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军事 > 抗日奇缘

更新时间:2020-02-05 21:40:44

抗日奇缘 已完结

抗日奇缘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董澎澎 分类:军事 主角:凌凤望远镜 人气:

主角叫凌凤望远镜的小说是《抗日奇缘》,它的作者是董澎澎最新写的一本军事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橄桢出身于猎户家庭,年少时玩过猎枪,有一手好枪法,还学过武术和日语。一次回家的路上,看到一对夫妇被一伙不明的悍匪追杀,橄桢出手相助,由于妇女中枪奄奄一息,上帝无法拯救她的生命,橄桢的父母和爷爷遭到悍匪的报复。枪王感激,授受狙击枪技给橄桢,最后枪王和橄桢一起铲除了那伙悍匪的老巢。...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小二拉着辆马车到后院,橄桢和他一起把那三个麻袋搬上车,撒点稻草遮盖。

橄桢觉得这样不行,又叫小二搬馊水桶放上面,还有烂菜框也放在上面,让别人看到以为是拉这些垃圾去倒掉的。

凌凤对那对夫妇说,想活命的话,就当什么也没发生过,好好做你的事,我们都是中国人。

橄桢叫小二赶马车,自己坐在一边,凌凤也跟上车。

三个坏蛋就这样被灭迹了,鬼子不管用什么方式,什么办法都不会找到这三个混球。因为他们已经到中国阎王爷那儿报到了。

路上,小二赶着马车,橄桢对小二说,这活忙了,你就回去对老板说,叫他给你点工钱,马上离开那里到别的地方找活干,那里对你已经不安全了,要不你就往北走吧,听说那边有好人,专打鬼子的队伍,或许你能把小命保了下来。

突然,来了支骑自行车的黑衣队伍,约有五六个。

小二说,这是鬼子的黑狗队。

哦,别怕,你要镇静点,装着没事儿,千万别紧张,这儿有我们,撩他们也不敢对我们怎样,马车上拉的是垃圾。

“站住,干什么的?”

“我们能干什么?这是垃圾,能拉回家去吃吗,当然拉去江河丢掉啊?”

“老鬼,你爬上去检查看看。”

几个黑狗分开站在路中间,挡住了去路。

老鬼不敢爬上去,往一个小的黑狗踢上一脚,说:“你上,别让老子骂你,快点!”

那个家伙被踢了一脚,摸着屁股不敢吭声,忍辱偷生,一步一步走到马车的旁边,对整个车子围绕一圈,说发现什么,都是些肮脏的垃圾,臭得让……让大爷快……快呕吐了。

那领头的朝橄桢走近,说:“你干什么的?”

“这马车能装什么啊?你爬上来瞧瞧,我是干什么的?”

他装腔作势,掏出驳壳枪,在橄桢的面前扬了一下,说:“你干什么的,快说,不说,老子就毙了你!”

“吆喝,你是干什么的,拦路抢劫是吧,老子没碍你的事,你就来找茬是吧!”

“这位大爷,行行好,我们拉着这些又脏又臭的东西去处理。这位大哥心情不好,被掌柜骂了几句。”

“哦,他心情不好关我什么事,这小子有心和我过不去,我就一枪把他崩了,老子是为皇军当差的,谁敢阻拦我?”

“大爷,你就消消气吧,日后哥们请你喝酒,现在有要事不方便,要不你们帮我们处理这些垃圾,回去了一定请你们喝酒,你看怎样?”

这位头目对马车瞟了一眼,说:“走走走,弟兄们!”

橄桢望着这帮黑狗离去,对小二说,记住马上向掌柜辞退工作。

“知道了,你们也小心点,如今这年头,兵荒马乱,到处在打仗,逃难的人多。”

“都是这些鬼子造成的。迟早会有一天,他们也会像狗那样被赶出中国的。”

小二把马车赶了回来,掌柜知道小二做了件好事,给他一点盘缠和干粮,还有几个馒头,带在路上吃,保命要紧。

小二离开了茶楼。

橄桢在茶楼对那两个鬼子使的飞镖功夫,非常有力,不是一般人做到的,功力很深。她不得不对橄桢产生怀疑,他的举动全被凌凤察觉了,知道他不是一般的侠客,身上又有狙击步枪,再说那个管子(消音器),轻轻的扣动板机,一点声音也没有,太神奇了。

这是她在江湖上遇到的第一个男人,懂武功,又会打枪。但还没见过他对鬼子开枪,验证他所说的眉心间,子弹就在这穿过。江湖是有些传闻,鬼子最怕的是那个百步夺魂,大家对那个人物传说从来不知道他的人影是什么样的?

路上,他们一前一后走着,凌凤要他讲自己的故事。

橄桢说,你现在枪伤好了,你可以走了,再说,我们男女有别,我也照顾不了你一辈子吧!

