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花都浪子

更新时间:2020-02-15 02:38:18

花都浪子 连载中

花都浪子

来源:微小宝 作者:倾城日光薇娜 分类:都市 主角:金石李建卫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倾城日光薇娜的原创小说《花都浪子》,主角金石李建卫,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作为全自传体式的小说,里面的人物和事情大多是取材于现实的职场生活。人生就是豪赌,就看你敢不敢赌,怎么赌,又拿什么来作赌注。不折不扣的赌徒,就是拿自己的人生来赌功名,赌事业,赌婚姻,赌益友,赌千事百态。但豪赌有输赢,成者王候败者寇,赌场永远不可能有常胜将军。...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金石还真没料到李建华他们会对那份电报这么认真,如知道他们会生这么大的气,当初就不该划掉“找五哥他们凑一点”这句话,现在想想真懊恼,就说:“五位哥哥,千错万错,都是小弟的错,我不该划掉那句话。原本,电报里有一句找五哥他们凑一点,可我怕事后让你们的兄弟知道不高兴,就划掉了。”他叹息了一声说:“患难见真情,这钱我收下了,报个数听听,看我发了多少财?”小仪拍了他一下脑袋说:“也没个正经。”李建华说:“两只箱子里共有二条凤凰,五条牡丹,十五条大前门,二十条飞马,十二袋极品烟丝。这里有一千二百元钱,八千斤上海粮票,一千斤全国粮票,八十丈布票,还有些乱七八糟的票证你自己看着办。还有,车票让你的兄弟马上去退掉,车我们帮你搞好了,明天上午9点来接你,我们五个送你过去。”金石点点头说:“如座位够,让四妹也去吧,她现在是我的妞了。”小仪听说让自己同去,一张嘴乐得都合不拢,忙给大家斟酒。赵建平乐道:“他娘的,你小子早该如此了。四妹对你的好,十八路兄弟都看在了眼里,为你心都快碎了。”   黄昏的时候,卫娟穿了套褪色的军服,黄莹穿了套与鸭舌帽相同颜色的格子衣裤,由小木桥路出了江南新村,沿着零陵路往前走。在250弄的路口,聚着十来个混混,卫娟怕遇上李建卫过去的仇家,刚想避开从对面走,只听混混中有人叫道:“没事,卫姐,四哥刚来打过招呼,没人会和你过不去。”她这才放心,对表妹说:“莹莹,看来四哥为了你,把脸面都扔出去了,你可不能辜负了他。”黄莹没吭声,只在心里说:“好样的,我没看走眼。爷爷说过,这种男人追一辈子也值。我爱定你了,四哥,此生不悔。”   果然一路之上,混混见到她俩都没敌意,只是快要到东安饭店时,有一伙混混挡住了去路。“你这女人还真行啊。”有个混混都将手指点到了卫娟的鼻尖上,另一个说:“李建卫死了,你又勾引上了四哥,还他娘的真行啊。”卫娟冷笑了一声没吭声,毕竟是今非昔比,可黄莹却对这混混说:“你小子留点口德,别在这里玷污四哥的为人,不然我扭断你的脖子。”这混混刚想发怒,只听同伴说了句:“屠夫来了。”这混混怒视了黄莹一眼,忙带人走了。可李锋并没过来,只是朝卫娟笑了笑,指了指拐弯处的东安饭店,带着十几个兄弟在左一群右一堆的混混中穿梭。黄莹用心看了看,东安路零陵路上的四岔路口少说也有二十几伙混混,将马路和人行道挤得满满当当,就知道今晚来了不少大哥。