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追心

更新时间:2020-02-13 22:28:30

追心 已完结

追心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无语东风 分类:穿越 主角:邵羽青羽青 人气:

《追心》由网络作家无语东风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邵羽青羽青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你是朕的,现在是,将来也是甚至永远都是!这一点你永远记住!”镜宗晏近似疯狂的宣布自己的所有权。但是很显然,对方并不这样认为,“不管你怎样认为,我只是我自己的!这一点你最好牢牢的记住。” “那你也记住朕不会放弃你的!”...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她都不知道自己的降生究竟是为了什么,好像算是父亲对于母亲的恩赐吧,但是母亲却对自己……,母亲并不是不爱父亲,相反地是很爱很爱,爱到把父亲的孩子当作自己的孩子,甚至比自己的孩子更好。

“羽青,你有一辈子的责任,那就是保护你的哥哥姐姐。”当初母亲就是这样对自己说的。从她有意识的那天起,她就是为了这个理由在学习。她即使有着优秀的成绩,不能考的超过自己的姐姐,即使有这过人的天资不能打过自己的哥哥,没有人知道,丑小鸭一般的她在内心里竟然是这样的光芒四射。

母亲是在父亲的“原配”夫人死后才过来的,在母亲全力的照顾他的孩子的同时,他为了回报母亲竟然让她有了自己。不知道对于自己来说这是多么的不公平,多么的嘲讽。自己的出生竟然是一种恩赐?

“青儿,起来了,来吃早饭。”邵母很和蔼的招呼着自己的女儿,但是饭桌上其他的人却不是很愿意的样子。

看到了哥哥姐姐的脸色,为了不让母亲为难,她强自扯开一个笑容,“不用了,上课快迟到了。”为了证明自己的话,邵羽青开始向门厅跑去,不顾身后传来的冷冰冰的话语。

“哼,真不知道她是不是爸爸的亲生女儿,怎么还会在乎在学校里的那点东西,那些东西我在七岁就全部掌握了。”大姐邵逸紫在一边有意无意的说着。

大哥邵逸简看了消失在门口的身影一眼,用自己可以听见的声音说着:“她应该不是那样简单吧。”

“注意你的用词。”邵莫凌看了看一边的妻子,注意到女儿的话有些重了。

“我吃饱了。”父亲很少责怪自己的,今天竟然为了那个女人,逸紫有些生气,拿起书包就要离开。“父亲,我和逸紫一起去。”邵逸简也放下了刀叉,准备上学。

看着空旷的餐厅,母亲歉然的看着还在吃饭的父亲,“对不起。”

“好好在家里呆着,我要走了。”他也放下刀叉,没有再看母亲一眼。

等到父亲出门的声音响起,母亲再也忍不住掩口轻轻的哭泣。

“还是一样的无聊,啊————”邵羽青在空旷的校园里大喊一声,今天还是来早了,没有人,有些时候就需要发泄一下。

作为父亲的女儿,确实应该为有一个这样的父亲而骄傲,他年轻时是商业的奇才,现在应该算是拥有一片自己的天下了。他年轻的时候娶了同是商业上的才女的女人,然后有了一对龙凤胎的儿女,这下算是爱情事业两得意,但是上天还是挺公平的,在她诞下孩子的第二年就死与车祸,父亲自然是很伤心,但是看这两个嗷嗷待哺的孩子,他还是接受了自己的母亲,母亲有着美丽外表的同时也有着与世无争的心,也许这才是赢得父亲的赞同的原因。

于是在那一对兄姐的面前,自己和母亲的存在就显得非常微妙,但是还有另一个原因,就是她的容貌,本来是倾国倾城的脸上多了一块可以遮住四分之一的青印,这不是胎记,但是却是母亲硬要她带上的“胎记”,还有那漆黑的瞳孔里仿佛藏着无限的活力,一切的一切都是母亲希望自己的孩子平凡,甚至是不如一般人。一种特殊的颜料遮起了美丽的容颜,深色的隐形眼睛遮住了美丽的眼瞳,总算是在小风小浪中过了十六年。

