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抚尘

更新时间:2019-11-23 10:13:16

抚尘 连载中

抚尘

来源:微小宝 作者:寒鸢翎 分类:穿越 主角:乌甘霖 人气:

火爆新书《抚尘》是寒鸢翎所创作的一本穿越风格的小说,主角乌甘霖,书中主要讲述了:生活总是喜欢开玩笑,让原本快乐而平静的生活变得乱七八糟,当你想责怪生活和命运的时候,却发现他又给了你惊喜。 两个姑娘在不幸中遇到了彼此,成为了最好的姐妹,彼此之间的默契和关爱让她们在京城、在皇室、在寄人篱下的日子里获得了满满的温暖,只是意外总是频繁发生,一波三折。 姐妹反目,究竟是仇恨所致还是因为彼此的信任不够加上坏人挑拨? 凤凰腾飞,杜鹃哀鸣,一切的一切,皆有因果...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虽然赤水的夏日酷热难耐,但这千夜府却占了地利之便,仅此不得那皇家避暑的长江宫凉快罢了。 令夭方在千夜府安身,宫中便下了急令,言由于宁折叛国,导致赤水风水不好,使太后就疾复发,特命千夜琤即刻前往各地悬赏寻医,同时从南宛王处取来泪参两斛。并交予南宛王珍奇、黄金五箱表示感谢。 由于千夜琤之妻仇丽嘉乃南宛贡女,故此事千夜琤只能接下。 说到千夜琤之妻仇丽嘉,虽然已过芳华之龄,但得益民年服食泪参,不仅容颜不见衰老,还添了几分成熟的风韵,魅力不减反增。 而这泪参,是南宛的特产,仅生长于南宛,且产量极为稀少,五年才得一株,一株大小也仅此一棵核桃大些,将这一株切片后仅能得半斛。虽然这泪参生长于沙漠高热之地,但其药性却极为阴寒,寻常人若不配以铺药食之,必然食之即死,患病之人无需辅药,直接服食,才能有更好的药效,并能达到意想不到的效果。 故南宛的泪参与房县的贵妃望并称“双娇”,二者皆为主诊药材,非金石可换。 这“双骄”之一的贵妃望正是令夭自小爱吃的“食嘴”,但即使是赤水首富——文丞相宁折,费尽千辛万苦也只能寻来一小盒给令夭解馋。 贵妃望为药性极寒的一种菌类,颜色极为鲜艳且格外娇气,若想保留其药性,就只有将其放于特制的冰盒里,否则药性将随时间的推移而减弱。 令夭所往的西厢虽较宁府简陋了许多,到也雅致,因从来没有人住过而一直空着,陈设都是新的。这让令夭比较满意。可这西厢恰为府中为数不多被阳光直射的地界,署热和阳光让令夭头晕目眩。看着竹萱昨晚送来的汤药,突然想什么,连忙取出随身携带的匣子,打开,匣子里的冰盒在阳光下一点点融化,绿色的贵妃望一点点的显露……令夭顾不得太多,双眼紧闭,集中精力,使用法术,使匣子内燃起火,火燃包裹着透明的冰盒,让其以最快的速度融化,将最后三株一并吃了。 一时间,令夭忘了夏日的严热,寒冷侵蚀着她。 “好冷,好冷……”令夭在墙角蜷缩成一团,自己似乎处于冰川之中,想寻到一缕阳光,却找不到一丝暖意。迷迷糊糊中,似乎身上的槐花香愈变浓郁。 窗外,竹萱端着汤药走来,看见在角落瑟瑟发抖的令夭吓得摔了一大跤,“咣当”,药罐碎了,中药苦涩的味道夹着槐香弥漫在这个屋子里,还有一丝似有似无的贵妃望的异香…… “天啊!”竹萱为令夭把过脉后,坐立不安,几次想要到堂屋去找那位新母亲,但想起昨日她的命令,父亲回来前不许来去她。可是俞小姐中了剧毒,如果没有药物的救治,必死无疑,况且她的体质本就特异,不能直接走到阳光下,并且怕热,一热经脉就开始紊乱,如今似乎是服了什么极阴寒的药物,身子极寒,时而完全摸不到脉相。 竹萱从未见过这样的病人,一时间有些手足无措,但是想起娘亲说过,如遇到剧毒者,药物无效,便只剩一法——以毒攻毒。 找到与之相当,并药性相克的毒,便能解其毒。