而不知情的路人还以为这里要“拉大场子”了,都等着准备看热闹。   在东安饭店门口,金石接到了卫娟和黄莹,招呼了一句:“嫂子,姐,让我好等啊。”就推着她俩进了饭店。“就坐在这。”他让卫娟俩和李建华,方刚,田荣,赵建平,毛伟康,小仪坐了一桌,轻声说:“嫂子,没想到我的面子还可以,来了不少大哥。当然,其中有不少是我大哥生前的仇家,如有人用话挑衅,你俩都要忍着点,只要不动手,随别人怎么说。不过,应该不会发生这种事。”随后指指黄莹的伤口处问:“口子有几寸啊?”黄莹听了很是吃惊,心想你是怎么知道的,吓得脸色都变了,忙紧张地拉住他的手说:“你是怎么知道的?反正口子不大,也就两寸多,算是为我表姐夫还债吧,你千万别去找蒋光头去,我怕,你听见了没有。”金石摇头笑笑说:“对不起,姐,你说得太迟了,我已找过他了。”随后就朝其它五桌的人拍拍手叫道:“各位大哥,各位大哥,喝酒前,小弟有几句话要说,请给个面子,安静一下。安静一下。”金石笑呵呵地叫了好大一阵,大家这才稀稀啦啦地安静了下来。他堆着笑脸说:“各位哥哥,我能混到现在,能活着站在这里,一是在场的各位给面子,二是我的兄弟贴心。但我要在外面避风,总不能绝了兄弟们的前程吧,好歹跟了我一场,也该让他们出头了。”说到这,他朝小仪和李锋招了招手,等他俩起身到了身边后,接着说:“他俩,也就不用小弟介绍了,各位哥哥也知道,是小弟的左膀和右臂。往后,四妹接我的地盘做大姐,屠夫自立做大哥,我在这里说一下,也可以避免大家对他俩产生误会。”就朝他俩摆摆手,等小仪和李锋回桌坐下后,他又让卫娟,黄莹站了起来,继续说:“谁都知道,李建卫是我大哥,卫娟是我嫂子。我大哥这人爱打架,得罪了不少人,小弟今天斗胆扔句话,请各位哥哥给小弟个面子,千万别迁怒我嫂子,如有什么怨气找我就是了,我兜着,我扛着,我顶着。另外,这女孩叫莹莹,是我的妞,长得挺可以的吧,我可不希望她被人欺辱。论年龄,你们至少都比我大六七岁,那我就是小弟了,她就是你们的弟妹,往后多照应着点。我今天说这么多,并不是我怕谁,是我把大家当兄弟,当哥哥。如谁不给我脸,那也无所谓,我又不是死在安徽不回来了,你们说呢?”谁也没想到这毛孩子大哥竟然这么会说,硬的软的全扔了出来,大家听了都笑了,乱七八糟的粗话脏话全出来了。   “你拐弯抹角的不累啊,让我们罩你嫂子,罩你妞,直说不就得啦。”   “四哥,这妞够味,一对大奶子至少有七八斤重,够你小子吃的了。”   “他姥姥的,这么靓的妹子让你骑,还真浪费了。吃不消,老哥来帮你。”   “谁都知道他是铁公鸡,今天摆了六桌酒,不让他多说几句,他心里肯定不舒服。”   “四哥,我张老大认你这些话了。娘的,我和李建卫的事,被风吹了。”   有个光头起身走到黄莹面前,抱拳拱拱说:“弟妹,昨晚的事,是我蒋光头错了,半夜四哥都找上门来了。他娘的,四哥单枪匹马闯到我家,问我为什么要砍你。他娘的,这话问得多新鲜,李建卫杀了我三弟,残了我二弟,我砍你一刀都不行啊。”黄莹笑了笑,勾住金石的肩说:“蒋哥,你昨天砍我,我没还手,就是怕怨怨相报没完没了。”蒋光头“嘿嘿”了几声说:“还真他娘的有趣,你俩的话一模一样。”随后对大家说:“他娘的,四哥这小子也会耍赖,昨夜硬塞给我一把西瓜刀,还往我家的八仙桌上一躺,说任我砍,任我杀,砍完杀完,蒋家与李建卫的仇一笔勾销。