走进教室,照例是低着头,她在人群中总是显得那样的平凡,人们好像很容易忘掉这个人的存在。默默的看着课本,其实只有她自己知道,她同样拥有着超人的智商,那些东西她早就熟透了,但是她总是处于中等水平,不上不下的成绩,没有人回怀疑,甚至连一个朋友都没有,因为有了朋友就会有人分享这个秘密,母亲会不高兴的。受了哥姐的气的母亲,她总是无力拒绝她的任何要求。

“呀,廖氏的公子转到这里来上学了。”班上的花痴女们奔走相告。

“就在外边,啊————,真的很帅啊。”人们争先恐后的跑出去。

邵羽青随意的瞅了一下窗外,一个充满阳光的少年就是那样随意的站在树下,微风中他额前的碎发随风飞扬着,散发着让人舒服的气息,他对着周围的人耐心的笑着。一看就知道是在阳光下长大的,自己的心里还是有一丝的羡慕。

“笑的太假,又是一个吃闲饭的,有什么好看得。”她正要回头却对上了他的双眼,本是随意的一看,但是随后他的眼神里多了一丝探究,最后还是绅士的笑笑,邵羽青不屑的转过头去继续自己的“学习。”她开始回想昨天听到的关于企业管理的事情,反正是不能向那个老师提问,要不自己就露馅了,她始终不明白为什么父亲会容忍自己这个不是高智商的人一起听课呢,是为了衬托那两个孩子吗,不管怎样自己应该感谢他。嘴角开始不由得上扬,终有一天我会带着母亲离开的,而且我会好好的“对待”我的兄弟的。

人都是要发泄的,压抑的太久,人的神经会受不了的。

尤其是象邵羽青这样的人,如此的压抑,她要怎样释放自己呢。

将近午夜的时间里一个黑影闪过,虽然裹着面纱,但是一双眼眸却是格外的闪亮,她用尽自己的力量,迅速的奔跑着,不时的跃起,就像是一个中国版的蝙蝠侠,确实也只有大侠这个词可以形容晚间的她。手中的银丝不断的抽回,她也不停的跳跃着。她出生的时候有人说她的命运是不一样的,所以要学一些东西防身。

一个小胡同里不时的传出呼救的声音,女生的尖叫,不知道又是那家的孩子出来遇到坏人了,这种情况在她出现以后就好多了,总是狠狠的教训那些家伙,她停下脚步,慢慢的向里边移动着,正好找到一些发泄的东西,这里的小混混应该早就被自己教训惨了才对。

“墨瞳!”“他出现了”

如同见鬼一般的,那些人向四周涌去,露出了中间衣衫不整的女孩,一个染着黄发,抹着厚厚眼影的女孩,应该是刚刚学坏的孩子,现在认识到自己碰到坏人了吧。

“你们……”正要教训这些混混,只听见那个女孩呼痛的声音,“痛!”

这帮混蛋,竟然还对她出手?真是不可原谅,连忙过去扶住那个女孩,“等着,我要好好教训你们!”

“小姐你……”还没有说完,女孩的眼里闪过一丝算计的光芒,下意识的邵羽青向后退了一步,但是女孩手里的刀还是划破了她额手臂,鲜红的血液汩汩的流淌着,“你!”

看着周围的人发出得逞的笑容,上当了。

“我们哥们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开荤了,都是你,把我们逼到这个分上。”似乎是老大的人,淫笑着靠近她,“墨瞳的味道,我们应该尝尝,应该好好尝尝。”

眼睛里发出愤恨的光芒,“你们以为这样就可以把我怎么样了?”虽然知道自己的情况不是很好,但是应该吓吓他们,否则自己真的没有活路了,说着强自动了动被刺伤的手臂,痛,但是脸上不能有任何的表情。

