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军事 > 楚国苏驸马

更新时间:2019-03-03 21:45:01

楚国苏驸马 连载中

楚国苏驸马

来源:掌中云 作者:女汉子的长期饭票 分类:军事 主角:苏寻清宁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女汉子的长期饭票原创的军事小说《楚国苏驸马》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苏寻清宁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苏寻要当驸马了,还是大楚国的驸马。这让他一个穿越过来的人有点紧张又有点期待,毕竟也是堂堂驸马么,可是事情没有他想的这么简单...... 就看他是如何当驸马的。 “我说能不幸灾乐祸么....”苏寻说。...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王铭礼对苏寻这状元还是心存质疑的。那日殿试圣上对苏寻是单个考试,也不知他的水准如何。 不过作诗可不是谁都行,自己也是经名师教导才有这般水平。那苏寻想也是个寒门子弟,也不知道是祖坟冒了烟了,还是平日烧了高香了才当上状元。自己身列京城四大才子,还能怕他不成? 莫浮生看王铭礼三人那副模样,对苏寻说道,“苏兄啊,王铭礼也算是京城有名的才子,你可要拿出真本事啊!” 苏寻淡淡一笑,“你是相信我,还是相信他?” 莫浮生嘿嘿一笑,“当然信你了,你的才学我爹都是自叹弗如。要不然怎么会让我到你那学习呢。主要是你在京城声名不显,京城许多人都对你这状元表示质疑啊!” 苏寻没说什么,那日殿试的确奇怪。自己本应该和众进士一起考试,却不想圣上将他一人与众人分开,自己当时也是一脸茫然。后来莫名其妙就成了状元。自己都怀疑自己是不是走了后门,别说其他人了。 苏寻看了看窗外雪下得更大了,忽地听到大厅中忽然热闹起来,转身望去。只见一素装轻纱蒙面女子款款从楼上走了下来。隐隐约约看不见面貌如何,但从那似雪皓腕和纤纤素手就知道一定是国色天香。 苏寻扫了一眼莫浮生,见他口水都快留了下来,咳嗽一声,却见莫浮生无动于衷,索性不管他了。 那女子走到堂中,施了一礼,“流苏姗姗来迟,还望公子们勿怪。”众人听这柔柔的声音那里还想得到责怪,爱惜还来不及呢。 一旁的莫浮生早已经站了起来,“流苏姑娘说的哪里话,我等能见流苏姑娘已是三生有幸,怎么会怪罪呢?你说是吧,苏兄?” 苏寻一脸尴尬,这货又把自己拉出来。流苏姑娘上下打量一下苏寻,说道:“公子就是圣上钦点的状元苏寻苏公子么?久仰公子大才,今日能见公子一面真是难得。” 苏寻笑了笑,说道“我这点水平哪敢在流苏姑娘面前当大才,流苏姑娘才艺双绝。京城何人不知、何人不晓。” 王铭礼见流苏先和苏寻说话已经是有点不太舒服,连忙说道:“既然流苏姑娘已经来了,比试就开始吧,莫浮生。” “比就比,怕你不成!怎么比?”莫浮生看王铭礼那轻蔑的眼神就来气。 流苏姑娘走到珠帘后坐下,见二人快要开打的架势,连忙说道:“既然是比试,当然要有规则。今日正好下雪,不如就以雪为题,各做诗词一首可好?” 王铭礼心中却是暗笑,那会在家中正好写了一首雪景诗正好拿来用,看苏寻眼神不免多了几分得意。 苏寻看了看窗外,回头问道:“可有时限?”王铭礼还未说话,一旁的李吉却耐不住了,“当然要有时限,不然一会你写不出来却又拖到明年,还怎么比?”场中人顿时哈哈大笑。 莫浮生刚要骂李吉被苏寻拉住,“那就以一炷香为限可好?”众人见流苏说话,都无异议。 流苏见苏寻没有丝毫焦虑,不免惊异。作诗也是需要灵感的,并不是说有就有的,那苏寻好像胸有成竹,胜券在握。心里不免对苏寻多了一些期待。 苏寻看着拿上来的笔墨纸砚,又看了看窗外的雪。一旁的莫浮生早就自觉的磨起墨来了。 王铭礼早已经毛笔一挥将心中记得那首诗写下,至于词现在想想也不晚。旁边的李吉磨墨,李肃却在盯着苏寻看,见苏寻不动笔,难道这状元真是徒有虚名? 莫浮生看到王铭礼似乎已经写了一首了,苏寻这货却还在看雪。一炷香已经少了一半了,这货还当个没事人一样,把自己当来赏雪来的一样。 苏寻看莫浮生那要杀了自己的眼神,也就不再装淡定了。拿起毛笔开始写了起来。 莫浮生看苏寻这一手好字,就有了把握。只见苏寻龙飞凤舞一般竟然把诗和词都写了出来。看了下那边的王铭礼还在那抓耳挠腮的想着呢。心里就有了几分信心,自己对诗也是不太懂,也不知道苏寻写的好不好,只好装作很懂得样子点头称赞。 苏寻见莫浮生这样子,也以为他看懂了。把毛笔放下,喝了杯酒。 不一会,时间到了。