他娘的,明知道我蒋光头敬他是条好汉,他偏和我玩招,还当着我们全家人的面,说是代李建卫向我二弟三弟磕头赔罪,地板都险些被他磕破,瞧得我老娘眼泪都出来了,还说他比我有出息。他娘的,这小子凭什么比我有出息。好了,最后我老娘答应了这小子,说与李建卫的仇没了。没就没了,但按道上的规矩,我得打李建卫他老婆三巴掌,以消心头之恨。在场的各位,你们说,该不该打?”      不等大家吭声,金石叫了一声“该”后,说:“各位哥哥,面子归面子,但道上的规矩不能破,不然就乱套了。”随后朝蒋光头说:“蒋哥,你三弟没了,又残了二弟,别说是打三巴掌,就是打三十巴掌也消不了你心头之恨。所以我求你,把对李建卫全部的恨,都聚集在这三巴掌里,千万别手软,要对得起你二弟和三弟。”接着语气一转,又说:“蒋哥,你手重是出名的,我嫂子已怀孕,怕你一巴掌会打掉她肚子里的孩子,作为李建卫的兄弟,那第一巴掌由我来挨。”金石此话一出,大家全傻了,谁都敬佩他的义气,但除了黄莹和卫娟本人,谁也替不了他。“四哥,那我就得罪了。”蒋光头招呼了一声后,照着金石的脸挥手就是一巴掌,竟将他打得跌飞了出去,血也从嘴里喷了出来,倒在了小仪身上,瞧得卫娟眼泪直淌。   黄莹走到了蒋光头面前,拍拍自己的脸说:“蒋哥,这第二巴掌,由小妹来挨,你千万别客气。”蒋光头说了句:“好样的。”便举手刚要扇向黄莹的粉脸,只听金石大叫了一声:“慢。”就来到蒋光头面前,朝黄莹脸色一沉,问:“你还是不是我的妞啊?”她听了当即一愣,心想在这节骨眼上,你四哥怎么问起了这话来,就点了点头,谁料金石又问:“那除了我,谁还能碰你?”听了这话,她顿时跳了起来,涨红着脸说:“你这算什么屁话,除了你,我想谁啦?你给我说清楚。”金石笑了,抬手拍拍她的脸说:“既然你不想给别人碰,那还呆在这干什么,快下去坐着吧。”她这才明白了过来,原来自己被金石的话绕了进去,只好回到了座位上。金石抬手抹了下嘴角的鲜血,朝蒋光头笑笑说:“我出道以来,除了挨刀子,你这一巴掌是最厉害的了。来,蒋哥,还有两巴掌,打完了喝酒,别让大家等急了。”蒋光头点了点头,话也不说就撩起一巴掌,竟然将他打得飞了出去,倒在地上半天没爬起来。   李建华实在看不下去了,就“呼”地一下站了起来,到了蒋光头面前说:“蒋老大,我虽然和李建卫坐不到一块,但他毕竟还是我一母所生的大哥,第三巴掌我来挨。”蒋光头笑笑说:“你小子早该出来了,却让四哥白挨了两巴掌。那我打了啊。”说完就是一巴掌,可李建华就象没事一样,朝大家挥手叫道:“兄弟们,畅开肚子尽管喝啊,千万别给这铁公鸡省钱啊,要吃就吃得他吐血。”大家轰叫了起来,结果是斟酒碰杯,大声划拳,什么粗话脏话都有,这几十位大哥聚在一起喝酒还真难得,什么五花八门的吃相都有,骂娘骂姥姥的更不用说了,只是苦了饭店外面的那些小混混们。   “你这么男人做什么。”黄莹眼泪汪汪地用手抚摸着金石那红肿的脸,心疼地说:“让我挨一巴掌又怎么啦?也不知你是什么意思,非要硬撑。”李建华笑着说:“你也别心疼,他就是这么一号人,如要怨怨我,我早该出场了,却让四哥多挨了一巴掌。”金石端起酒杯说:“来来,我这铁公鸡难得请客一回,别亏了自己的肚子。”随后对小仪说:“去告诉外面的兄弟,找地方去喝一点。”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