“我们没有别的机会了,如果放掉她我们一定没有活路,你们认为这个女人会放过我们吗,不要太天真了,倒是把她作为礼物献给少爷才有几分活路,煽动性的话语让几个刚才有些犹豫的人的目光变得坚定起来。

糟了。邵羽青不得不做好战斗准备,虽然不知道那个少爷是谁,但是凭借直觉她知道那样的话自己的生活就被打断了。看着冲上了的人,她的眼神也变得凌厉起来,这都是你们逼我的。

腰中的匕首上下翻飞着,一道道的光亮泛起了一道道的血注,不知道来自哪里,不知道是谁的,只是眼前的人变成了原来练习用的靶子,她没有再次犹豫,眼前的情况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不知道过了多久眼前的人,可以站着的就剩下几个了,看着浑身是血像个修罗一样的的邵羽青,他们仅存的一丝勇气也已经消失了,不停的打颤。

“你们真是找死。”闪闪发亮的剑似乎觉得可以饱饱喝上一顿了,发出了愉快的声响。

“不要啊,放过我吧,我不想死,我是被逼的。”一个尖锐的女声适时的响起,这时的邵羽青也缓过神来了,自己在做什么,自己从不杀生,这是自己的原则啊,难道因为自己的一道伤口就杀掉那些人么。

转过身去,把后背亮给这些吓着的人,“今天就放过你们,下次在让我碰到就不是这样简单了。”虽是这样说,但是下次真的会杀掉这些杂碎么,应该是不会的。

走出胡同没有多远,一个脚步声传进她的耳朵,有一段时间了,难道他们还不死心,这帮人真是……

“出来吧。”邵羽青凌厉的说着,但是手臂的血还没有止住,这个样子吓唬人有些好笑。一个有些眼熟的身影映进她的眼帘,是他!那个什么廖氏的公子,一个家族公子为什么会在这里?

“为什么跟着我。”她闪着墨黑的眸子,直直的盯着他,真是的好事的人。

看见那样的眼睛,他不禁有些走神,看来自己接受的训练还是不够啊,“你的伤口还在流血。”

没有平时那样的温暖,邵羽青不禁一愣,难道他的温暖都是装出来的,看来自己的演技还是找到对手了。“没事!”原来就是想说这些事,邵羽青继续着自己的脚步。

看着她离去,自己竟然有些不舍,身体比意识更加快的作出反应,“等等。”

停下脚步,没有说话,甚至没有转身,静静的等待着他的下文。

“我想和你比试。”说出来就后悔了,但是黑道上的墨瞳是自己的目标啊,看见真人就开始想自己的目的了,可是她现在的样子是不能在接受自己的挑战了,那样不是自己的风格。

“哦?”转过身来,虽然很多人向她挑战,甚至有不少人在打听自己,准备向自己挑战,但是连他也是这种趁人之危的小人么,不禁有些失望,其实也没有什么,这种少爷又怎么会有江湖意气。

看着她眼中闪过的一丝轻蔑,他的心里不禁苦涩万分,“但是我是不会占你的便宜的,我们再约时间好了。”

闪亮的眸子里没有任何的波澜,只是微微的点头,怕如果自己不点头,就回不去了,这个人到底是什么意思还真的不明白,我不能有事,如果我出事了,母亲以后就更没有依靠了。

“但是我要见一下你的容貌。”虽然蒙着脸但是直觉告诉自己,眼前的人是一个美女,应该见一下闻名天下的墨眸。

深沉的眼睛显示她生气了,但是自己已经没有能力和他动手了,自己的伤已经支撑不了一会了。

见她没有说话,廖及恩慢慢的走向她,算是期待以久的愿望了吧,他有些轻颤的伸出手。

充满警戒的黑眸一闪,身体向后退去,仿佛已经料到她这样做似的,廖及恩的身体也开始动了起来。

“痛!”轻轻的呻吟显示着现在的人身体的不适,身体不由的一缓,就是这一刻的滞后,黑色面纱已经在他的手中了。

虽说由于失血过多,眼前的佳人已经略显苍白,但是丝毫没有降低她的美丽,这样只是添加了一些楚楚动人,小巧精致的鼻梁,略微泛青的嘴唇,最让人离不开眼的还是那双会说话的墨黑的眸子,清秀的如出尘的仙子。

