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驼崖剑影:乖巧郡主野山贼

更新时间:2019-11-23 10:05:36

驼崖剑影:乖巧郡主野山贼 连载中

驼崖剑影:乖巧郡主野山贼

来源:微小宝 作者:老丁 分类:穿越 主角:贯褚阿玄 人气:

主角是贯褚阿玄的小说《驼崖剑影:乖巧郡主野山贼》此文是老丁原创的穿越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龙天镖局镖师贯丘雄押运的一趟镖在途经驼崖山的时候,被山大王狞虎大王罗虎罡抢劫一空,深有十三王府背景的龙天镖局深感羞辱,自是不肯善罢甘休。与罗虎罡有着深仇大恨的六王爷风闻此事,采用其幕僚钱八卦的谋略,使出一招“借刀杀人”,欲借十三王爷之手剿平驼崖山。双拳难敌四手,罗虎罡战败自刎身亡。战乱之中,贯丘雄对罗虎罡的幼子不忍痛下杀手,收养于镖局之内,取名寿儿,并收其为徒。多年以后,贯丘雄的儿子贯恒与寿儿同时喜欢上了六王爷家的千金慕柔。逐渐知晓身世的寿儿将作出怎样的选择?一场爱恨情仇的演绎即将展开……...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加上十三王爷送来的一百人,总共二百余人的队伍算不上是浩浩荡荡,但是在人人严肃的表情,以及严整有加的阵容上足可以看出这支队伍的刚毅。 褚阿玄骑着马独自在前边带路。他对进山的路并不是太过了然,只是凭借着被劫当夜探寻山寨的模糊记忆,他还是正确地带对了进山的路。由贯丘雄护卫的章龙天在后面跟随,再往后是打着龙天镖局旗号大队人马。 从龙天镖局到驼崖山的距离并不远,加之马匹、车仗等行进的速度很快,章龙天一行,没用了一日的工夫就已经远远地看到了驼崖山的大体轮廓。 章龙天在马上远远地望着,不由得在心中暗暗称赞:驼崖山果然名不虚传。在它怪石嶙峋,峥嵘崔嵬的外形之中,已经将其威武霸气、超凡脱俗的气质显露无遗。 “倘若在如此不凡的一座山中做个山大王,哪怕是被人称作为贼寇,也是乐不自禁呐。”章龙天暗暗地想着,好像他不是在带领一支人马去发起一场战争,而更像是去探访自己的一位多年不曾相见的老友。只有他手中的兵器——青口长枪——在提醒着他此行的目的。 “能够将这样气势恢宏的山占为己有,也自然是个不凡之人。”章龙天不禁轻声说出了口。紧随其后的贯丘雄听着师父的话,似乎感觉到了师父有点英雄惜英雄的感慨,但是转念又一想,师父可是当代世上堂堂正正的正人君子,称英雄理所应当,而罗虎罡只不过是一个占山为王、落草为寇的山贼,哪里能算的上是英雄?贯丘雄摇摇头,不禁为自己莫名的想法觉得荒唐可笑。 再往前走,便是数月之前,贯丘雄与罗虎罡发生战斗的地方。 贯丘雄警惕地望着周围,注意着时刻也许会到来的危险。与上次不同的是,这次他们是全镖局之人,全副武装,要主动发起攻击,心中自然是毫不打怵。 队伍在行进。 渐渐地,贯丘雄觉得周围的一切开始变得熟悉起来了——他们的队伍已经进入到了那天镖车被劫的战场之中了! 尽管现在是白天,尽管有大队人马跟随,面对着眼前的景象,贯丘雄还是有点不寒而栗,一张由回忆织成的大网似乎要把他紧紧地包裹住。在马上,贯丘雄不由自主地回想着镖车被劫的一幕幕景象,有多少兄弟因为这场战斗命丧黄泉?在和彪形大汉交手的过程中自己又是如何地疲于应对?镖车被抢走以后,他又是如何地痛心疾首?在黑暗中又是如何与褚阿玄商量着下一步的行动?想到这里,他下意识地望了望在前面带路的褚阿玄。 贯丘雄不禁对自己的这个师弟有点怜悯:因为自己的一意孤行,连自己的小师弟在也要今天浴血奋战。贯丘雄叹了一口气,他知道,在后面即将到来的战斗中,他唯有在奋勇杀敌的同时,保护好身边的每一个人才能减轻他内心深深的自责。 “师父……”贯丘雄小心翼翼地叫了一句,像是有话要说,又像是在提醒章龙天注意随时有可能到来的危险。 