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上古情歌

更新时间:2019-01-12 00:14:34

上古情歌 连载中

上古情歌

来源:微小宝 作者:晴丝如线 分类:穿越 主角:萧青凤血珮 人气:

主角叫萧青凤血珮的小说是《上古情歌》,它的作者是晴丝如线最新写的一本穿越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初见,他是踏着尸山血海而来的铁血帝王,她是命如浮萍的异世女,一夜恩泽,他毫不怜惜,她含泪相迎,于他,她不过是玩物,纵情热,郎心亦如铁,于她,他也只是活命的解药,伤身不伤心。 入宫,她是位分最低的九品更衣,为了活命,于千娇百媚中夺宠,一步步成为后宫嫉恨的妖妃! 高高在上的九五之尊,享受着她的讨好、迎合、取悦,唇边勾出薄冷的笑,眼底无波无澜,他的心入了黄泉,她再妖娆深情,比不上他所爱一根发丝。 他身染瘟疫,她放血入药,他深陷敌围,她以身作饵,一日日,帝王的心一点点融化,她眸中的情越来越浓。 春三月,牡丹花开,她动心动情,对他嫣然巧笑,他却揽着另一女子,欣喜盈眸:“朕终于等到你了!” 一息情碎,功法反噬,命悬一线,却得不到他一眼相看! 情死命生,她淹然百媚下,再无真心,无情的帝王却一日日迷惑。 断崖,她翻飞如蝶:“终于能够回家了。” “不,朕不许!...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她是个有规划的人,为了提前准备,她选了非常女性、妩媚娇柔的肚皮舞。

现在,萧青蕤极庆幸当初学了这个舞蹈。

神秘的鼓点声中,一个穿着火红纱衣的女子,赤足滑进了花厅。

随着音乐的节奏,她投足、扭腰、摆臀,像燃烧的火焰那样舞动着,诱人而挑逗。

杨衍唇角的笑更大了,眼眸暗沉沉。

刚舞进来的时候,她看不清前面的人,随着越舞越近,她心跳越来越快。

那懒懒而坐的帝王,气势太逼人,被他沉渊似的眼眸盯着,萧青蕤越来越慌。

她觉得自己像是闯到万兽之王面前的羔羊,危险的颤栗,本能的想逃。

“不要怕,不能逃,要活着,你还要回家。”萧青蕤努力安抚心头的惊慌,阖了眼,“忘了你是以前的萧青蕤,从现在开始,你的角色是取悦帝王的女子,一切努力都是为了得到他的龙气。”

睫毛颤了颤,当萧青蕤再睁眼时,挣扎、痛苦都被藏进了眼瞳最深处,顶着年轻帝王迫人的视线,她眉眼带上笑。

鼓点节奏更快了,萧青蕤随着这节奏,快速的舞动臀部、胸部,面上蒙着薄纱,整个身子如波浪起伏般,急速摆荡。

妖娆妩媚,诱人挑逗。

“真是惑人。”一舞终了,杨衍看着跪在地上急促喘息的女子,轻轻吐出四个字。

安宁长公主这才呼出一口气,喜上眉梢,“能入六郎的眼,是她的天大福分。”

杨衍站起身,高大的身躯更有压迫力,他弹了下剑刃,噌的一声,入了鞘。

“阿姐府上美酒香醇,朕竟有些醉了,这身罩甲颇有些束缚,来人,侍候更衣。”杨衍临走时,淡淡瞥了眼地上的女子。

萧青蕤垂着头没看到,巨大的紧张刺激下,她手脚有些软。

“姑娘大喜。”杨衍一离开,谭瑞急忙走到萧青蕤身边,一面指挥着婢女扶起她,一面眉开眼笑的贺喜,“香汤已经准备好了,姑娘快去沐浴,陛下还等着姑娘侍候更衣呢。”

