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怎么世界都是你

更新时间:2019-11-23 10:16:02

怎么世界都是你 已完结

怎么世界都是你

来源:若初 作者:海螺螺螺菇凉 分类:都市 主角:墨时谦暮晚 人气:

新书《怎么世界都是你》全文在线阅读,作者海螺螺螺菇凉,主角墨时谦暮晚,是一本都市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墨时谦察觉到自己的失态,骨节分明的手指捻过额前的碎发至她耳后,正欲开口,被顾轻语抢了话——“是不是你平时太严厉,剥夺了她的私生活?所以暮晚连男朋友都不敢交了,只能每天待在你身边当个工作狂?”...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他盯着墨时谦青白交错的脸,唇角的笑肆无忌惮,他知道,他真正的复仇开始了,声调加高继续添说——

“想必墨总多年前就已经知道,暮晚的母亲暮时淼是个不折不扣的小三,她勾引当时正处事业顶峰俨然人人仰望的成功人士,也就是墨总你的父亲,害得你爸,狠下心来抛妻弃子,扔下偌大的墨家家业不管不顾,与暮时淼私奔,最后,你母亲因为不堪打击,一时抑郁,决绝选择自杀,从当年还只有十八层楼高的墨深集团顶层跳下,当场死亡,死状惨烈,那个场面,墨总恐怕是一辈子都不能忘记吧。”

墨时谦手不自觉的紧握成拳,身体紧绷。

忘?怎麽会忘?他怎麽可能忘记?当时的他,赶到公司楼下时,母亲的身体就那样直直的坠落而下,砰的一声,犹如惊天巨雷,砸在他的面前,将他的心炸的血肉模糊。

他猛然揪起陆之行的衣领,眸子猩红,俨然理智全无,声调沙哑透着刻骨寒凉,“谁?这些是谁告诉你的?”

“墨总,谁告诉我的,并不重要,”陆之行被勒的无法正常喘气,仍在笑,“重要的是,我在陈述当年的事实,墨总不愧是高,养了一个仇人的女儿在身边这麽些年,就是为了能够有朝一日亲手将她毁灭吧?毕竟一家的血海深仇,岂能是一条人命就能轻易解决的?”

陆之行此刻宛如一个地狱魔鬼,在疯狂的刺激墨时谦心中那一片最为脆弱,不堪一击的领域,逮住机会便狠狠践踏。

“还是说,墨总清除掉过往的一切,极力不让暮晚查到过去,这一切就真的不复存在了?墨总,你瞒着瞒着,不会连自己都快要相信了吧?”

他在拼命的戳最能让眼前这个男人痛不欲生的地方,悠悠然然的语调在宣告他的绝对控制权。

墨时谦不受控的一拳挥在了陆之行脸上,眉峰深深的拧起,“说!你是什么身份,究竟想干什么?”

不受控了?

陆之行盯着他,嗤笑出声,“墨总,你可是金字塔顶尖,呼风唤雨,高高在上的墨总啊,因为我这麽一个小人而动怒,不值得,毕竟,墨总还没有从我这里得知什么真正有意思的事情不是?”

墨时谦盯着眼前的男人,静默之后,将手放开,“你在激怒我?”

陆之行努努嘴,“可以这么理解。”

墨时谦眸子眯起,他如果对这些事情越是怒,这个男人手里的消息就越是值钱,“如果有价值,墨深的股份,我当场就划给你,如果没有……”

“没有如果,”陆之行截断他的话,理了理领带,走到墨时谦一侧,压低了声线,“墨总可知道,当年与您的父亲,一起争抢暮时淼的另一个富商?”

墨时谦转眸,蹙眉盯着他。

“是顾淮,暮时淼的真实身份是顾淮当年养在外的情人,且,为他生了一个私生女,”陆之行成功看到男人眼中的震惊,嘴角勾起一抹得逞的笑,道:“顾淮一手培养了暮时淼成为交际之花,利用暮时淼去勾引你父亲,啧啧啧……”

他一边说,一边摇头唏嘘,“让自己的女人跟在商业对手身边足足三年,只为了处心积虑的盗取商业信息,三年啊,暮时淼可是给你父亲当了三年的助理,谁曾想,会是顾淮安插在你父亲身边的棋子。”

“而最后!”陆之行陡然将声调抬高,再刻意压低,“顾淮成功将墨家陷入困境,导致墨家家破人亡,从而将墨深收入囊中,墨总不会真的以为顾淮只是出于好心救济你,把你养在身边当干儿子,还把他最疼爱的宝贝女儿也许配给了你,那完全是出于……愧疚啊。”

空气沉寂许久,陆之行静下来许久不再开口,他认为,他完全是出于好意的让墨时谦去消化掉这些消息,恩,给他时间,让他慢慢的,好好的,去消化!

