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军事 > 玉螭吻

更新时间:2019-03-03 21:47:05

玉螭吻 连载中

玉螭吻

来源:掌中云 作者:尘染青衣 分类:军事 主角:夏子衿朱慈烺 人气:

新书《玉螭吻》全文在线阅读,作者尘染青衣,主角夏子衿朱慈烺,是一本军事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明朝末年,紫禁城失陷前夕,崇祯帝密令太子出宫,本是绝密行踪,却阴差阳错天机泄露,少年太子从此流落江湖,经历了无数坎坷磨难。乱世中多方势力竞相角逐,各种历史事件风起云涌,王侯将相、江湖豪杰、热血书生和文臣武将纷纷登场,其中更有冰魄玉魂、才貌无双的江南奇女子,身份卑微、却负剑胆琴心的各色小人物裹挟于历史洪流中,上演了一出又一出荡气回肠的家国情仇和人世的离合悲欢,展现了明末波澜壮阔的历史画卷。...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父皇,儿臣无能!未能替父皇分忧,为国家出力。儿臣素日只知读书写字,却不知如何保家卫国!儿臣该死!”太子又悔又痛,热泪滚滚,他毅然跪下,苦苦哀求:“父皇,就让儿臣陪在您和母后身边吧!儿臣不想走,即使要死,儿臣也要陪伴父皇母后!您让儿臣独自逃生,儿臣毋宁死!父皇,儿臣不怕死,请您留儿臣在身边!” 垂立在侧旁的太监杜宣看见眼前情景,不禁心中惨然,默默擦了一把眼睛。 “烺儿!你休要如此糊涂!”崇祯帝心中着急,断喝一声,却又哽住,“该说的父皇都已经跟你说了,你必须马上走!”他强忍悲痛,不待太子答话,低沉地叫了一声:“杜宣。” “奴才在。”杜宣趋前垂首听命。 “带太子更衣,准备送太子出城!不得有片刻耽误。” “奴才遵命。”杜宣转向太子,恭谨地柔声说道:“殿下,奴才伺候殿下去更衣。” 太子没有回应杜宣,他忍住泪,不肯起身,一遍遍低声叫唤:“父皇!父皇!” 听见儿子叫得悲切,崇祯心如刀绞,他亦不忍再对眼前即将生离死别的亲生骨肉加以呵斥,他缓缓闭上眼睛,潸然泪下。半晌,复低声问道:“皇儿,昔年父皇所赠之物,可还记得?” “儿臣记得,儿臣时刻带在身边。”太子拭了一把泪,伸手到怀中,掏出一片金黄的丝质手帕,郑重打开,双手托起呈递给崇祯。手帕中的物件比鹅卵石稍大,造型奇特,乃是龙头鱼身,只见那龙首高昂向天,双目怒睁,大张着口,有吞吐天气日月之势。虽然通体漆黑如墨,却显得无比晶莹剔透,散发着温润莹洁的光芒。一看就绝非凡俗之物。 崇祯没有伸手去接,他点点头道:“皇儿,带着这螭吻走。虽然它终究未护佑大明,但这是命中注定。你带着它,朕相信它一定能保我儿平安!”此刻面临与爱子的生离死别,作为父亲的天性让崇祯万分牵挂和难舍,他强忍悲痛,哽咽着继续叮嘱,“你千万要保管好,此物当年进贡朝廷以及父皇亲赠与你,天下皆知。万一到了南京,这是你身份的信物。记住父皇对你说过的话。你这就去吧!”言毕,崇祯转过身,毅然地挥了挥手:“你母后那里也不必去辞行了。这件事,知道的人越少越好,你们动身越快就越安全!过后,父皇会亲自告诉她。杜宣。” “是,皇上。” 无论太子如何声声呼唤,皇帝再也没转过脸,两名太监从外间走进,默默地架着不肯离去的太子,一步一趔趄地出去了。而此时,背过身去的皇帝,泪流满面的脸颊在一阵阵痛苦地抽搐…… 此时天已经黑了,太子由两个小太监半架着,一路到了一个隐秘的殿堂。杜公公紧随其后。太子几次呼叫杜宣,欲叫他们停下听自己分辩,都被杜公公手势和眼神阻止,示意太子不可声张,以免引起他人注意。 进了内室,杜公公马上示意两个小太监给太子更衣。 