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耽美 > 绝不放手之侵心记

更新时间:2018-12-28 12:08:01

绝不放手之侵心记 连载中

绝不放手之侵心记

来源:落初 作者:冬临渊 分类:耽美 主角:郑久霖谭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冬临渊的原创小说《绝不放手之侵心记》,主角郑久霖谭,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十年相守,两年恋爱,换来的却是,“郑久霖,你定然知道死皮赖脸缠着我会影响到我的前途,再说,你自己不干净怨不得我甩了你!”郑久霖满眼凄楚悲伤,流着寒心的泪,默默望着绝然离去的谭鋆锦。……一晃又三年,谭鋆锦却发现他心里一直驻着的人,是他一直看不上眼的郑久霖。他幡然悔悟,洗心革面,全面出击重新追求郑久霖,只是心内忐忑,不知道跻身社会名流的郑久霖,是否愿意回头啃他这颗破草!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郑久霖回去时,谭鋆锦还在熟睡,蓝色厚棉被盖在身上,头枕着结实有力的手臂,英气逼人的两道眉毛,时不时微微挑动,饱满粉艳的唇,一张一翕,似乎在梦呓。

郑久霖静静地望着睡梦中的青春大男孩,心中的依恋更甚,他想起两年前,刚刚考上京城警察学院的鋆锦飞奔到他工作的工厂,兴奋地向他报喜。当时鋆锦当着全厂几百人的面,将他抱起并且举得老高,带着他兴奋地转圈,是的,鋆锦太好强也挺争气的。郑久霖当时就觉得进入大城市对朝气蓬勃的鋆锦来说是绝对的好事。鋆锦该过上好日子,他决定辞职随他去京城,并且打算由他出鋆锦上大学的全部费用。

郑久霖在谭鋆锦将他放到地面后,就脱掉工装,跟工头说要辞工,让他立刻给结算工资。

工头是个光头壮汉,看着他们直摇头:“久霖,京城可不是你这种老实人呆的地方,让他自己进京读大学,你就跟着哥干活,我还能亏待兄弟你吗?”

郑久霖主动与工头握手,感谢他这几年的照顾,工头无奈地笑了下,快步去工厂财务室,并用沾着油污的手,给郑久霖捏出十几张票子来。

郑久霖接过钱感激不尽,其他工友因为有活,围观一下后,各自忙活去了。

谭鋆锦俊美的脸上,洋溢着向往新生活的美好微笑。

当晚,谭鋆锦不要郑久霖煮饭,坚持去了小饭馆,要来一瓶白酒点了几个小菜,两人吃完饭,往家走时,谭鋆锦突然抓住郑久霖的手,跟他表白:“久霖,我爱上你了,我们在一块吧!”

郑久霖心跳加快,他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他喜欢鋆锦很久,但从未想过鋆锦会喜欢他,不,鋆锦说的是爱上他了!这怎么可能,如梦似幻的表白,让郑久霖激动不已都不知道怎么答复谭鋆锦。

“跟鋆锦在一起,这是怎样的美好生活!”反应过来的郑久霖幸福地要疯掉了!他睁大纯净澄亮的黑眼睛,难以表达他的渴望与依恋。

郑久霖在心里疯狂地呐喊:“鋆锦,我也爱你,我的心很早之前就给了你……原来我们心意相通。”

……

郑久霖给谭鋆锦做好早餐后,回到剧组拍戏,拍戏空档,他联系策划公司,给足对方订金,委托他们为谭鋆锦举办生日宴。

策划公司的负责人,知道他们这种小客户需要什么,结合谭鋆锦是学生的身份,选择京城警察学院附近的一处宾馆大堂,举办生日宴。

谭鋆锦生日宴的邀请名单是郑久霖亲笔所书由他发出的。为了让谭鋆锦高兴,一向跟演员交情不深的郑久霖特意拿着请柬,遍邀同组演员,请他们转交给朋友求他们过去赴宴。

一张喜庆的红色请柬,几经倒手,最终送到飞鹏娱乐公司老总的办公桌上。飞鹏老总蒋文远拿着请柬翻开来看,明了内容后,冷笑一声将请柬用右手的食指和中指一夹、一甩,那红色两层硬质片便如扑克牌一样被他甩射出去。