“怎么,想把我赶走啊,是不是我烦你了,你不喜欢我跟你一起打鬼子。”

“不是,你是女的,再说,你的伤好了,你不回去,你的师父会挂念你的啊!”

“讨厌,我不回去!你……你还没教会我打枪呢。再说,外面到处都是兵荒马乱的,你叫我一个女孩子到那里去,你忍心让我跳进火坑吗?”

橄桢低声下气地说:“这……这是你的事了,我怎么忍心让你跳进火坑呢!你不是好好的吗!”

“不和你说了,我去做饭给你吃吧!”凌凤抹去眼角的泪,走进小厨房做饭。

橄桢回想刚才自己说的话,也许眼前这个女孩子不想离开自己,她是不是有点喜欢自己了,儿女情长。

过了一会儿,凌凤进来看到橄桢在纸上画画,好奇问道:“你画什么啊,能跟我说说吗?”

“哦,这是狙击射程的距离,作为一个狙击手,需要具备条件,尤其是心态。一钞钟也能让你丧命,也能让对方死亡,这是一种玩命的游戏。”

“吃饭吧!”

两人吃完饭后,凌凤知道橄桢一心想要自己离开他,她为讨好橄桢地说,你教会我怎样使用狙击步枪打鬼子,我以后就不会天天缠绕你了。

橄桢深情厚谊的说:“打鬼子需要理由吗,你不说,我也教会你打枪的。”

“真的吗,那我谢谢你!”

“谢我什么,我还没教你呢!”

凌凤温柔地说,人家提前说吗,要不学会打枪了,就不知道说谢谢你了!

“油嘴滑舌!”

走吧,到那边山谷去,这里离那边大约有足足五百米到八百米吧,你先从五百米的射程来学握枪,端枪的重量,呼吸,那些基本学起。

凌凤还形一个天真活泼的女孩子,一点也不像那种打斗的绿林好汉,笑起来也挺温柔的,还是个油嘴滑舌,聪明伶俐的可爱女孩。她一边走,一边叫橄桢哥哥多么的甜蜜。

橄桢从来没有对她骂个一句,也没有对她多看一眼,连说话都不正面看自己。

黑狗子无意来到了橄桢和凌凤的宿营地,看到里面有些腊肉,野兽肉,知道这里住有一猎户,叫大家小心点防范。

橄桢忘记拿了一些东西,对凌凤说,看来我得返回去一趟拿东西了,要不你在这等下吧,我去去就来,你帮拿着这只箱子吧!

当橄桢回来时,发现家里有人,感到这里不安全了,必需离开。但他发现里面的人竟然和自己见过面的人,必需除掉他们,以防患于未然。

五个人,都在里面吃得真香,把老子腌的肉也敢吃。

他们听到外面有人骂阵,赶紧撒腿就跑出来瞧瞧,大家一看,这不是那个运馊水的人吗,那头目说,我吃了你的腌肉,你又想怎样,算是你的福气。

橄桢说:“今天,我把丑话说在前头,你们到这里吃了我的腌肉,还敢无礼撒野。老子也不是吃素的!”

那人一听,这小子敢在我面前撒野,口出狂言,看我不把你收拾掉,没人敢对我叫板,你小子,给你脸不要,你还能怎样?

“吃了我的东西,我还能怎样?你们不会也想把我给煮来吃吧!”

“哎,这是你说的,别怪我没给你提个醒!”

“既然如此,那就看看谁有这本事了,你们五个上呢,还是一个一个来。”

“弟兄们,通通闪一边去,我今天非扒他的皮不可。”

那黑狗正中橄桢的气话上,当他还没走近橄桢的时候,连自己被对方逮到也不知道,自己的枪也被缴械了,在想玩命也没机会了,眼巴巴的望着对方,眼角流出点泪来。那几个看到头儿被对方压在地上,大胆的掏出枪来,橄桢那有让他们掏枪的机会,每人的眉心上多了个心眼。

躺在地上的头目知道这人的厉害,知道遇了自己的克星,但已经迟了,知道自己的命也到了尽头,只叹息一声。

五个王八蛋被橄桢灭了,这里又多了五个死鬼。

凌凤用望远镜看到橄桢在挖什么,旁边多出几俱尸体,知道大事不妙,使用轻功飞走回到家里来,她大吃一惊,他们怎么找到这里来的,看来这里不安全住了。她进入屋子收拾东西,对这里有点依依不舍,有点留恋这里的生活气息味道。

橄桢望她一眼说,“怎么,你也把东西收拾好了,知道这里不安全是吗?”

“嗯,你不说我也知道,我们都是鬼子的克星。我们还没去找他们,他们反倒来找我们了。”

“是啊,他们挺快的,我把他们全灭了,也埋葬了,就让他们为这里付出一点力吧,让土壤肥沃起来吧!”

