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康熙也留不住的红颜:痴缠

更新时间:2018-12-05 14:42:48

康熙也留不住的红颜:痴缠 已完结

康熙也留不住的红颜:痴缠

来源:落初 作者:紫兰蒂丁 分类:都市 主角:蒋婵伯伯 人气:

《康熙也留不住的红颜:痴缠》由网络作家紫兰蒂丁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蒋婵伯伯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穿越异世,康熙对她视若珍宝,孝庄执意收她为义女。站在权力的夹缝中,是福是祸?幸得一人心,却不能白首不相离。为了爱,她走上斗争的道路,步步惊心,只为与之长相守。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画押还不如说是签卖身契呢!画押送上生命,签卖身契送上自由。前者一死百了,后者生不如死。

“丫头,你为什么会崇拜我呢?”太后太皇问道。

困惑中的蒋婵马上来劲,露出一抹笑,笑得清山绿水。“古代的那些个太后啊,像什么萧太后,吕太后,慈禧……萧太后,在她的治下,辽国盛极一时,与北宋签下了著名的”澶渊之盟“吕太后,汉高祖刘邦之妻吕雉。刘邦称帝以后,被封为皇后,是为吕后;刘邦死后,被尊为太后,史称吕太后,其为人刚毅狠毒……哎!远得不说,就说慈禧嘛。穆宗时期,被尊为圣母皇太后,尊号为慈禧,故称叶赫那拉,满洲镶蓝旗人。于穆宗、德宗两朝先后垂帘听政计四十七年。清咸丰帝奕之妃,同治、光绪两朝实权最高统治者,历经大事,能识人,有果断,晚年耽逸乐,宠佞幸,纲政遂紊。戊戍政变、庚子拳乱……签下那些不平等条约,让中国失……”突然,蒋婵见太皇太后和苏茉尔紧皱的眉头,意识到自己多嘴了,急忙踩刹车。我的妈呀!她在说什么呀?

“丫头,你说的萧太后和吕太后,我们不陌生,但那个什么慈禧太后……”太皇太后和苏茉尔对视一眼,目光齐转向蒋婵,这丫头说的话她们越听越糊涂。“什么是签下那些不平等条约?还有中国又是什么东西?”

废话!你们要是知道,世界就该颠倒了。慈禧太后是你们家孙子的孙子的媳妇,具体在那一代孙子上她也不清楚,有时间再帮你们算算。至于,不平等条约和中国,你们更是雾里看花越看越花。

这些话蒋嫌可不敢说出来,只能装疯卖傻,敲了敲自己的头。“嘿嘿……我也不清楚。”

“丫头,你在打马虎眼。”太皇太后可没那么容易放过蒋婵。

岂止,她现在还眼冒金星。

“有吗?”蒋婵伸了伸懒腰,动作不大,怕扯开腹部上的伤口。装傻失败,没关系,失败乃成功之母嘛,她还有招,直接逃避。“我有点累了,先休息片刻,两位请自便。”最好跟我滚出这屋里子,有多远滚多远,眼不见为净。

说完,蒋婵有模有样的倒下,盖好被子闭上眼,准备呼呼大睡。

苏茉尔脸色一黑,这丫头还有没有把主子当成太皇太后?

“丫头,我收你做义女的决心不动摇。”太皇太后心平气和的提醒,受人之托,终人之事。

“我拒绝的决心也不动摇。”蒋婵一副万事我作主,一副不愿意就是不愿意的样子。

“太皇太后的女儿可是公主。”诱惑。

“不稀罕。”意志考验啊?不稀罕才怪。

“理由?”不死心。

“理由很简单,宫中规矩太多,不适合我。”蒋婵说得很含蓄。

“无规矩不成方圆。”

“无规矩不成方圆这是真理,不过太圆了不是什么好事。所以,我才说宫中不适合我,我也不适合生活在皇宫里。”近墨者黑,近朱者赤。蒋婵才不愿意与那一群如狼似虎的女人们生活在一起,怕被传染。

“丫头,你的理由没说服力。”什么你不适合,我不适合的,那些王孙贵族,八旗子弟们想尽脑汁都想把自己的女儿送入宫来。

蒋婵揉了揉眉心坐起身,真麻烦!“咳……”蒋婵清了清喉道:“请你们洗耳恭听。”

太皇太后坐直腰,苏茉尔也站直腰,她们到要看看她有什么说词。

“一入宫门深四海,如同水火之中,步步为营,谨言慎行。后宫争宠,千古不变,明着姐妹相称,暗地里却暗潮汹涌,为一己之私,栽赃陷害,铲除异己。为皇位情同姐妹也能为了儿子反目成仇,明争暗斗,胜者为王,败者为寇。胜者,也无福高枕无忧,败者,为仇而活,养精蓄锐,十年后,兵戎相见,演义一出骨肉相残。据实以告只能让自己踏上死亡之路,全身而退简直是痴心妄想,任你再神通广大勉强躲得过死神邀请,也躲不过长住冷宫的命运。想要苟且偷生,只能卑躬屈膝,绞尽脑汁只为束之高阁。见义勇为,舍己为人的,最终结果是为国捐躯,慷慨解囊,不故一切现出锦囊妙计,也只能落个惹火烧身的份,聪明绝顶的人懂得险中求生,选择破釜沉舟,遗憾的是不会游泳,伴随着舟一起沉入水底。皇宫,说含蓄点是华丽的牢笼,实则,与地狱并驾齐驱。试问一下长居宫中的两位,蒋婵可有夸大其词?”蒋婵讽刺道。

蒋婵一席话,听得孝庄与苏茉尔毛骨悚然,一愣一愣,两人面面相觑。共同的疑问是,皇宫有她说的那么恐怖吗?

“丫头,你这是在杞人忧天哪,远的不说,你就看看我们吧,多好的例子,只要你答应做我的义女,我孝庄太皇太后保管你能活到白发苍苍,牙齿掉光光。”太皇太后拍着胸向蒋婵保证,收义女收到她这份上真不容易啊!若不是为了她那宝贝孙子,她才不会厚着脸皮对这小丫头苦口婆心。

“老人家不是我蒋婵泼冷水,说一句不中听的话,就你们这种高龄的人,在我们老家算是一只脚已经踩进棺材了,你老一挂,我就完蛋,说不定还得跟你老陪葬,去地狱再续母女缘,你到是无所谓,吃亏的人可是我,落个英年早世的下场。”俩人年纪悬殊,相隔十万八千里,算了她吃亏点,撇开时代不谈,就现在这年纪她也占不了便宜。如老家伙所说,她是太皇太后,只要拜她做干妈,自己的身份瞬间水涨船高,有她罩着自己,吃香的喝辣的,就是在皇宫内横着走,都没人敢有意见。她老人家一旦拜拜归西,自己从天堂一路掉进地狱的机率占优势,轻者,背井离乡,远嫁他乡,重者,与她永相随,常伴皇陵。

拜她做干妈,无疑是作茧自缚。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