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耽美 > 不一般傻白甜

更新时间:2018-12-28 12:08:10

不一般傻白甜 连载中

不一般傻白甜

来源:落初 作者:舟不行 分类:耽美 主角:秦然谭姐 人气:

舟不行新书《不一般傻白甜》由舟不行所编写的耽美风格的小说,主角秦然谭姐,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没药,又名末药,是一味中药周没药因为这个名字被初中同桌秦然笑了三年后来他改了名字秦然居然不记得他了喜欢是克制,爱是克制不住。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周末药跟秦然后面也领了饭盒,都是两素一荤,量不多,但每个人都是一样的很公平。

周末药听着他们介绍来介绍去的,自己在旁边瞎折腾,一下跟人换个菜,一下要杯水没个停,林城他们居然也没注意到,还是秦然一把周末药拎出,半恐吓道:“你再瞎跑一个试试?”

周末药眨了眨眼,嘴角边还有水渍,不知道他是真不长胡子还是刮得这么干净的,一张脸看上去连毛孔都很细致,“我没瞎跑。”

秦然呵的冷笑一声:“不知道刚是哪个短尾巴兔子跑来跑去的。”

周末药:“.......”

周末药还真摸了一把自己屁股,一脸认真:“我没尾巴。”

秦然:“........”

这是重点么?

林城笑着打哈哈,跟白思和李村长介绍这是编剧,李村长看向周末药的眼神跟开了开关的手电筒似的,特明亮,“这就是文化人啊。”

众人:“.......”

林城拍了拍李村长的肩,笑着说:“那是,我们的周编剧还是海归硕士呢。”

李村长这一听就不得了了,小山村里考上大学的都要放一整天的鞭炮,硕士还是第一次见呢,而且还是个留过洋的。

秦然在旁边啧了一声,声音不大,可周末药还是听到了,返头去看他,秦然丝毫没有被抓包的尴尬,还故意用口型说了个“海归硕士”。

周末药没说话,看着他的眼睛更黑了些。

吃了饭,人都散了,秦然打算先再看看剧本,等排队洗澡的人差不多排完了,他再去洗澡。

第一场戏说难不难,说容易也不容易,关键是他还是不太想演.......

第一场对手戏就是男女主角的相遇,秦然得演出屌炸天的唯我独尊气质,女主角......白思像是刚从中戏毕业的,有点傻气但还挺可爱的,倒是挺适合这个角色。

秦然这一场的台词不多,他自己在脑海里想象着场景,遇到重点就在剧本旁边标注,严格上来说他是野路子,不比那些专业出身的演员,他有自己一套专门的表演经验,这是在学习读几年书所学不到的。

慢慢找到了感觉,秦然一手握着剧本,一手比划着,自己站了起来,在房间里练着,谭姐以前说过他认真起来的样子有点像神经病。

什么“黑眸直视前方,好像是在用眼睛射着荷尔蒙。”

你当是奥特曼光线说射就射.......

还“黑眸闪过一抹腹黑”,眼睛装那么多东西也不怕瞎掉......

“嘴角噙着一抹坏笑,危险的眯起眼睛,明明语气那么霸道,却让人不受控制的沉沦下去......”

秦然只想说,姑娘你真的不是抖M么?

秦然越看越想打死周末药,他真的是什么海龟什么硕士?确定不是小学生派来的间谍?

秦然直接把卷起来的剧本往脑袋上一拍,然后装死的往床上一躺,真是天要绝我杀千帅,呸!太入戏了,是天要绝我秦然!

秦然闭着眼再床上装了一会死尸,还是决定起来先去洗个澡,秦然看了眼时间,应该没有人再跟他抢浴室了,这才爬起来,拿了换洗的衣服和洗漱用品往外走。

秦然去洗澡的时候客厅是真没人,回来的时候黑漆漆的一片,突然冒出个鬼来还真把秦然吓到了。

啪。

灯亮了,秦然也看清了这位“鬼”。

周至言正穿着浅蓝色格子睡衣,长款的袖子有点长,两手端着个马克杯,杯子里不知道装了什么正冒着热气,愣愣的看着秦然,显然也是被吓到了。

人家小白花都给吓成这样了,秦然也不好再去发火,随口提醒了一句:“好好做人。”

周末药:“.......”

周末药没有要回房间的意义,客厅里有个竹篾编的摇椅,周末药脱了鞋盘腿坐在上面,对着马克杯吹了吹,小口抿了一口牛奶,再抬头看秦然的时候嘴边已经沾到了牛奶。

秦然不知道他是不是喝什么都得在嘴角留一点,真跟个小孩似的。

秦然笑了下,肩上还搭了一条毛巾,准备回自己房间了,突然听到周末药问他:“喝牛奶么?”