章龙天之前并没有像贯丘雄一样感觉到已经进入到了危险地带,但是他从贯丘雄的小声呼叫中,意识到了贯丘雄话中的深意。 “丘雄,传话下去,提高警惕,以防万一!”这是章龙天对山贼的惯用伎俩做出的反应。 “是!”贯丘雄铿锵有力地回答。 贯丘雄扭转马头,抽了一下马屁股。“提高警惕,以防万一!”贯丘雄大声地向身后的大部队喊道。 在贯丘雄的喊声中,大部队似乎也意识到了自己身处的境地,于是更加握紧了手中的兵器。 驼崖山少不得的便是狞虎大王罗虎罡安排的站岗放哨的喽啰兵,这些人勇谋不足,却机灵有余,既可以暗中密切关注着有财可图的过路人,又扮演着山寨哨兵的角色。 早有驼崖山寨的喽啰兵将有大队人马进山的消息报告给了罗虎罡。 罗虎罡黝黑黑的脸上挂着一道伤疤,从嘴角到接近耳根。没有人知道他这道伤疤是怎么留下的,甚至连他自己都不知道是哪一场战斗给他留下了这样一个标记——自从上了驼崖山之后,他参与以及发起的战斗已经不计其数了。 这道疤使他看上去更加凶神恶煞。 罗虎罡痛恨官家,仅仅因为六王府抢走了他的紫嫣,抢走了本来属于他的安宁恬淡的生活,并且不断地被官家追杀。 长期混迹于土匪山寨的贼窝里,加上长期深处深仇大恨之中,原来并不飞扬跋扈的他,也渐渐地变得越发地张狂、凶恶起来。除此之外,身为山寨的大当家,要统治山寨,要维持山寨的生存,不由得他下不残暴,更不由得他不心狠手辣。 自从抢了龙天镖局的五辆镖车以后,山寨基本上可以得以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之内不用为生存担忧,甚至于他们比原来要活的更加滋润。 从这五辆镖车的份量上,罗虎罡可以判断出镖主人不一样的身份,也在冥冥之中意识到镖主人并不肯就此罢休。 驼崖堂的正中央是一张铺着完整虎皮的宝座,这是罗虎罡的座位。“逍遥十三王”的画卷就挂在宝座右后方。山寨二当家罗二不明白,为什么上面写着“十三王”却在画中只有一个人,他觉得应该有十三个人才对。他多次问罗虎罡,罗虎罡并不回答,只是用“你懂个屁”回应罗二。 罗二能混上二当家,完全归功于他的细致。他的这种细致,在某些时候被罗虎罡看来完全是多余,甚至有点啰嗦,常讨得罗虎罡的不耐烦。 罗二并不姓罗,是做了二当家以后才跟了罗虎罡的姓。当年老寨主临终之时,将位置让与勇猛果断的罗虎罡并不放心,便特别点出了做事细致的罗二作为二当家,以辅佐罗虎罡,使山寨得以稳固。罗二身材生得短小精悍,有点白静的脸,看上去很不像个贼窝的二当家。 山寨喽罗兵来报的时候,罗虎罡正在驼崖堂中磨着自己的那口青钢刀——他喜欢这样磨刀,即使刀已经锋利无比,吹毛断发。 “我要静观其变,若是此队人马只是借道,放他们过去,若是有何图谋,我定当杀他们个片甲不留!”罗虎罡既是在自言自语,也是在嘱咐着站在一旁的罗二如何安排手下人的行动。 “大哥,依我看来,不如先派几个人化作过路人,暗中探听这队人马的虚实,若是真的对我们山寨有所图谋,也好提前做着准备。”罗二照样像往常一样给他的大哥分析。 “你懂个屁!”罗虎罡一口回绝,并不再多说话,用白布擦拭着自己磨了好久的宝贝兵器。罗二碰了一鼻子灰,但并不懊恼,因为他已经习惯了罗虎罡对待他的这种方式。 “我倒要看看,哪路神仙能奈何得了我驼崖山寨!我的青钢刀可不是吃素的!”说完,将青钢刀一把丢给罗二,走开了。 罗二差点被锋利的刀刃伤到手臂——他没有意识到这么突如其来的青钢刀。罗二有点不悦,看着罗虎罡走远了,对着驼崖堂外大声喊道:“来人!” 门外立刻有人进来,出现在驼崖堂:“在!” “把水端走!”罗二指着罗虎罡刚刚用过的磨刀水,要将嗓子都喊破了,似乎要将刚才的不悦全都发泄出来。 来人看着二当家有点恼怒,不明就里,也不多说话,轻轻将水盆端走了事。 与此同时,章龙天的队伍还在不断地接近山寨,针对罗虎罡的一场厮杀已经是一触即发……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