太子一把抹去脸上犹存的泪痕,急道:“杜公公,我万万不能离开,面临危难,身为人子怎可抛下父母双亲独自逃生,这万万不可!” 杜公公耐心劝解道:“殿下,您就体谅皇上的一片苦心吧!奴才虽然没有子女,但深知为人父母,舐犊情深!殿下切勿耽搁,速速更衣随老奴出城。奴才万万不能辜负皇上的重托呀!” “杜公公,我说什么也不会走的!我死也要陪着父皇母后!”太子用力甩开两个小太监,面有怒色,倔强地说道。 “殿下!”杜公公一脸无奈。 “你要再多说什么,休怪我不客气!”不待杜公公说什么,朱慈烺凛然道,“我这就去见母后!绝不离开皇宫一步!”说毕,他抬脚就要走。 杜公公急了,一把拉住太子,苦苦劝道:“殿下,请听老奴一言!皇上作出此等决定绝非仅仅为了殿下,也是为了国家社稷着想……” 太子用力一甩手,企图摆脱杜宣:“你休要骗我。我知道,父皇一心只想保全我的性命,我绝不会独自偷生!” “殿下,你错了。请殿下试想,若殿下到了南京,无论登基或是监国,都必定民心大振,明朝尚能复生啊!” “可我怎能弃父皇母后于不顾!”太子垂泪道。 “殿下切莫悲伤,这只是权宜之计,皇上和皇后未必就不能保全啊。”为了劝太子安心离开,杜公公急中生智,信口说道。 太子闻言果然收住泪,满怀希望地问道:“此话怎讲?公公切莫宽慰我,父皇母后如何保全?” 其实杜宣也知道,皇帝让太子出宫联络南京,希望渺茫,让他逃生才是真。此刻为了让太子心中踏实,老成的杜公公顺势耐心地开解道:“殿下,如今京城还有十几万守城将士,都是素日对皇上忠心耿耿的京营老兵,闯贼不可能旦夕破城。如能坚守数日,待勤王大军来到,即使不能将贼寇一举歼灭,也定可以暂保京城。届时殿下与老臣也必定到达留都。江南尚有百万之师,兵部尚书史可法乃是当年皇上钦点的将才,也是忠信可靠之人,到时在太子率领下挥师北上,岂不救了皇上和皇后?” 太子半信半疑道:“果真能如此?” 杜宣没有直接回答,只是道:“殿下,此时你才是肩负重任哪!难道您还要犹豫不决吗?你是要回来救皇上,还是要陪着皇上皇后一起血溅紫禁城?” “我当然要救父皇母后!”太子斩钉截铁地道,但他还是免不了心中有疑虑,他接着问道:“可是,就我们四个去南京吗?如何去得?到了南京,又该如何决策大事?不是说南京和京城的消息已经阻塞很久了吗?” “殿下放心,皇上早已安排妥当。”见太子已经相信了自己的话,杜公公显得更加有信心地说道,“通州总兵雷天浩为人忠直,是皇上的心腹。皇上已有密令给雷总兵,我和殿下子先秘密到通州,雷总兵会安排快马和随从人员一路保护殿下。我们乔装改扮,星夜兼程,不用多少时日便可赶到南京。皇上也写好了密信交给兵部尚书史可法和南京守备太监韩赞周,二人皆是对国家和社稷忠心不二的栋梁,且手握大权,大事定能成功!皇上之所以只安排老奴和太子出京,就是为了避免引人注目。” 听闻这些话,太子神色稍微释然,他默默点头道:“既然能救得父皇母后,我愿意赴汤蹈火!如此,那事不宜迟,我们即刻出发吧!” 见说动了太子,杜宣松了一口气,连忙示意两个小太监速速为太子更衣。 “可是母后还不知道,为防止母后担心,我是否该向母后辞行?”太子又犹豫道,“毕竟这不是小事,如果母后找不见我,那不急坏了身子!” “殿下,此事本不宜声张,此时人心不稳,所谓成大事不拘小节,若此举能成,何愁没有团聚之日!” “我只和母后亲自说一声就走。” “殿下,你若去与皇后作别,皇后岂能不揪心,难免哭泣落泪!若被心怀不轨之人察觉,那就坏了大事了!如今的时局可不比以前啊!人人都在为自己打算,万一走漏风声,后果不堪设想!” 朱慈闻言烺默默点头,轻声道:“杜公公,我听你的,我一定回来和父皇母后团聚。” 杜宣含着泪,感慨地看着朱慈烺,示意两个小太监迅速给他更衣。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