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江山未有情

更新时间:2019-11-23 10:01:57

江山未有情 连载中

江山未有情

来源:微小宝 作者:纪晴琛 分类:穿越 主角:王山涧 人气:

完结小说《江山未有情》是纪晴琛最新写的一本穿越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王山涧,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初见时 我是千娇百宠的公主,你是命如草芥的战乱孤儿,你因我的善意之言重获新生。 再见后 你是名号赫赫的山涧王,我是众人唾弃的败王妻室,我因你昔日爱意逃过一死。 看似一切都回到了原点,实则深渊万丈。 你说不是你我情义殆尽,只是江山未有情。...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高霖隶摇摇晃晃的走进赢骆的寝殿,行在光滑的玉石地面上好险滑到,赢骆忙过去扶住他,高霖隶把头扎在她的肩膀上,嘴巴里支支吾吾的说着:“公主,我想你,无时无刻不想你,近日我发了疯一样的攻打河内,就是想早点见你。” 赢骆看着地面上晃出的荧荧的光,然后缓缓声道,“小栗子,我都知道,本宫也很想你。” 听到她说的话,高霖隶猛的直起了身,按住赢骆的肩膀。 “真的吗?公主你说的都是真的吗?” “小栗子,你抓疼我了。” 高霖隶忙放开赢骆,“对不起,对不起,公主,我好像喝多了。” “没事,你过来坐,我让雯儿上一杯茶给你醒醒酒。” “雯儿,给山涧王上一杯解酒茶。” 不一会儿雯儿就端上一杯有着妖媚物的茶水,给高王爷递过去,高霖隶尝了一口,觉得茶的味道有点怪。 他是一个用兵十分多疑的将军,而在公主面前,他却一万个安心,笃定公主是这世界上唯一不会害自己的人,茶水一饮而尽,胃里暖和和的,眼前的事物也变柔和,柔和到根本看不清其边界。 “山涧王,你好些了吗?” “公主,叫我小栗子。”那是他们都还在皇宫的时候,公主为他起的外号。 赢骆点点头,“小栗子,你好些了吗?” 高霖隶看着赢骆,这才发现公主只搭了件很轻薄的外莎,仔细看里面红粉的亵衣都若隐若现,他马上收回目光不敢再看了,只是目光收回来了,但是心却留在了那若隐若现的玉体之上,喉头发热十分难耐。 “公主,还有茶了吗,我有点渴。”高霖隶用最后一点清醒,又管赢骆要了杯茶水。 “喏,这还有一杯。” 高霖隶想也没想一饮而尽,这杯茶水就像是一杯滚烫的热油,彻底鼓舞了他内心的火苗,一瞬间整个身体就燃烧起来了,他几乎控制不住自己一把抓住了赢骆的手。 “公主!公主!”他叫嚷着把赢骆扯到怀里,他彻底失控了。 “小栗子,你要做什么?” 高霖隶的脑子已经不能再思考了,他不能回答赢骆的问题,只想把他的公主抓得更紧。 “公主!公主!为什么我回到帝都,你就已经被河内王的队伍迎走了呢?” “公主,为什么……为什么皇上宁愿把女儿嫁给个一无是处的纨绔子弟,也不愿意给我个机会呢?” 这个问题也问到了赢骆的心里,赢骆苦笑,她把手扶上了高霖隶的脸。 “没关系,你这不是见到本宫了嘛。”咱们可以从现在开始永远不分开啊。 赢骆一点也没有犹豫的吻上了高霖隶的唇,她知道她想要的东西只能是高霖隶给。 原本已经到了失控界点的山涧王高霖隶,怎得受得了心爱之人的这等撩拨,一切的礼仪尊卑道德伦理都化成了熊熊欲huo,俩个人不到一会儿就撕扯到了榻边。 赢骆猛得抱住高霖隶的头放置在胸前,“王爷,本宫想跟你永远在一起。” 这一刻干材烈火水乳交融,赢骆小小的巴掌脸抵在高霖诚的肩膀上,身上之人还在律动,她也跟着气喘吁吁。 她闭上眼睛睫毛根根分明,从这刻开始她赢骆要重生,她要拿回自己的一切,从此她的世界不再有神明,她就是自己的神明。 一阵颤抖之后,赢骆窝在高霖隶的怀里,他已经熟睡,她看着这张轮廓分明的脸,说不清楚自己对他是什么感情,但她得感谢他,要不是因为他的到来,自己可能早已自刎或者被人绞死在河内王宫了。 第二日太阳照旧东升,早已醒过来的赢骆还窝在高霖诚的怀里。一缕阳光照在他的眼睛上,他才缓缓挣开眼,入目的就是身无寸缕的赢骆,她窝在自己的怀里,还在小心翼翼的偷看着自己,高霖诚的心一下子收紧,他回想了昨夜的事,他居然对着公主做了如此大不敬的事。 “王爷,你不必自责,这与你无关,这都是我自愿的,我我我……就是个不知羞耻的贱妇。”赢骆掩面哭起来。 见着她哭,高霖诚的心收得更紧了。 “公主,这与你有什么干系,是我罪该万死动了邪念。” 赢骆哭得更凶了,高霖隶一时间想杀了自己的心都有了,自己怎么能做出这般禽兽不如的事情呢,看向赢骆,她身无半点东西遮体,每哭泣抽动一下,身上的白玉团子也跟着动。 这一眼看得高霖隶的喉头又紧了,让他不由想起昨晚的软玉在怀是那般通畅舒适,这不就是他想要的生活吗?和公主日夜厮守在一起,如今他这不是做到了嘛,如今他是掌握着大铭半壁江山的藩王,他配得起公主!也许他该争取一下…… 高霖隶定了定,目光赤诚得看着赢骆。“公主,如今事已至此,公主嫁与我可好?” 赢骆停止了哭泣,眼边挂着泪花看着他,样子让人无比心疼。 “王爷不嫌本宫并非完璧?” 赢骆问得那么胆怯卑微,看得高霖隶的心都在滴血,原来公主哭的是这个,他怕自己嫌弃她,怎么会呢?他爱惜都怕来不及。 “我是顶天立地的男儿,怎会因此而嫌弃公主?” 赢骆的眼泪一下子又决了堤,扑到高霖隶怀里抽泣起来,“本宫,昨夜想了一夜,王爷会不会认为本宫是个水性杨花的脏女人,每每想到这都心疼的呼吸不得。” 高霖隶摸着赢骆的头,“我是你的小栗子啊,怎么会如此想你。” 摸着手下的滑拟玉体,高霖隶不免心猿意马起来,赢骆也不是初识人事的小姑娘了,当然知道山涧王之想,当下配合着用芊芊玉手抚摸着高霖隶的胸膛。 “公主……”高霖隶没有料想公主会这般主动。 “这俩日和王爷在一起,是我曾经梦寐以求的生活。” 这句话软绵绵的像是在化在高霖隶心里,原来她心似我心,公主也中意我很久了,俯身一吻下去又是一场翻云覆雨,云停雨止后,浑身浸满了汗的赢骆躺在高霖隶的胳膊上。 “王爷,你娶了本宫,那你的原先夫人怎么办啊?” 高霖隶好像此刻才想起自己还有一位夫人的,他的躯体动了一下。 “无妨,她是知道尊卑有序的,绝对会尊公主为大。” “怎可,因该本宫为小,服侍她才是。” 高霖诚揽赢骆入怀,在她头顶落下轻轻一吻,“这事你就不要再操心了,有我在呢。”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