谭瑞果然准备的妥帖,又有七八个人服侍着,大约一刻钟,萧青蕤就洗好了澡,换好了新衣,重新绾了发髻。

“姑娘记着你的身份,长公主安排妥当了,你是京师附近东安府人。此去大喜,千万不要忘了。”萧青蕤出去之前,谭瑞低声说,她点了点头,这既是嘱咐更是威胁,她忘不了。

萧青蕤走到正堂门前,看着守门的两排侍卫,个个都带着彪悍之气,她心里打鼓,待传话的婢女回来躬身给她打起帘子,她深深吸了口气,迈步走了进去。

“参见陛下。”没想到皇帝就站在不远处,萧青蕤差点一头撞进他怀里,连忙跪下行礼。

杨衍已脱下罩甲,露出里面的玄色窄袖骑装,越发显得身形高大,宽肩窄腰,侵略感十足。

“起身。”

杨衍淡声叫了起,见她换了身衣裳,剑眉有些不悦的蹙起。

下巴突然被一股大力捏着,萧青蕤惊的睁大了眼眸,如受惊的小鹿撞入那双沉暗如海的眸子。

见她不复刚才的魅惑妖娆,杨衍更不悦了,手指毫不留恋的放开,挥了挥手,就要赶她出去。

一个激灵,萧青蕤清醒了,她赶在他开口之前,扑到他身前,手放在他腰间玉带上,“陛下,奴婢侍候您更衣。”

杨衍挑了挑眉,一低头看到她白如初雪的颈项,便咽下了扔她出去的话。

萧青蕤摸来摸去,解了半天都找不到玉带的扣扭,急得鼻尖都沁了汗珠。

被她一双手在他身上抚摸,杨衍一身火气都点燃了,他拽住她的双手,掐住她的腰,轻松的把她举了起来,扔到了榻上。

萧青蕤一声惊呼噎在嗓子里,还没来得及回头,背上已覆上了一具硬如铁石的躯体。

“脱了。”

萧青蕤迟疑了片刻,背后那人话里便带上了森森寒意。

她再不敢反抗,听话的褪去衣衫,夏季本来穿的就薄,褪下桃粉色襦裙,里面就是薄薄的小衣。

似乎等的不耐烦,嘶拉一声,她的小衣碎成了两半,曲线玲珑的身子,尽露了出来。

杨衍喉头动了一下,在骁骑营里撩起的热血,又喝了三四坛酒,激情来得又急又烈。

“跪下,趴好。”

萧青蕤只听到一声脆响,玉带砸落在地的声音,接着她就被身后人毫不怜惜的压着跪在榻上。

她脑子里嗡的一声,对今夜要发生的事情,她早有准备,可她没想到是以这种方式,她双膝跪在榻上,双肘支撑着身体的重量,她再没经验,也知道这种姿势太......屈辱。

见她周身白玉一般,高高翘起的臀,如熟透的蜜桃,诱人极了,杨衍身上的火烧得越来越旺,情不自禁的一掌拍在她的臀上。

萧青蕤闭上了眼。

杨衍俯压在她背上,一手掐着她的腰,一手来到她的小腹下方,烈酒燃起的兴奋太强烈,他也不在乎身下女子的感受,修长的手指直接抵到最深处。

萧青蕤蹙紧了眉头。

太紧了,杨衍等不及她做好准备,扶着紧绷到发疼的那处冲了进去。

剧烈的刺痛仿佛将身子撕裂成了两半,萧青蕤白了脸。

销魂蚀骨的紧致,杨衍满意的眯了眼,毫不留情地肆虐、占有、享受。

疼,太疼了。

萧青蕤眼泪扑簌簌的落在杏子红绫纱被上。

原来不被人温柔以待的第一次这么疼,火烧火燎的痛楚,她手指紧紧扣着纱被,脸色煞白。不知道过了多久,她疼得麻木了。

喷洒在她颈间的呼吸越发的灼热,肩头被他死死扣住,听到他低沉的哼了一声,压在她背上颤抖,同时一股热流涌进了疼痛难忍的那处。

仿佛已经等了很久,她丹田处突然热了起来,像有一股充满生气的气体产生,接着这股热热的气体向全身扩散,她紧绷的身体突然松弛,意识朦胧。

“这就是龙气吗?”

背上一松,压着她的人毫不留恋的抽身离开,萧青蕤想要回头看一眼,却眼皮沉沉的睁不开,又痛又累,意识越来越涣散,直到坠入一片黑暗里。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