可若是用错一味药,此人定难逃死亡!何况现在,她根本不知这俞小姐服了什么东西,中了什么毒呀! “雨露双子!” “在!” “快……快去找少爷!俞小姐身中剧毒,若找不到与之相当的毒,性命难保!” 躺在黑暗中的令天动了动身子,想了想竹萱的话,嘴角扬起一抹苦涩的笑。 呵呵!真是,自己找苦吃呢!明明在医书上看到过,贵妃望性极寒,服食一株无事,但如若超过两株,便会中寒毒,五日之后,将爆体身亡。明明知道后果却仍然这么做了,一点都不理智啊!果然,自己是幼稚的啊!幼稚的自己怎样查找真相,怎样为姥姥、爹爹讨回公道啊! 令夭从来没有这样无奈过,自己不想死,自己还有好些事得做呢!如今只能依靠竹萱了,希望她能够治好自己吧。可是,依靠那别人真的是好的吗?她会不会在背后捅刀子呢?现在,还能相信别人吗?何况竹萱她只是个小女孩儿罢了,或许,她跟冥善叶学过几天的医术,但是真的可以吗? 竹萱在房门口徘徊着,大滴的汗从脸颊滑下, 紧紧的咬着自己 似白樱一样的唇。 那个女孩,自己真的很想救她,不说那种从心里升起的亲切感,自己做为一个医师,怎么可能不管,可是,自己现真的是没办法了!没有药的医师,医术再好,也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更何况,自己从没碰过毒,对毒的了解,不过是蜻蜓点水罢了。 正当竹萱无可奈何,准备去找那位新母亲时,远远看见落尘向西厢走来。 竹萱急忙跑过去,拉住落尘,双眸中盛满焦急, “怎么了?萱儿。”落尘有些担心,这个三妹妺,虽说不同自己一块儿长大,可却比得立梅、傲兰亲切得多,又没有临菊那般任性,所以,对她,落尘比对几个亲妹妹要好些。 “哥哥”,竹萱焦虑地说“俞小姐似乎是服了过多的贵妇望的缘故,中了寒毒,现有一法,可却不知去哪儿寻那与之相看相克的极阳之毒来!母亲也不许我去找她。” 落尘看着竹萱忧伤的小脸,那委屈都不敢言的表情让人心疼。母亲除了那三个妹妹和父亲以外,对谁都漠不关心,可以说,她容不下别人,连对他都如此,何况是一个私生女? 虽然心疼竹萱,但是,现在的重点不是这个。 “萱儿, 你是想以毒攻毒吗?这步棋太过险了些吧?若弄不好,这后果……”落尘并不是怀疑竹萱的医术,只是,她毕竟还是个女孩,仅使学过医术,也只不过是皮毛而已,让她去救人,似乎不太明智,若治好了还罢,但若是出了什么事,父亲那可不好说话。 “萱儿,我们换个法子吧,等哥哥去请医师来……”我们再商议。 “哥哥”, 没等落尘将话讲完,竹萱便打断了他,“竹萱从小地方来,医术起浅薄,以毒攻毒实属无奈之举,但俞小姐体质特殊,若以医师普通的逼出毒素的方法,轻则会导致双目失明,重则会死的!”竹萱不否认,自己医术是没学到家,但她却有自己的一套。“哥哥不信竹萱,竹萱理解,但是身医者,竹萱不会害任何一个病人!” “可是,这人命关天的事,你确定吗?” “哥哥,相信竹萱一次,竹萱会证给你看的!” 那坚定的眼神让落尘一震,这是一个六岁女孩的眼吗?那里面的自信,那种肯定,那种坚决,落尘只在战场上,在父亲的眼中看到过。竹萱才来几日,落尘并不了解她,只知道她热爱医术,喜读医书,也是个理智的孩子,可医术这东西,不能纸上淡兵,所以从来不敢让她救人,也不承认她是个医师,就连她为令夭熬药,落尘也放不下心来。可是现在,不相信她,不让她试试,也太说不过去了,有些东西可不能只用经验和年龄去衡量。自己上战场时不也才七岁吗?说不定,孩子,能创造奇迹呢! “好吧萱儿,你试试吧!” “谢谢,哥哥。”竹萱抿唇笑了,笑的很甜,如樱花一般,转身,拉着落尘往西厢走,留下淡淡的彼岸香。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