“诶哟――老爹,你不要这么调皮,这是办公室,注意一下你的老总形象!”蒋美薇刚从拍戏现场回来,身上穿着戏服,外面披着今冬流行的、看似厚重实则轻巧的“大棉被”羽绒服。在遭到请柬飞来碰扎额头后,气得“教训”蒋文远。

蒋文远见到心头宝一样的爱女回来,喜得笑骂:“滚滚滚……你穿成这样来我办公室才是给我丢人!”他这个女儿虽然生的小巧玲珑,但美貌智慧并存,一点也不输那些男人,他从小拿她当儿子养,工作时常带在自己身边,手把手教到现在,女儿突然想当演员他也准许。可是,这个丫头居然自己跑到影视城外,蹲在墙根下,混在一大群来自五湖四海的群演里,等着群头来挑人,……让他这个做父亲的心疼。

蒋文远的助理来请他出席会议,他便拍了拍女儿柔弱但坚强的肩膀,笑着同助理离开办公室。

蒋美薇耸耸肩,在光滑如镜的地面上滑步跳舞,那张红色的请柬落在地上十分碍眼,蒋美薇用白嫩的手指轻轻将它捡起来。翻开一看,上面写着:谭鋆锦诚挚邀请您于1月25日,在扎海澜宾馆大堂,赴本人21岁生日宴。

谭鋆锦?蒋美薇从未听到过这个名字。他是明星吗?不像,办生日宴会的场地十分普通,那他是什么人?为什么爸会接到他的邀请函?21岁?难不成爸跟他……,不不不,爸不会像其他大佬们养外室生私生子,自己从小到大都跟爸混在一起,他怎么可能有时间乱搞?

蒋美薇思前想后,还是决定到时候去宴会看看,确认那个谭鋆锦跟她爸没有一点关系。

郑久霖所在的网剧剧组,在拍最后一场戏,由他持刀去捅女主,然后男主奋力扑来一拳击飞匕首,……之后,他被警察带走……

今天是25号,鋆锦的生日宴会已经开始,杀青戏迟迟没拍完,郑久霖急得心慌。

谭鋆锦在生日前一晚才知道郑久霖在扎海澜宾馆为他定下生日宴,他心里有气,久霖口口声声说“将拍戏的钱都给他了”结果却是背着他藏私房钱,这个抠门货……

谭鋆锦想得很美,以为生日宴会场会很豪华,至少不比他京城本地的同学差,可是到会场一看,也就那么回事,怎么说呢,宴会厅布置得十分庸俗,是,弄了点他喜欢的玫瑰、郁金香和满天星做装饰,可是那布置效果真的差强人意,看来,郑久霖也没背着他藏多少私房钱。算了,看在精美的八层蛋糕是在御点一级作坊里买来的,谭鋆锦还是忍下来这口气。

迎面过来俩位穿黑色晚礼服、脚踩细高跟皮鞋的女同学,向他道:“生日快乐”,其中一个女同学笑得矜持从身后捧出一个紫色小礼盒来给他。

谭鋆锦又惊又喜赶忙接过来,等两位女生互相挽着胳膊去长条餐桌取食物后,谭鋆锦才敢低头看自己的着装。

今天出门时,他穿了最好的衣服,是一套黑色正装,衣服是上一年订做的,由于他身材健美高挑,身形一直未变倒也相当合身,称得他神采奕奕。只是脚上的廉价皮鞋让他跌了面子,他刚才一眼就瞧出,其中一个女同学所穿的皮鞋是德茜拉的私人订制,高档奢华,不同凡响。他心里十分懊悔,近些天来一直被校园贷困扰,没有摸清郑久霖的心思,还以为今年生日又似往年一样冷冷清清就混过去了!