就在他失神的一刹那,手中的银丝已经放出,身体也不见了,一阵微风吹过,一股幽香袭来,廖及恩竟完全迷失了。我会得到你。

处理好伤口的时候已经半夜两点了,没让母亲知道,幸亏现在是春天,绵制的衬衫遮住了包的严密的伤口,只透出了淡淡消炎用的酒精味。照例没有吃早饭,匆匆的出门了。

手里拿着刚从快餐店拿来的汉堡和牛奶,找了一个隐蔽的地方,邵羽青开心的享受着属于自己的早晨。但是随后而来的声音打断了她,“怎么来的这样早?”

真是个烦人的家伙,廖及恩。她下意识的抚上受伤的手臂,后来发现不对,临时把动作做成挽袖子。

“没什么,不喜欢家里的早餐。”对上他的眼睛。

他不客气的坐下,轻轻的嗅着清早的空气,但是一双剑眉很快的皱了起来,但是随后又放下了,微微一笑,“是吗,我也不喜欢,以后我们一起吃如何?”

没有接受这样的邀请,站起身来,拍拍屁股,“不用麻烦了,我喜欢一个人。”他可是一个麻烦,和这样的人一起吃饭,明天自己的私生活就会受到严重的干扰。

“墨瞳!”他试探性的喊着前边的人。

没有回头,继续的走着,但是快要消失的时候传来她的声音,“不要再试探我,我只是一个普通人。”

他没有跟上她的脚步,看着逐渐消失的人,嘴角泛起了得意的笑容。

依旧是沉默的人,她静静的坐下,静静的看书,但是心里却不似表面这样的云淡风轻,他是不是看出什么来了。

突然她觉得班上的吵闹声好像不见了,对于环境如此敏感的她,始终觉得有自己不喜欢的人出现了。

“嗨。”微笑着看着冷冰冰的人,但是丝毫没有得到应有的回应。

没有回答,只是看了一眼,然后继续的看书,糟糕,这样下去,自己的生活就麻烦了。

“什么态度么,竟然不理人家。”“就是!”一边的花痴女看见自己心里的白马王子看着这个丑女已经不爽,再看她一副爱答不理的样子,更加不爽。

之见他把头低下去,靠在她的耳边,悄悄的说,“我们找个地方好好谈谈吧,要不……”他看着羽青变得铁青的脸色调笑的说,“我就当众宣布,你是我的女朋友。”

“你敢!”虽然是咬着牙说出来的,但是她的脸上依旧挂着笑容,这样看上去就像是两个人在说悄悄话,很是亲密。“试试?”该死的他的笑容怎么这样假。

廖及恩带头离开了教室,后边跟着一脸不情愿的邵羽青。

还是那颗树,这次倒是他先带头坐下,“你是墨瞳。”这不是问句,是肯定句。

“墨瞳?是什么?”一般的学生自然不会知道,墨瞳是什么。

“不用再装了”,他很迅速的抓住邵羽青的左臂,虽然没有叫出声来,但是痛苦的表情确实证明了这里有伤。“为什么,为什么猜中是我?”没有什么出众,相貌平平的她,无论如何也不会让人与墨瞳联系起来。

“你知道么,你的眼神很特别,当我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你看我的眼中应该是嘲笑,不屑?这可是我第一次遇到这样的学生啊,我只是试试你,但是你身上有淡淡的酒精消毒水味和那种与墨瞳身上相同的味道,还有这相同的伤,你怎么解释。”

“我是,但是这好像和你没有什么关系吧。”看着眼前一点温柔也没有的某人,邵羽青也开始有了一点墨瞳的阴冷。

“我想和你比试。”但是更想拥有你。

“我既然答应了就不会食言。”邵羽青开始想离开这个地方。

“不,我不喜欢把自己的事情放给别人处理,我要跟着你,直到我们比赛完毕。”痞笑着看着眼前不是很愉快的人。

“现在开始吧。”要是有一个这样的人天天跟在自己的后边自己就不要活了。

“NO,NO.NO.你现在有伤,还是等你好了再说吧,我可是个绅士。”开玩笑,要是现在比完了以后还有什么理由跟着你。

“你!”