他看到他紧握的拳,看到他额头暴起的青筋,他很享受这样的过程。

“这麽多年,”墨时谦复又回到椅子上,轻松的坐下,终于开了腔,“你是第一个想到用这麽低级的手段跑到我面前要价的,我凭什么要相信你?”

“墨总要证据,”陆之行缓缓开口:“是,我的确没有直接证据指向您的老丈人,但是墨总,凡是不能只看一面,顾淮他老谋深算,筹划这场大局许久,事成之后必然是将一切都销毁的一干二净,否则,是如何躲过证监会跟法院的追查?否则,墨总你辛苦追查车祸真相多年,怎麽会连蛛丝马迹都未曾找到,还要苦苦等待着暮时淼一个植物人从病中醒来?”

陆之行猜中了,他的确是在等着暮时淼清醒,告诉他这麽多年来,他一直追查的真相,因为,这场车祸,他找不到关于当年的半点踪迹,除了暮时淼母女。

“他唯一没料到的,”陆之行的声音再次响起,“大概是让自己深爱的女人也脑死亡在这场算计之中,墨总若是不信,不妨拿暮时淼一试便知,因为,相比墨总您,顾淮是更加迫切的希望暮时淼死的人。”

他的语调阴狠,言语中透着要将人置之死地的毒辣。

墨时谦凝眸坐在位置上,从头到尾,一言不发。

可偏偏陆之行摸透了他,表面云淡风轻,实则怒火中烧,恨意滔天,就是现在的墨时谦。

陆之行站在他身侧,手往他肩上一拍,轻松道:“墨总,我一个局外人知道这些都会觉得愤愤不平,墨总你身为当事人,鄙人深刻了解你现在胸口翻涌的滔天恨意,墨总何不来个借刀杀人,借顾淮的手先除掉暮时淼,跟顾淮的账,可以慢慢算……”

“手,”墨时谦开腔,声调说不清的冷沉,“拿开。”

陆之行倒也不慌不忙,继续添说,语调里不无调笑:“换做是我,顾淮这种老狐狸,暮时淼这种恶心透顶的女人,死十次都不为过……不过,说起来,杀父仇人的女儿,玩儿起来感觉应该不错的哦?”

陆之行话音未落,被男人的手陡然掐住脖子,“我不管你是何居心,为什么盯上我,暮晚,绝不是你能碰的起的。”

“呵,”陆之行满脸通红,仍是笑出声,“暮晚从来不是我的目标。”

墨时谦松手,拍了他领子上的灰,“陆先生居心不良,第二个消息,我不想知道,这一个,也勉强算得上是一个道听途说来的版本,百分之三十,不值。”

“那暮晚呢?”陆之行笑了,“暮晚可是墨总捧在手心里的仇人。”

墨时谦眼眸盯着他,眯了又眯,“十个点,暮晚,我要你毫发无损的把她送到我面前。”

说罢,男人便大步离开。

陆之行站在原地看着墨时谦离开的背影,不出一分钟,接到陆聆的短信:陆氏入资墨深,股份占比百分之十。

果然是墨时谦,陆之行理了理领带,嘴角的笑歪了又歪,“墨时谦,游戏,才刚刚开始。”

……

陆家。

门口的保镖被打趴在地上,陆聆手忙脚乱的把电话拨出去,“暮晚不见了。”

陆之行听到消息一点也不惊讶,眸光落在离车两米开外,光脚走在马路上的女子身上,语调低低,“嗯,她要去找墨时谦,让她去。”

准确来说,是他放她走的,他比陆聆回陆家早,看到暮晚神情呆滞的被圈在房间里的那一刻,他的心猝不及防的抽搐一下。

这种状态下,被莫名其妙的锁在房间里,一切都是陌生的,她那般机敏,当然会逃。

他答应墨时谦要把暮晚还回去,不过,只是暂时答应。

……

陆家到时苑,一个在城东一个在城西,暮晚足足走了三个小时,才走到时苑门口,彼时,天已经彻底暗下来。

因为太过专注,她并未看到身后那辆车,也一直跟着她三个小时,直到,门口的男人一身居家服出现在门口处。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