谭鋆锦听到一阵杂乱的脚步声由远及近传来,知道他一直羡慕的、十分有钱又有地位的京城本地少爷团来了,他打起精神昂起头,抢走几步迎接他们。

人还未与谭鋆锦接近,邵东就大说大笑起来,“诶呦喂,鋆锦你终于是铁公鸡肯拔毛了!我们哥几个接到你生日会的邀请函,对吧,大少,那是在别的地方一滴酒水未进,一口菜也不敢吃,就等着吃你一顿好的呢!”

被他称为大少的耿星宇,没有吭声,淡笑了一下,环视整个会场,似乎觉得会场太过低档,辱没了他的身份,淡淡的浅眉不自在地皱了下。

谭鋆锦学的是刑侦学,耿星宇的微表情自然逃不过他的眼睛,这明显的嫌弃深深刺痛他虚荣好强的心,维护尊严的急迫心理,让他难以控制自己灰败的情绪。

“噔噔噔……”一串清脆的高跟鞋踏地声从大厅外传来,接着,有一阵沁心香味扑鼻而来,有女人走在会场布置的红毯上,脚步十分轻盈,身姿万分美妙。

邵东和其少爷团的哥们,立即挺直腰背,一个个坐得十分端正,准警察的风范一出,让陪他们就坐在大圆桌旁的谭鋆锦不由纳闷。他忍不住回头一看,来的女子十分眼熟,只是一时想不起在哪里见过她,但他肯定是在不久前见过面。

蒋美薇看到中西合璧的生日宴会场,不由愣了!这风格,东边一溜长桌拼起来搁的西式餐点,一些年轻女子三三两两围拢一处吃着餐点喝着红酒礼貌优雅的小声谈笑,中间十几张硕大无比的大圆桌旁,一众身材精壮,意气风发的男子在喝酒划拳,当然,他们在听到她的脚步声后都停止了此项低俗的娱乐活动。

她仔细一看笑了起来,怪不得,原来耿星宇和邵东他们都在,原来是太过熟悉的人知道她来了,随即装起绅士范来。

蒋美薇直接走到耿星宇身后,冲回头望她的人一点头,对方客气地起身,拉开椅子请她就坐。

谭鋆锦看到座位少了忙起身,想问服务员要把椅子来。

耿星宇却摆手道:“鋆锦,我还有事要先走一步,你们聊。”说完冲他旁边的年轻美丽的女子颔首道歉,之后,转身离开会场。

蒋美薇听到“鋆锦”这个名字,不由抬头细细打量起站着的男青年。

这人身材不错,相貌英俊,不就是前不久,自己在影视城拍戏遇到的那个在白色宾利车旁站着的大男孩吗。他?嗯,不像爸的种!蒋美薇心里窃喜,爸那个头实在生不出这么高的儿子来,他得有一米八多吧!

蒋美薇望着谭鋆锦打量的时候,谭鋆锦也在肆无忌惮地盯看她,片刻后,他恍然大悟,怪不得这么眼熟,原来是在影视城碰到化着鬼妆演女鬼的演员。

想起貌美如花的眼前人,演过死气沉沉的女鬼,谭鋆锦俊美的脸庞不禁露出微笑来。

“你――不准笑!”蒋美薇看谭鋆锦想起她是谁,并且笑得大胆,抬手就打他胳膊。

邵东看到一向眼光高到藐视一切的蒋美薇竟然跟初次见面的谭鋆锦,打闹玩笑,不由重新审视眼前的谭鋆锦,“谭鋆锦不是西北来的穷小子吗?难道他有隐藏的社会背景?怎么会攀上娱乐老总蒋文远的女儿?”

谭鋆锦扫视围坐在一张桌子上的其他八个男子,每一位都对他冷眼相看,这?谭鋆锦觉得这位身边的女子身份不一般,为了少结仇,他忙起身笑着去往长条餐桌一侧,招呼其他人就餐。

蒋美薇对谭鋆锦的兴趣颇浓,他走哪一处,蒋美薇就跟到哪一处。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