那边的王铭礼也写完了。一旁的李吉连忙拿起递给流苏旁边的侍女,边走还一边看苏寻,看那表情就知道他心里想的无非是我大哥怎样怎样,莫浮生也把苏寻写的递了过去,狠狠瞪了一眼李吉。 流苏先看到王铭礼的,字写的也算不错。诗词也得还算可以。当她看到苏寻写的一下子就惊呆了,这种书法她还是第一次见到。 许多书法大家的作品她也见过不少,但这种书法还真是第一次见。难道这是他自己创的?流苏不禁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他还这么年轻要是自己创的书法,那可是轰动书法界的大事。 底下众人都期待两人写的如何,却见流苏如痴如醉一般。就有人喊道:“流苏姑娘给我们读一读二位公子的诗作,我等也好开一开眼界啊!” “就是、就是,我们也看看这一位是京城四大才子之一的王公子,一位是今科状元苏公子的诗写的如何?” 见底下人都吵闹起来,流苏连忙说道:“不好意思,现在我就将二位公子诗作读给大家听听。” “众人一听都不在言语,莫浮生看苏寻 淡定的样子也就不再担心。 “先听王公子的吧。”流苏轻启朱唇,念道:“        《咏雪》 碎玉满乾坤, 飘然落无痕。 本自九霄起, 何为染凡尘?” 李吉听流苏念完连忙道:“好诗好诗!王兄的诗果然写的好啊!真不愧是京城四大才子之一啊!” 底下众人细细品来,都大声称赞。还有不少直接拿笔抄了下来。苏寻心想这人还真有些水准,看来自己还是低估了王铭礼的水平。 王铭礼见众人对自己的诗称赞不已,心里也是十分高兴,脸上却做出一副不以为然的表情,像是说这只是小露一手罢了。 莫浮生看到李吉那得意的样子就不爽快,“流苏姑娘,念一下苏兄的诗作吧,让某些人见识见识。” 流苏点了点头,念道:“ 《对雪》 六出飞花入户时,坐看青竹变琼枝。 如今好上高楼望,盖尽人间恶路岐。”  莫浮生自己虽然不太懂诗,此刻却不能输了气场,首先喝了一声好。底下坐的也都是饱读诗书之人,也觉得此诗不错。 “两位公子诗作都是极妙,王公子将雪喻作碎玉,苏公子将雪比作飞花。依我看诗就算二位平手。胜负就在词上分出吧。”流苏说道。 见流苏这样说了,底下人都应和着。李吉见众人都赞成这样也不好说什么。 “还是先读王公子的。”只听流苏念道:“           《卜算子 -雪》 天地一线间,随风满地开。虽是午后仍逍遥,只见一幕白。 三千红尘笑,纷纷似絮飘。如玉无瑕天地间,浑如上灵霄。” 这首词就不如那首诗了,主要是因为王铭礼对于词不太擅长,不多写。楚国写词的人也是不多。 又听流苏说道:“苏公子的词牌也是卜算子。”众人一听乐了,这两位还真是“心有灵犀”。王铭礼看了苏寻一眼,见后者还在那饮酒,一副淡然的样子。 “       《卜算子-雪》 明月淡飞琼,阴云薄中酒。收尽盈盈舞絮飘,点点轻鸥咒。 晴浦晚风寒,青山玉骨瘦。回看亭亭雪映窗,淡淡烟垂岫。” 莫浮生心想这家伙果然没让自己失望,一开始要比词还以为要输,没想到苏寻词也写的这么好。 王铭礼一听就知道自己怕是输了,这苏寻写词确实写得好,就准备认输。却又听流苏迟疑了一会,说道:“苏公子这词似乎有些奇妙,不知苏公子可以给大家解释解释。” 底下人一听这话愣住了,还有些奇妙。词是好词,哪里有奇妙这一说法,都望向苏寻看他怎么说。 苏寻也不搭话,提笔蘸墨写了起来。写罢就走下楼去,莫浮生见苏寻走了,连忙追上去。众人都纳闷了,这什么意思?准备听你解释如何奇妙,怎么走了?难道就这么看不起王铭礼么? 这时王铭礼走到刚才苏寻坐的那里,拿起纸来看了一眼,长叹一声说了句我输了也走了。 底下人就更纳闷了,这又是什么情况啊?你们倒是出来了人解释解释呗。有人刚要上去看苏寻写的什么,见流苏从珠帘后走了出来就没上去。 流苏走到那拿起纸,底下人连忙喊道“流苏姑娘为我等解释解释苏公子这词如何奇妙,可别也走了。” 流苏说道:“苏公子这词实际上是两首。” “什么?怎么成两首了?” “不是都写了一首,怎地变成两首了?” “别吵,听流苏姑娘说。” “诸位且先静一静,我念出来你们就知道了。 《巫山一段云》 岫垂烟淡淡,窗映雪亭亭。看回瘦骨玉山青。寒风晚浦晴。咒鸥轻点点,飘絮舞盈盈。尽收酒中薄云阴。琼飞淡月明。 这下诸位明白了吧,这就是诗中的回文,顺着是卜算子,倒过来又可成另一曲调巫山一段云。” 众人一听,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平时咱写首词都费劲,这苏公子一炷香功夫写了一首诗,一首词,都是上上之作。这也罢了,这词还有玄机,要不是流苏姑娘提问,怕咱还不知道呢。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