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短篇 > 鬼闻香

更新时间:2019-01-05 21:29:19

鬼闻香 已完结

鬼闻香

来源:麦子阅读 作者:埋玉 分类:短篇 主角:师兄花千树 人气:

经典小说《鬼闻香》由埋玉所编写的短篇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师兄花千树,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麦子阅读...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粉红色烟雾,散发的香气可令人迷失心智,产生爱意。

咦,这说的不就是千红一窟香吗?

听到这里,我是明白了,当日在冠绝山庄,我曾经在博山炉里留下的半丸千红一窟香,如今被人取走了,用作迷香,专挑年轻小伙子吸取他们的阳气。

我虽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一瞬间我对那些受害的年轻男子,充满了浓浓的歉意。

苏苏看我发愣,急忙摇着我的胳膊喊:“臭木头,你怎么了?”

我定定神,平复心绪,对罗瘸子说:“这事儿说起来我也难逃其咎,这样,你现在先跟着你老乡回家去,留个地址,我晚上去找你。”

罗瘸子苦着脸:“俄不回去,村里闹鬼,俄回去多危险!”

我冷笑一声,揶揄道:“放心,你这模样,鬼都不会看上你。”

罗瘸子讪讪的说:“话也不能这么说嘛。俄.......”

“别啰嗦了,你这是自作自受,你种下这因,就要承受这果。晚上我去大王村找你,放心,有我在,也许你死不了。”

江家的人一直牢牢地盯着罗瘸子和我,这会儿突然问:“小伙子,你会驱魔捉鬼吗?”

我摇摇头:“不会!”

“那你去弄啥嘛!”江家人失望地摇摇头,不再理我,不顾罗瘸子杀猪一般的叫声,把罗瘸子一路拖到摩托车后座上,一踩油门,喷出一股黑烟绝尘而去。

苏苏噘着嘴走过来,问:“臭木头,我们还去石瓮寺烧香吗?”

我拍拍她的脸:“当然去了。走,先去吃凉皮,吃饱了好爬山。”

山涧流水,鸟鸣啾啾,盎然的春意席卷着骊山,行人沐浴在温暖的春天里,心情特别好。

世人都知道有华清池,烽火台,却极少有人知道骊山峰顶,还有一座石瓮寺。

其实石瓮寺在佛教史,绘画史,建筑史上,都有着特别的地位。这所始建于唐朝的寺庙,绝对算是佛教圣地了。

遥想当年,时有名士高僧聚于此处,吟诗作赋,弹琴焚香,该是多么的逍遥快活。

但这一切都俱往矣,如今的石瓮寺香火已经调零,今日包括苏苏在内,也就三两个香客。

石瓮寺左侧有一棵大柏树,据说已经有1500多年的历史,是唐朝大诗人王维亲手栽植。树干苍劲挺拔,虬枝盘错,如一段黑色的龙骨。

我和苏苏刚走到这棵柏树下,就听吧唧一声,从树上掉下一物。

“啊~”苏苏惊弓之鸟一般地叫起来。

“别怕别怕,是贫道失礼,惊吓了姑娘,对不住了。”原来这树上掉下来的,是一个穿着一身灰色袍子的道士。

苏苏惊魂方定,奇怪地问:“道长,您老人家爬树上干嘛去了,吓死我了。”

道长伸开手掌,掌中有几粒晶莹圆润的柏树籽,还有一株浅紫色的小草。“呵呵,贫僧是为了它”

我惊讶道:“紫霄花!”

道长听见我喊出紫霄花的名字,比我还惊讶:“小伙子,你怎么知道这小草是紫霄花?”

我笑道:“呵呵,是啊。紫宵花的香味可以驱除晦气,尤其这种寄生在千年柏树上的紫阳草,更是吸取了天地之精华,阳气充足至极。柏树籽也有清香驱晦的作用,用紫宵花配伍合香,可以......”

老道睁大了眼睛:“可以什么?”

“呵呵,没什么。”

其实,我之所以知道紫宵花的来历,是因为师父留下的那本书里有记载,师父在世时,严禁止我对外人提起这本书,所以我紧要关头我选择三缄其口。

老道深深地看了我一眼,收好紫霄花和柏树籽,转身下了山,山风吹过,他宽大的道袍如一直蹁跹的灰色大蝶。

苏苏笑道:这道长不错,有点仙风道骨。

老道倒是提醒了我,紫霄花可遇不可求,但柏树籽却累累赘赘地结满了一树,我捡起一颗小石子,朝树上扔去。

啪啪啪,几声轻响,一些柏树籽纷纷掉在地上。

我取了几颗放在苏苏的手中:“晚上给你焚几颗柏树籽,香味很独特的。安神,清心。”

苏苏娇笑道:“臭木头,你真好。天色已经不早了,我们回家吧。”

“恩,好。”

苏苏心情很好,一路上笑语盈盈,等回到众香国,已经是傍晚6点钟了。

我匆匆洗了一把脸,跟苏苏交代:“苏苏,我今晚去大王村看看,可能天亮之前赶不回来,你好好休息吧,睡之前焚一炉安息香,再扔几粒柏树籽进去。”

