够听懂你的意思就可以。” “遵命,大人。”许平利落地答道。 赵敬之满意地点点头,又一次确认道:“你们两个都是工兵军官,对吧?” “是的,大人。” “那在教导队时都学过野外构筑工事吧?” “是的,大人,我们都学过一些。” “很好,”赵敬之又交代道:“许平你的位置会在我主阵的左翼,你需要构筑一个坚固的野战工事,以防备贼兵的突击。” “大人……”许平迟疑了一下问道:“我们不是要坚守德州么?” 赵敬之微笑道:“叛贼想通过德州附近的官道席卷我们大军的侧后,同时沿途夺取我们的补给。我们的任务是阻止叛贼通过德州附近的官道,而不是仅仅守住一座城。” “所以我们驻守在城外?” “是的,城内有地方官守卫就可以了。有我们野战部队的旗号驻扎在城外,叛贼是不可能无视我们而去强攻德州的。”赵敬之停顿了一下问道:“许把总都清楚了吗?” “明白了,”许平欠身道:“卑职明白了,我们的任务就是把叛贼死死地挡在德州,等待救火营和直卫来将他们一举歼灭。” “如果我对金将军的命令没有理解错的话,”赵敬之冲着许平点点头:“就是这样。” 夜空中骤然响起尖锐的哨音,黑漆漆的官道两侧传来利箭破空之声,紧接着还有火铳发射的爆破音。许平尽力控制住胯下不安的坐骑,回头看向身后的队列,只见本来安静有序的纵队队伍中,现在已经火把乱晃,不时有一支支羽箭飞入明军马队之中,火光中似乎已经有人掉下马去,人喊马嘶嘈杂地响起。 “夜袭!夜袭!” 听到“敌袭”的叫声,许平下意识地按照教导队的条例接了后半句:“灭火!” 差不多在许平条件反射地喊出后,无数同样的“灭火”声在纵队中同时响起。许平一甩手就要把手中的火炬向外扔去,但猛地一声大吼炸开在耳边:“不要灭火,冲!冲过去!” 发出这吼声的正是赵敬之,一转眼他就反映过来,这里的伏兵只可能是渗入明军防线后的叛军小股游骑,不会有多少人,实力也就是能劫杀几个信使,根本不可能同数十人的骑兵队交战。他们这种突然的袭击就是指望明军自己灭火然后陷入混乱,赵敬之跟随镇东侯多年,南征北战中也曾多次遇见敌人施展过类似的战术。 只有许平、曹云等几个最近的人听到赵敬之的声音,这命令声被淹没在长长纵队中一片“灭火”的呼喊声中。随着整个纵队后方迅速变成一片漆黑,叛军全部的火力都压过来,紧贴着许平的一个卫士被羽箭射中脖子,大声惨叫着一个侧翻就摔下马去;另一个卫士的马匹不知是被火铳击中还是受惊,蹦跳着冲向路边黑暗的丛林,那个骑士扔下火炬奋力抱着马的颈部,努力不被扔下马背。 “冲,快,不要管他们了。”赵敬之知道后面此时已经陷入混乱。根据条例灭火后,那些军官肯定会按照条例迅速进入道路两旁,准备与潜伏在暗处的敌人展开夜战,这些进入黑暗夜色的军官们,不到天明根本无法再次召集起来。又有一个卫士翻身落马,赵敬之高举着火把冲在最前面:“跟着我冲过去啊,儿郎们,他们不敢举火,是无法追上我们的。” 许平一声不吭地夹×紧马腹,学着赵敬之的模样擎着火把疾驰,转眼间就把火铳声和尖锐的哨声抛在身后。一口气跑出足有数里后,赵敬之才勒住马,回首望去:“只有你们两个跟上来了么?” 许平回过头,他背后只有曹云一人,赵敬之摇头道:“等他们潜伏到天明时,那些叛贼早就不知道逃开多远了。唉,条例、条例,终归还是不能取代实战啊。” “继续前进,我们天明前一定要赶到……”赵敬之话没说完就一个筋斗从马背上跌下来。 “赵大人!”许平惊呼着翻身下马把满脸是血的赵敬之抱起来,他感觉自己手上暖暖的,借着跳动的火焰许平看见满手的鲜血——刚才赵敬之被火铳的流弹击中,咬着牙坚持到现在。 赵敬之挣扎着从怀里掏出几件东西:“我……我的腰牌,还……还有金大人的……的手令,你们天明前一定……一定要赶到,命令……命令他们立刻出发,在……在德……德……德州部署好……” 看着许平把赵敬之开始变冷的身体平放在地上,曹云长叹道:“离东森大营没有多远了,我们就差了这么一点点。” 