秦然停了脚步,周末药正抬头看着他,周末药不戴眼镜的时候眼睛要更大一些,秦然挑了个眉头,说:“不用,我已经发育完了。”

周末药:“........”

周末药觉得自己正在慢慢适应秦然这种三句话两句是损人的态度,小声的噢了一声,然后低头继续喝着自己的牛奶。

样子很乖,热气腾上来,绕在他睫毛上,他就眨一眨。

秦然不知道自己哪来的兴趣,居然朝周末药走了过去,“哎。”

周末药抬头,嘴角依然挂着那点牛奶渍。

“你真是那什么海龟的?”秦然想到周末药写的那些台词就头疼。

周末药手扣着马克杯,静了静,然后点头。

“硕士?”说实话在秦然成年之前他一直以为最高的学历就是大学了,他自己高中都没毕业,虽然嘴上说不在乎,可自己没有得到的东西多少都有点羡慕的。

周末药又点了个头,“我是中医学硕士。”

秦然:“.......”

这跟编剧有个毛线关系啊!

秦然顿时觉得周末药在欺负他没文化。

周末药也不知道为什么他说出这句话后,秦然会愤愤离开了。

周末药对着秦然的背影眨了眨眼,然后低头继续喝自己的牛奶。

............................

第二天正式开拍,秦然起了大早,全用来折腾造型了,化妆师是个年轻的小伙子叫余量,留了一头飘逸的长发,标准的艺术青年。

余量一手端着彩妆盘,一手拿着粉刷在他脸上唰唰刷,“哥,你皮肤底子真好。”

秦然不太想开口回他,怕一开口就吃一口的粉底灰,秦然不知道是不是所有的年轻化妆师都像余量这么多话,从眼妆画到唇妆嘴一直没停过,秦然为了不吃粉底灰,又谨记着谭姐的叮嘱要对人友善客气,所以他只能礼貌适当的点点头。

余量心里暗叹:所有明星都是这么高冷的么?

如果秦然知道余量在想什么,一定会说收起你的粉笔刷我保证不高冷!

白思也坐在旁边,嘴里讲个没停,看上去很兴奋的样子,秦然睁开眼时,在余量看向给白思化妆的那个化妆师看到了羡慕嫉妒恨。

秦然:“.......”

咳咳,他还是说几句话吧。

“余量。”

“哎!”余量应得飞快,搞得秦然都觉得自己有点对不起这小子了。

秦然正思考着要跟他聊点什么,余量自己就先找好话题了,“哥,你说是用这个浅棕色还是用这个浅褐色的眼影?”

秦然:“.......能不用么?”

“啊?”余量显然没想到会是个这样的回答,可是他还是果断的说:“不行,我就在哥你的眼窝这涂一点,看不怎么出来的。”

秦然:“........”

看不出来你还涂?

秦然轻轻叹了口气:“算了,你开心就好。”

秦然懒得说,反倒是余量还来劲了,“哥,这不是我开不开心的事,我是一个专业化妆师,你整体的妆容形象都由我负责,这每一环都是扣着一环的,你看这眼影颜色就得搭着服装,这唇色又得搭着粉底的颜色.......”

秦然:“.......”

哥我错了好么?

你别讲了我叫你哥成么?

面部的妆容总算是搞定了,余量去给秦然拿假发了,说到假发,秦然又在心里把周末药骂了个千百遍,什么颜色的头发不好,偏偏选个绿的,他对象都还没有呢,就先给自己绿了.......

这还真是念什么来什么,秦然听见推门声,以为是余量拿假发回来了,转过头一看,正是他在心里骂了千百遍的周末药。

周末药看到秦然的时候愣了一下,秦然没有起身,他坐在转椅上,微微侧过门这边,眉挑着,秦然勾了眼线,眼角上扬,内在的痞气和勾勒出来的邪魅混合在一起,丝毫不觉得怪异,融洽得正好。

这是周末药第一次看见秦然化妆的样子。

秦然看他站在门口迟迟不进来,皱了眉催了一句:“被我帅得时间都停止地球都不转动脚步都挪不开了?”

周末药:“........”

在你说这句话之前还是挺帅的.......

周末药走了过去,给白思化妆的是个女孩子小玲,她跟周末药打了个招呼:“末药哥好。”

周末药笑了下,把手里的拍戏用的服装递给小玲,小玲正好要画完了白思的妆,接过服装给白思看了看,白思一下就乐了,是贵族学校的短裙校服,“好卡哇伊。”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