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农家福妻

更新时间:2019-01-24 14:10:40

农家福妻 连载中

农家福妻

来源:微小宝 作者:长青 分类:穿越 主角:林若冬林小言 人气:

《农家福妻》为长青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穿成了农家女,一贫如洗,两袖西北风不说,还得养那个捡来的“貌美如花”的傻子!林若冬瞅着这一家老小都指望不上,干脆撸起袖子自己干,发家致富在眼前!可是她怎么也没有想到,那个傻子不止不傻,而且,还大有来头……...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没穿越前,林若冬是医学院的学生,还是罕见的中医学科,家里就是中医世家,从小耳儒目染,看诊的本事差一些,各种草药到都认识。

不止认识,她还会炮制,而且还是林家独门的手法呢!!

“柴胡,当归,田七……唉,算不上什么好东西啊!”抬头看看四周矮矮的山坡,林若冬叹了口气。

林村的地理环境算不上好,虽然三面环山,但山势低矮,气候又干燥,并不大适合草药生长,除非深山里头,否则单在外围,恐怕找不到什么珍贵的草药,无非是些不值钱的眼前物,只是,如今她这处境,实在是挑不起什么了!!

在不值钱,她都要试一试,要不然,难道还真嫁到瘸子家吗?

“小言,咱们村子附近,可有什么买卖集市的地方?”林若冬捏着草药,小心放在筐里,回头问妹妹。

“姐,林县里逢五就是大集,后天就是了,咱们经常去了,你忘了吗?”林小言好奇的看了姐姐一眼。

“哦,大概是病糊涂了。”林若冬打了哈哈。

微微眯起眼睛,逢五的大集,她或许应该带着草药去集上试试,但是后天——时间未必太赶了,怕是来不及炮制好。不过,这也不怕,她先带着鲜药去试,若真有地方收,她在炮制不迟。

“小言,赶紧多砍些柴火吧,天色不早了,晚回去了,奶又要骂了!”眼看林小言仿佛想要接着追问,林若冬连忙推塘了一句。

“可不是!!奶骂人可厉害!”想起孙氏嘴角厉害,林小言心里打了个突突,一时把到嘴边的疑问咽了回去,在不敢问什么。

两姐妹都是手脚麻利的人,没一会儿的功夫,便拾满了柴,林小言又赶着把新鲜的野菜采了半筐,抬头望红日夕落,“姐姐,咱回吧!”林小言开口。

“好。”林若冬点头,将竹筐挎在腕上,又背起捆柴火,率先往山下走去。

“姐姐,你病还没好呢,柴我来背吧!”林小言急慌慌赶上去。

“用不着,姐身体好着呢!”林若冬擦了把额头的汗,笑眯眯的说。

林小言就追着她,姐妹俩边说边笑的向山下走去。

——

林家村三面环山,只一条窄路通往林县,在下山途中,林若冬早就跟林小言打听明白了,只盘算着后日寻出借口塘塞了孙氏和周氏独自进县。

“姐姐,咱们绣的荷包攒了有十几个了,算算该送到县里绣坊去卖,不过你近来生病,我也没那闲心,若你后日想去逛逛,就把荷包带过去了,保管娘说不出什么来!”在林若冬试探着说,病了久了,心里烦闷,不知怎么才能出门散散心的时候,林小言这么回应。

“哦?还能如此吗?”林若冬微怔,思索一番,到是想起了原主会一手针线活,偶尔也接接县里绣坊的散活,只是手艺不精,不过挣几个大钱而已,“那成,等姐卖了荷包,回来给你买糖吃!”

“那可别,让娘知道你乱花钱了,不得把大天闹下来。”林小言嘟了嘟嘴。

姐妹俩砍柴采药的这座穆娘娘山很高,山上植被丰厚,深山老林里还有些豺狼虎豹之类的猛兽,因此林村村民惯常只敢在山脚地带活动,就是经验丰富的老猎户,都不敢轻易进深山。林若冬和林小言年纪轻轻的小姑娘,当然也不敢深入,只走村里人走惯了的地介儿了。

“姐,你把柴火给我吧,咱们走快点!”林小言抬头看了眼天色,脸上带着几分焦急,“要不然,一会儿回去赶不上晚饭了!”周氏可不会给她们留。

“那你小心点。”已经走过了最难走的下山路,林若冬身体确实有些虚,就没在推辞,就停下步解了柴火,刚想帮妹妹背上,就看见远处草丛一阵晃动,隐隐好像有什么响声。

“小言,你看那边!!”林若冬吓的一颤,她一个现代人,这深山老林可从没来过,又早听林小言说过穆娘娘山里有猛兽,自上了山就提着胆,这会儿都有些草林皆兵的感觉了。

“没事,姐你别怕,现在又不是冬天,山上那些大家伙不缺吃食,才不下来呢。”林小言没当回事,反到双眼发亮,“说不准,草丛里是兔子,或者是野鸡,可以没带着弹弓,要不然打了能添盘肉菜呢。”

她说着,就随手抽出根树枝,迈步往草从走去,“拔开看看,这个时节,要是野鸡的话,或者能捡着几个蛋。”

“你小心些,万一是蛇呢?”林若冬自认一成年人,哪怕让小孩顶在前头,忙抢过树枝,把林小言拉到身后,“让姐来。”

赶在上头,她身子向后仰着,小心翼翼的用树枝拔开草丛,野草向外分开,一截褐色麻布露了出来,隐隐还有股刺鼻的血腥儿味。

修长骨节分明的手软锦锦的搭在一旁,腕子上鲜红一片,跟嫩绿的草叶映在一起,还真有几分骇人。

“我的娘咧,姐,姐!!是死人,是死人!!”本来凑趣儿挤在林若冬身边,林小言一眼看了个正着,吓的脸色煞白哀叫一声,一个后倒坐到了地上。

乡下小姑娘,杀鸡杀鸭不在话下,这活生生的人,刺鼻的血腥味又哪里见过,怎能不怕?

“没事,没事,小言,你别怕。”林若冬心里也是一惊,却好歹还能板住劲儿。她是医学生,虽还没毕业工作,学校里解剖课总是见过的,强忍着惊骇,她慢慢蹲下身,伸手将野草分压两边。

草丛里,一身褐色麻衣,头戴长巾的年轻男子蜷缩着趴在那儿,血迹斑斑的左腿上夹着捕兽夹子,外露的皮肤上都是擦伤,手腕上长长的一道伤口,不知是什么划的,流了不少的血,小半边衣服都洇透了,看着极骇了。

“这,这是……”死了吗?刚才仿佛还听见呻吟声了呢?

出于医生的本能,林若冬伸手就要去探他鼻息,谁知,却被一把抓住了手腕。

“啊!!”林若冬大惊失色,大叫着拼命往回缩手,却见那趴着的年轻男人小声抽泣着仰起脸儿,眨着一双布满委屈的桃花眼,哭唧唧的喊,“姐姐,姐姐,我,我好疼,福儿好疼……”

林若冬: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谁是你姐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