“对,他们应该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了!”

“咱们收拾好东西,赶紧离开这里吧!屋子就着吧,烧了多可惜啊!将来说不定还有机会回到这里来的。”

“你背轻一点的衣服,我背重的东西。”

当他们走了不到两天,鬼子对这里闻到了什么?进行搜寻搜索,有一点东西也没找到。

凌凤对橄桢问道:“我们现在去哪?”她有点担心橄桢和她分手。

“往北边走吧!”

他们随着流浪的人儿往小路逃荒,看到天色有点要下雨了,橄桢对凌凤说:“咱们快点赶路,要不这里就要下雨来了,找个地方避雨吧!”

他们路过一个荒废多年的破庙,大雨就到,他们在里面避雨,雷电交叉,雷厉风行,大雨倾下。

几个国军的人也进来避雨,他们看到里面有两个像是绿林好汉的人也在避雨,但他们没对橄桢盘问什么,以为大家都是进来避雨的,用不着盘问人家。

橄桢给凌凤一个眼色,让她镇静点,自己能阻挡一面。他对那几个国军的人问道:“朋友,你们从那里过来的啊,你们的部队呢!”

他们看了看这两个人,对橄桢说:“被鬼子打散了,死的死,伤的伤,剩下的只有我们这几个了,我们也跟着逃荒呢!”

突然,有七八个鬼子往这里奔跑来避雨,一个百姓跑了进来说道,鬼子来了!

这几个国军提心吊胆,浑身发抖,怕被鬼子发现,通通往后面闪宿躲藏。破庙剩下橄桢和凌凤,橄桢对凌凤说:“你怕吗?”

“不怕,有你在,我看鬼子是怎么死的。”

“那好,你检查下自己的枪械,这是消音器,拧上它,外面听不到响声的。”

她掏出枪来,橄桢给她拧上消音器,遮掩好。橄桢帮她爬到佛像的后面藏好。自己准备迎战,决不能让鬼子逃脱。

正好是大雨天气,又是雷鸣般的隆隆响,逃荒者那知道这几个鬼子怎么回事,全部躺在破庙里了,浑身湿露露的,鲜血染红了地面。

雨过天晴,这里的几个国军,也不知道跑到那儿去了。

凌凤伸出长长的脖子,想偷看橄桢是怎么放倒鬼子的,只见他们七竖八下的,东倒西歪,短短几分钟,鬼子都跟着雷鸣声而去了。

橄桢对凌凤说,下来吧!

“你正下面接着我,我爬下去了!”

两人无意中抱了一起,双目相视一瞬,凌凤笑了,撒娇地说,你真没用,接不住我,害我差点掉下来。

“男女授受不亲!”

“讨厌,老说这话多少遍了?”

好了,雨停了,咱们要赶路了,把他们的枪械拆了,要子弹就行了,还有手雷。我要把这破庙炸了,把鬼子掩埋好。

随着隆隆一声,破庙倒塌了。

橄桢和凌凤一边赶路,一边消灭跟着来的鬼子。

夜晚,满天星星,闪闪发光,小溪旁边,坐着一对人儿,他们彼此之间,相互交流着。凌凤知道自己已经深深的爱上了橄桢,她问橄桢一个问题?要橄桢严肃回答。

假如有一天,自己被鬼子抓住了,你会不会想尽一切办法来救我?

橄桢用不着考虑说:“鬼子能从我手里把你抓走,除非我已经死了。你别问这么怪的话行不行啊?这绝色不可能的事,鬼子还不知道我在哪打他们的黑枪呢,敢来抓我的……”橄桢含情的望她一眼,对她微笑着。

凌凤迅速把话接过去,问道:“快说啊,我想听后面的那半句话,我的老兄!”

“他们不敢抓你呗,他们要加倍付出代价的。”

说真的,凌凤还没看到橄桢是怎样用狙击步枪射击的。要他今晚带上她一起去打几个鬼子来看看。

两人换了黑衣,脸上也涂抹点黑泥料。路上,他们都使用轻功,来到一小镇的附近,用最高的据点,把几个要点搞清楚了。他们又飞快的离开了,在公路的高山上等候。

一会儿,两辆军车开了过来,橄桢说,这里足有五百米的射程,你可以射击前面的那辆车的司机头部,我来对付那个指挥官。

一声令下,两人同步结果了那两个鬼子的命。车子往前冲到了山崖,轰隆一声,熊熊大火燃烧了起来。后面的那辆紧急刹车,但已经迟了,司机已经无能为力了,橄桢在他的眉心上开了一个天眼了,鬼子跟着车辆冲下山崖,鬼哭狼嚎般的声音,被大火吞噬了。

“哎呀,真过瘾,轻轻的扣扳机,鬼子就命丧黄泉路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