“好了,要想摆脱我,好好养伤吧,对了还不知道你的名字。”

“有能力找到我的班上,一定知道了。”真是个麻烦的家伙。

得了一个没趣,但是廖及恩并没有退缩,“我看你天天不吃早饭,要不从明天起我们一起吃吧,就在这里。”不知道为什么,天天都来的这样早。

“不用了。”看来是没有什么了,邵羽青开始向外走去。后边的人也没有再次拦截,因为上课铃响了。

“你怎么在这?”早饭的时候看见羽青,逸紫有些吃惊有些不悦的问道。

“没什么,想吃妈做的饭了,怎么,大姐有意见?”说出口以后,羽青有些吃惊,平常的自己是绝对不会顶撞这位姐姐的。

惊讶于妹妹的语气,逸紫有些受不了,虽然这才是邵家人的风格但是妹妹的态度对自己以后的处境好像不是很好。“当然没有。”逸紫笑笑坐在对面。

没有想到她就这样算了,以后还是不能太忍让了。都是那个人逼的,要不然自己不会处在这样的环境中。

一连几天看不到她了,除了在教室的窗口边可以看见外,这样的他有些毛躁,看来今天晚上手下的兄弟又要倒霉了。廖及恩痴迷的看着窗内的侧影,没有注意到周围的兄弟都莫明的看着自己的老大。

这些天自己的伤口已经好的差不多了,应该出去透透气了,虽然他没有再次在自己的教室里麻烦自己,但是窗外的身影自己可是看得清楚,真是麻烦的人。

墨瞳,黑衣的她再次的在大街上发泄着,但是顾及自己的伤势没有大动作的运动,毕竟好好教训那个小子的机会就在眼前了,不能因为伤口作罢,自己一定不着会放过的。

“不要!不要过来。”又是女子的尖叫,怎么那么多的笨女孩,看来自己的闲事还是得管,不过轻一点就是了。

“哈哈,学生妹,陪哥哥玩玩。”然后又是一阵尖叫。

笨啊,只是叫有什么用,但是一听到是学生,邵羽青的步伐更加的快了。

但是想不到的是,这次竟然是熟人,大姐!她不是和自己的男朋友出去了么。

“那个小白脸已经自己跑了,别想逃走。”“不,我给你们钱,你们放过我吧。”

“不用了!”羽青就是那样的注视眼前的这些人,竟也就然欺负邵家人,你们真是找死,如果出事的是自己罢了,偏偏是自己的姐姐,真是得好好教训。

“墨瞳,你,我们井水不犯河水。这个女人是我们打算孝敬我们老大的,你不要想……”

又是那个老大,难道他有收集美女的癖好,真是不理解,但是这次不行,“不行,邵家人我是不会让给你们动的。”

“你,好,这次就算了。”混混头还是挺精的。“快走!”说着要带着小弟闪。

“你!”不知道怎地,逸紫觉得自己的救命恩人自己很熟悉,刚才他还说邵家人,难道自己认识?“我们可是认识?”但是没有人有这样一双诱人的墨瞳啊。

“不认识。”躲避着逸紫的眼神,千万不要看出什么破绽啊。

“不许动!”

糟糕,看着混混拿着枪慢慢靠近的影子,怪不得刚才跑得这样容易,邵羽青直觉觉得这次要惨。

“紫大侠,这次终于逮到你了。”狞笑着,黑洞洞的枪口使得逸紫双腿不禁软了下去。

真是没用的女人,羽青看着倒在自己腿边的女人,不禁摇摇头。

“哪有,呵呵,同志你来的真不是时候。”痞痞的声音从没有像现在这样好听,随后以极快的速度卸掉了前边人的枪,“还不快走!”

