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军事 > 红色莫斯科

更新时间:2019-02-09 17:49:01

红色莫斯科 连载中

红色莫斯科

来源:落初 作者:涂抹记忆 分类:军事 主角:林华谢廖沙 人气:

主角是林华谢廖沙的小说《红色莫斯科》此文是涂抹记忆原创的军事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苏军一路溃败,长驱直入的德军一步步地逼近了莫斯科。重生为红军下士米沙,首战莫斯科,喋血斯大林格勒,扬威库尔斯克,威震乌克兰……在苏维埃的红旗下,与法西斯侵略者进行殊死的战斗!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剩余的德军逃到停放摩托车的地方,想上车逃跑,但哪里来得及,还没等他们将摩托车调头,潮水般涌上来的民兵战士已将他们围得水泄不通。面对着四周黑洞洞的枪口,德军官兵慌忙扔掉武器,将双手高高地举起。

林华他们三人没有去参加追击,谢廖沙从口袋里掏出一包香烟,抽出一支递给林华,被拒绝后,转手递给了克里斯多夫。两人在吞云吐雾时,林华的目光越过他们的头顶,望着那些正押着俘虏回来和忙着打扫战场的民兵们,心里暗自想道:“假如镇苏维埃的人民委员柯切托夫同志,能相信我,早点把民兵调过来布防,班里的战士也不会伤亡殆尽。”

“你们好,同志们!”这时忽然从头顶传来了一个好听的女声:“你们没有负伤吧?”

三人抬头望去,只见一个穿着短皮军大衣,挎着医药包的年轻女卫生员,她中等身材,鹅蛋脸,精致的五官,让人一看就不愿意移开目光。见到三人都呆呆地望着自己,女卫生员噗嗤一笑,蹲下身子跳进了战壕,走过来准备为林华进行检查。

林华连忙冲她摆了摆手,笑着说道:“谢谢您,卫生员同志,我没有负伤。”他朝旁边的克里斯多夫努了努嘴,“我的这名战士好像负伤了。”

“没错,卫生员同志。”克里斯多夫将刚抽了两口的香烟扔在地上,用脚尖碾灭后,嬉皮笑脸地对女卫生员说:“我的手臂刚刚挨了一枪,您帮我检查一下,看是不是会残废?”

听说克里斯多夫的手臂挨了一枪,又看到他左边衣服袖子有一块被血染成褐色,连忙帮他解开了军大衣。等看清楚克里斯多夫的伤势后,女卫生员的脸上露出了轻松的表情,她用酒精清洗了伤口,再涂上碘酒,用绷带为克里斯多夫包扎好伤口。

等做完这一切后,她小心地帮着克里斯多夫将军大衣穿好,一边收拾东西,一边笑着说:“放心吧,战士同志,不过是被子弹擦掉了一小块肉,没有伤到骨头。结婚以前就能长好的。”

“您说什么,卫生员同志?”林华听到女卫生员这么说,忍不住好奇地问道:“这是什么意思啊?”

“我说伤口在结婚前能长好,”女卫生员用奇怪的眼神望着林华问道:“您不会连这个俗语都不知道吧?”

“知道知道,只不过一时没想起来而已。”女卫生员这么一提醒,林华立即想起俄罗斯的确有这样的俗语,意思说伤口很快就会愈合的意思。他深怕女卫生员看出破绽,连忙岔开话题:“对了,不知道该怎么称呼您?”

女卫生员笑着回答说:“您可以叫我阿西娅。”

“阿西娅,”阿西娅是林华穿越后遇到的第一个美女,林华从内心想和她套套近乎,“您是什么地方人?”

“我是莫斯科人,下士同志。”阿西娅瞥了一眼林华的领章,说道“我家就住在仪表厂里。今天我正好回家探亲,遇上民兵们要出动,我想到战场上肯定有伤亡,所以便跟着来了。”

“谢廖沙,”林华等阿西娅一说完,立即扭头问谢廖沙:“现在是什么时间?”

谢廖沙掏出怀表看了一眼,随后对他说道:“还差五分钟,就到四点整了。”

林华在心里默默地算了算,自己阻击德军的时间最多不超过四十分钟,而仪表厂距离这里有好几公里,民兵们怎么会来得这么及时呢?他正想向阿西娅打听一番时,忽然听到头顶有个似曾熟悉的声音:“下士同志,我能和您谈谈吗?”

林华仰头望去,只见一位穿没有领章的灰色军大衣的中年人,正背着手站在战壕旁。林华将对方仔细打量了一番,才认出他是镇苏维埃委员柯切托夫,林华连忙手脚并用地爬出战壕,在对方的面前立正,然后挺直腰板抬手敬礼:“人民委员同志!索科夫下士向您报告,我班正在执行战斗任务。我听候您的命令,请指示!”

“请稍息!”笑容满面的柯切托夫,态度热情地对林华说:“索科夫同志,我们都是老熟人了,用不着这么客气。这样吧,我叫你米沙,你叫我柯切托夫。”

林华听到对方的语气中,有讨好和攀交情的成分,虽然不清楚对方为何对自己前倨后恭,但还是顺水推舟地说:“明白了,柯切托夫同志!”