苏苏点点头,眼光中却似有万般不舍。

我笑一笑:“明早就回来了,放心。”

大王村离西安市不远,平时上高速也就半个小时的路程,可没想到行驶在三桥的时候,两辆大货车追尾,造成了不小的交通事故,等交警过来疏通好道路,已经是两个小时之后了。

星月挂到树梢上的时候,我的车子开到了大王村的村口。

村民们也许是被吓破了胆,偌大一个几百户人家的村子,竟然没一点生动活泼的气氛,每一家的大门都紧紧关闭着。

村头的一排杨树叶子哗啦啦的在风里响,在这夜晚,显得无比的凄凉冷清。

我随手敲一户人家的门,笃笃笃敲了半晌,屋里的狗汪汪汪叫的天响,都没人过来开门。

还是隔壁人家开了门,探头探脑地露出一张脸,问我:“你找谁?”

我赔着一张笑脸,问这个好心人:“大哥,请问罗瘸子家住哪里?”

这大哥一听找罗瘸子,即刻沉下脸,没好气地说:“那傻逼住村头西边数第三家,你直接去找吧,别敲门了,让那狗也消停消停。真是!”

我道了谢赶紧走开,大哥咣当一声关上了门,老远还能听见他嘟囔着:“切,看着眉清目秀的,原来也不是个好东西!找罗瘸子!”

我哑然失笑,这罗瘸子的名誉这么差啊。想了想,我改变了主意,还是不要找罗瘸子,找他也没什么用。

就安静等着罢。

坐在车上关了车,安静地看着漫天的星云发呆,西安市这几年雾霾严重,我有多少年没见过如此浩瀚干净的星空了?

看着看着,不一会儿,我就觉得心静如水,不知不觉睡了过去。

半夜的时候,突然觉得一阵凉意浸透了身体,睁眼一看,一轮明月正挂在天中央,几片白云飘过来遮住了明月,又飘过去露出了明月,满地的露水珠玉一样在月光下泛着光华。

远处不知什么鸟突然啼叫了一声,打破了夜的寂静。

我打开车门,走了出去,想找个地方放放水。

不远处有一棵大树,就那里吧。

等我放完水,轻松地长长舒了一口气,就觉得耳根有点痒痒,然后就闻见一股奇异的香味。

一个娇滴滴声音无比妩媚的贴着我耳朵说:“帅哥,如此良辰如此夜,你为什么和我一样在外飘荡。”

我回头一看,一个红裙曳地的女孩,挑着一盏大红灯笼,俏生生站在我面前。

我指着她手中的灯笼,笑着说:“好姐姐,你的灯笼里没点蜡烛。”

女孩的声音越发的柔媚粘腻:“唉,灯笼易灭,恩宠难寻。帅哥,夜深露重,不如我们一起到你车里去,我给你唱曲听。”

我听着怦然心动,这么动听的情话,任是无情冶动人。

彼时一束月色穿过乌云,照在女孩脸上,美的一点都不真实。

我看着她似乎没有一点内容的眼睛,幽幽问道:“是啊,更深露重的,姐姐怎么一个人出来玩,没有姐姐妹妹的陪着你吗?”

女孩捂嘴,惊笑道:“咦,你怎么知道我有一个妹妹呢。我妹妹长得可漂亮了。”

我摇摇头,说:“是吗,我不信。”

女孩娇嗔一声,对着远处一招手:“妹妹,妹妹,快出来。”

我只觉眼前一花,一个穿着新娘装的女孩凭空出现在我面前,

我看着她,一阵心疼。

她正是我在冠绝山庄见过的那个浑身散发梅花香味的女孩。

虽然看上还是那么娇柔可爱,可是她的眼光里已经没了生气,空茫茫的瞳仁像是寸草不生的荒野。

大红新娘装,应该是罗瘸子为她配冥婚才穿上的,一看就是劣质产品,但是穿在她身上,却有一种破败的美感。

梅花女孩低着头,做出一脸害羞的娇滴滴模样,说:“帅哥,是你要见我吗?”

我点点头,“恩,我很想再见到你。”

女孩抬头嫣然一笑,突然,笑容定格,她尖叫一声,声音里充满了愤怒与仇恨。

“是你!”

我吃了一惊,再看她的脸,忍不住也是大叫一声。

梅花女孩那张原本腼腆温柔的脸,瞬间就变成了七窍流血,舌头吐得有一尺长的鬼脸。

她凄厉地喊:“是你害死了我,你还我命来!”

这都哪儿跟哪儿,六月飞雪啊,我冤枉死了。

随后马上我就想明白了其中的原因,她临死前见过我和花千树在一起,就以为是我和他一起害死的她。一定是这样。

我真是有苦说不出。

女孩的手也化作凛凛白骨,指甲上滴着血掐在我的脖子上。

我只觉得脖子一凉,一阵疼痛感就席卷而来。

女孩的力气很大,手越来越重,我眼前一黑,好像满天的星星走钻进了我脑袋里。

红衣女孩似乎也吃了一惊:“妹妹,你认识他吗?”

梅花女孩恶狠狠地瞪着我,咬牙切齿地说:“当然,我不会认错,就是他害死我的。”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