“喂,我的小紫赶紧过来吧。”本来是说羽青的一段话,但是听到逸紫的耳朵里就不是这样了。她整了整麻木的双腿向廖及恩跑去。

廖及恩不由的皱了皱眉,“你不会真的等我叫你的名字吧,亲爱的。”对着这个甜腻的叫法,羽青不禁起了一身的鸡皮,但是姐姐在不能反驳。等到羽青走得足够近了,他霍的伸出一只手揽住了早就想揽在怀里的人。

轻轻的颤抖了一下,耳边传来该死的声音,“不要动,小心你的姐姐哦。”没有再挣扎,但是闪亮的墨瞳里透出生气的眼神。

“你送她回家。”在他耳边轻轻的说,这是个祈使句,但是在别人看来就是情人间亲密的话语。

“好———”很无奈的发出了这样的声音。

“他真的很帅啊,……”实在听不下去姐姐对那个无赖的赞美之词,羽青只吃了几口,迅速的上学去了。

不知不觉的又来到那个地方,这里也算是两个人的老地方了。

“怎么?想我了?”痞痞的声音再次响起,要是他总是保持那种酷酷的样子也比这样强。

“不,我只是想说,应该谢谢你。要不我就送给那个什么老大了。”虽然还是不带任何表情,但是如果邵母在的话应该很吃惊,她的女儿不再冷冰冰的了。

“早知道是这样的话,倒是要好好考虑要不要救你。”廖及恩用自己才能听到的话小声说着,但是招来了羽青一个疑问的眼神,于是立刻扬声道:“没什么,如果你觉得有必要报答一下的话,要不答应我得一个要求怎么样?”接着扬了扬手里的快餐,“应该没有吃早饭吧,一起怎么样?”

“这算不算一个要求?”羽青略带笑意的看着眼前的颇为帅气的男孩。

“那怎么行,不能便宜了你。”欣赏的看着眼前不再冰冰的女孩。

羽青没有再次拒绝,毕竟自己还真是有些饿了,说到底还是眼前这个人害的。

“我决定了,你今天中午到这里来,我告诉你报答方法。”看着羽青的疑问眼神,他连忙补了一句,“放心不会是什么坏事。”

这个早餐吃的有些急促,但是羽青觉得能够迅速的逃离也是件好事。殊不知一件很让人意外的事情正在准备中。

“这是什么意思?”羽青看着眼前大约有一人差不多高的白色小狗熊,有些不明白眼前这个男人是怎么想的。

“不要想的太好了,这不是送给你的,”这样的话才放松了她的警惕,她的心智早就过了玩这种东西的时候,不过听到不是自己的时候竟然有些失望。“你就抱着它微笑着在校园里走上两圈,不管什么事情都不要停,这样就可以了。”说完还奸笑了一下。

“真的?”这样对他有什么好处啊,真是莫名其妙的人。

但是真的这样做的时候却是困难重重,一些花痴女就像是要吃掉自己似的,一路上羡慕、嫉妒的目光刺在她的身上如坐针毡。

“大嫂!”甚至有些校外的小混混都在喊自己大嫂,真是不明白。

“给!你到底干了什么!”羽青的神情表示着她这次真的生气了,把那个很多人羡慕的公仔一下子塞到他的怀里。

“没什么。”笑得真假,但是羽青的眼神明确表示她不相信。

“真的,我可是什么都没有说。我可以发誓。”

“什么都没说?那你都做了些什么?”挑出了语病。

“没有什么,也就是我也抱着它在校园里走了两圈。”送公仔已经是男生追求女孩的一个普遍用的办法,难怪!

“那你的身份到底是什么?为什么那些混混都叫我大嫂,难不成你还是混混头?”今天的事情很不对。

“你知道那些人口中的少爷是谁么?”他的眼神已经没有了原来的调笑,看来这件事是正经事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