柯切托夫朝已打扫完战场的民兵们瞧了一眼,然后又对林华说:“米沙,外面太冷,不是说话的地方,你们先跟我到镇苏维埃的办公室,喝一杯加了蜂蜜的热茶,暖和暖和身子。”

听到柯切托夫让自己离开,林华望着战壕里的战友遗体,有些为难的说:“柯切托夫同志,我想先安葬我们的战友……”

虽说林华婉言拒绝了柯切托夫的好意,但对方依旧固执地说:“不行,你们必须立即跟着我去办公室。”他深怕林华他们不肯去,还特意强调说,“希姆基镇遭到德军攻击的消息,你已经上报给莫斯科卫戍司令阿尔捷米耶夫将军,他此刻正在前来此处的路上。”

得知卫戍司令要亲自到希姆基镇来,林华不敢怠慢,叫了谢廖沙和克里斯多夫,一起跟着柯切托夫朝镇苏维埃的办公室走去。绕过了那栋两层的建筑物,林华看到后面的街道上,停着十几辆敞篷卡车。

柯切托夫见林华盯着那些卡车发呆,便笑着向他解释说:“米沙,如果没有这些卡车的话,民兵同志还没法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赶到这里。要知道,仪表厂离镇子可不近啊。”

“柯切托夫同志,”林华知道在真实的历史上,仪表厂的民兵是在德军占领镇子两个多小时之后,才发起的进攻,而今天居然能在德军冲进镇子之前,就及时赶到了。既然此刻柯切托夫在说仪表厂的民兵,林华便忍不住问出心中的疑问:“是您通知仪表厂,让他们派明白来支援我们的吗?”

“没错,米沙,正是这样的。”柯切托夫有些得意地说:“你们在镇外刚一打响,你派来报信的战士就赶来了。我得知敌人来势汹汹后,就立即给仪表厂的军代表打电话,请他派一个民兵连来支援。另外,我还给卫戍司令部打了电话,向他们报告了敌人出现的情况。”在说完这些后,他停顿了片刻,随后红着脸向林华道歉,“对不起,米沙,当时你来向我示警时,我不应该怀疑你,对不起,请你原谅我!”

柯切托夫的主动认错,让林华对他的好感增加了几分。林华连忙摆着手说:“柯切托夫同志,作为镇苏维埃的领导,您当时那么做,是完全正确的,是我太鲁莽了。”

一行人刚回到办公室,卫戍司令阿尔捷米耶夫将军就走了进来,和他一起进来的,还有卫戍司令部的几名参谋军官。看到阿尔捷米耶夫进来,柯切托夫连忙起身相迎,并主动伸出手:“你好,将军同志!”

“你好,柯切托夫同志!”阿尔捷米耶夫握住了柯切托夫的手,有些着急地问道:“目前的情况怎么样,把敌人挡住了吗?”

“是的,将军同志!”柯切托夫笑容满面地答道:“来犯之敌已经被我们全歼了。”

“率先在镇子外面布置防御的战士在哪里?”阿尔捷米耶夫一边问,一边用目光在室内四处搜寻。当他看到挺直腰板站在墙边的林华他们,便用手一指,问道:“是他们吗?”

“没错,就是他们。”柯切托夫说完,朝林华使了个眼色,示意他上前和阿尔捷米耶夫将军打招呼。

林华心领神会地走上前,抬手向阿尔捷米耶夫敬礼,同时大声地报告:“将军同志,下士索科夫向您报告,我们班圆满地完成了阻击德军的任务!”

“索科夫?!”阿尔捷米耶夫将林华的姓氏重复一遍后,点了点头,随后用友好的语气问道:“不知你的本名和父名是……?”

在俄罗斯待了十来年的林华,自然知道称呼对方时,用本名和父名是一种礼貌,连忙回答说:“米哈伊尔·米哈伊尔洛维奇。”

“米沙,”在搞清林华的本名和父名后,阿尔捷米耶夫亲切地称呼着对方的小名:“你们是好样的,如果没有你们及时果断地采取行动,敌人就会冲进我们的镇子。”说完,他和林华、谢廖沙、克里斯多夫拥抱,激动地说着,“谢谢,谢谢你们!”

和三人拥抱结束后,阿尔捷米耶夫转过身,对站在身后的一名参谋说道:“把奖章拿来!”参谋连忙从自己的挎包里,掏出三个红色的绒面盒子,递给了阿尔捷米耶夫。阿尔捷米耶夫接过盒子,又和林华等人一一握手,并将手里装着勋章的盒子,分发给他们。

看到林华等人将勋章盒捧着手里,柯切托夫端着一个陶瓷茶缸走过来,笑呵呵地对阿尔捷米耶夫说:“等一等,将军同志,难道你忘记了我们军队里的传统吗?”

“对对对,你不说,我都差点忘记了。”听到柯切托夫这么说,阿尔捷米耶夫连忙点了点头,随后对林华等人说:“把你们的奖章放进茶缸里。”

林华连忙取出盒子里的奖章,放进了茶缸里。谢廖沙和克里斯多夫也有样学样,将盒子里的奖章取出来放在茶缸里。阿尔捷米耶夫接过参谋递过来的一瓶酒,一边往茶缸里倒酒,一边向他们解释:“按照俄罗斯军队的传统,用酒泡勋章,表明这不是最后一枚。”

倒了大半茶缸的伏特加之后,阿尔捷米耶夫将茶缸递给了林华,笑着说道:“喝吧,索科夫同志。”

林华接过茶缸,看了一眼里面的伏特加,咧嘴笑了笑,将茶缸高高地举起,说了一句:“为了胜利!”说完,将茶缸凑近嘴边,喝了一小口,便将茶缸递给了旁边的谢廖沙。

等三人将茶缸里的伏特加喝完之后,阿尔捷米耶夫捞出里面的奖章,还给了他们三人,随后对林华说:“索科夫同志,我们经过研究,为了避免类似的事情,打算再增派两个班到希姆基镇,组成一个特别排。经过卫戍司令部的研究决定,排长一职由你担任,并晋升你为上士军衔。”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