自从赵敬之倒下后,许平就如同丢了魂魄一般。他仿佛没有听到曹云的话,木雕般地盯着赵敬之的尸体一动不动,良久才发出一声梦游般的声音:“这该如何交待才是?“ “带着赵将军的遗体,速速返回我们来时的吴桥哨所,让他们六百里加急报新军参谋部。”曹云一边说,一边转头观望着漆黑的四周,到处都是一片死寂。 可是许平好像还在梦里,单膝跪倒在地,嘴里喃喃地重复道:“这该如何是好?这该如何是好?” “许兄弟……”确定周围没有异常后,曹云俯身轻轻拍一下许平的肩膀,又一次轻声叫道:“许兄弟。” “我们没有差,”许平突然一跃而起,抬头望了望夜空,望着通向德州方向的官道:“我们还是要继续赶路,前往东森大营,命令他们立刻出发前去德州部署好防御。” 许平脸上尽是毅然之色。曹云看着他的脸色轻轻摇头道:“老许,我知道你现在很伤心,但是你别说胡话好不好?” “我没有说胡话。”许平的声音变得愈发坚定有力,他拍拍身上的泥土:“我就是要立刻赶往东森大营,让他们执行金将军和赵将军的命令。” “他们凭什么听你的?”曹云反驳道:“他们凭什么听一个救火营小工兵把总的?” “曹兄弟说得一点不错,他们确实是不会听一个救火营工兵把总的。”许平连连点头。他再次跪倒在地,从地上拾起赵敬之的几份遗物,包括赵敬之的望远镜。望远镜这种器械可真是好东西,它甚至还是新军中身份的象征。像许平这样的工兵军官应该也配有望远镜,不过新军的军器生产才刚刚起步,现在这种珍贵的单筒望远镜还没有生产出来几只,只有一线的高级军官才能拥有它。许平拿着赵敬之的兵符、腰牌、还有金求德的文书,把它们示威似地向曹云扬了扬,小心地塞进自己马背上的袋子里:“但是他们会听金将军的,会听一个游击将军的。” “但是赵大人已经死了,他们凭什么相信你说的是赵大人的命令?刚才听赵大人的意思,金大人给的也不过是一个模糊的命令,只是让东森大营服从他派去的人的指挥。” “没错!”许平表示同意,他脸上露出微笑,伸手解开自己身上的盔甲:“我就是金大人派去指挥东森营的人。” 许平脱下自己的衣甲,又蹲下身开始解赵敬之身上的军服、盔甲:“我是游击将军,东森营会听金大人的,也会听我的。” 曹云看着许平把赵敬之的盔甲套在他自己身上,吃惊地说道:“冒充长官,根据军法条例是要处死的。” “我知道,”许平满不在乎地继续把军服、盔甲仔细系好:“但是我执行的就是赵将军的遗命,这一点金将军到时候必定能明白。” 新军每个士兵都发给腰牌,腰牌就是新军官兵的身份证,上面有他的姓名和手印。但是腰牌上不会有这个人的职务,不然每一次变动就得重新做一遍腰牌,而且在战场上的临时任命也会变得不可能。所以,所有新军都是靠军服、盔甲上的标识来识别对方的军衔的。许平系好腰带,把赵敬之的腰牌也一起别在怀里,对着曹云笑道:“现在我就是游击将军许平了。” 许平做着这些动作的时候,静静站在一旁的曹云脸色变得越来越阴沉,等许平再次挺直身体看着他时,就听曹云冷冷地说道:“根据军法条例,我必须得举报你。” “我知道,但我希望你把这个举报拖延到我军取得胜利之后。”许平翻身上马,向曹云伸出手:“来,把火把给我,你可以和其他人一起躲上一夜,然后报告说我失踪了。” 曹云仍一动不动地站着。许平叹口气俯下身,手臂一伸就把曹云的火把夺过来。许平把火炬高高举在身侧,火光中他那张无所畏惧的面容也变得更加明亮,上面甚至还有一个渐渐浮起的微笑:“注意保暖不要冻死了,曹兄弟。” 这时曹云才缓缓收回他空举着的手臂,他冷着脸看了许平一会儿,摇头道:“不,我还是要亲自举报你。” 说着曹云也翻身上马:“但我同意等我军大胜后再去举报你,走吧,一起去东森大营吧,看看两个工兵小军官和两千名补充兵,是如何对抗蜂拥而来的几千贼寇的。”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