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天价农妻求上位

更新时间:2020-02-12 01:58:25

天价农妻求上位 连载中

天价农妻求上位

来源:花生小说 作者:柳意 分类:穿越 主角:白玉珩楚寒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天价农妻求上位》的小说,是作者柳意创作的穿越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刚从冰窟窿里上来就被一顿拳打脚踢,哎呀我的爆脾气,欺负姐姐我没倒过来时差?削伯娘,揍婶子,砸叔叔,楚寒那泼妇的名头转瞬打响!看着那无良的小相公,楚寒撇嘴,这么精明咋还让人欺负了这么多年?男人曰:天时地利人和,缺一不可!呵呵,呵呵,我是天时呢还是地利还是人和呢!娃们抚额,唉,一孕傻三年,她们家的娘啊,这智商就从来没在线上,心疼爹!...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后来了解软骨病大多发生在小儿时期,但少年因为骨质钙化也不是没有。

她刚才要不是吃肘子想到这骨头补钙,还真没往那想!

这么一寻思,心里顿时就亮堂了,若真的是软骨病,那到好弄了!

毕竟白玉珩这腿还不算太严重,维生素D和钙补足了,还是可以重新站起来走路的,也顶多就是腿形不好看呗!

不过有什么关系,这里又不穿紧身裤,谁能看出来?

于是捧起碗大口吃饭,“快吃快吃……”

白玉珩哪里知道她想些什么,总之被她扔了腿之后,就觉得心里怪怪地,这会吃了半碗饭就吃不下去了,清悦之音响起,“我吃饱了。”

楚寒真没注意他的情绪,几口将饭扒干净,招手叫过了小二哥将剩下的饭菜打包,拎着往外走的时候,因为还要扶着白玉珩,差点就跟进门的两姑娘撞一块。

她急忙说了句“对不起”,结果对方却狠狠的白了她一眼,嘴里续着先前的话也没停下,“……那几个臭婊子,竟敢说本小姐的舞不如香凌那婊子跳的好看……要不是高公子在,我非撕了她们的嘴不可……”

她身后跟了个朴实无华的小丫头,正小意地哄着,“就是,她们就是没品,小姐的舞蹈是她们能欣赏得来的吗?咱不气了,没得伤的还是咱自己……”

“那个骚蹄子……啊……谁教我一支舞让我今晚夺得头筹,我就给她十两银子……”

楚寒原本扶着白玉珩往外走,只不过听到这话,那脚步就慢了一点,十两银子啊,要不要赚?

当然要赚了!

于是扶着白玉珩又走了回来,将他往椅子上一放,一脸斗志昂仰地走了过去,“姑娘,我可以教你一支别人绝对惊艳的舞……”

“啊呸!瞧你这副穷酸相,你还会跳舞?”

那姑娘是一点面子没给,满嘴的唾沫星子直喷的楚寒满脸上。

楚寒那叫一个呕啊,伸手抹了一把,“一嘴的粪味,难怪被人挤兑,看着是一张人嘴,却不会说人话!别说是十两,一百两我都不伺候!”

结果一回身,一个银光闪闪的大银锭就落在了她的眼前,“就冲你这句话,这十两银子我就白送你了!”

妈啊!天上掉陷饼了!

“香凌,你个不要脸的骚货,你竟然跟着老娘……”先前那女人瞬间就像炸毛的鸡一样,顿时开骂。

只不过这叫香凌的却是听而不闻,仍旧看着楚寒,“若真是一支惊艳的舞……别说是一百两,二百两我也给了!”

楚寒手里掂着银子,目光扫了眼先前那女人,轻轻一笑,“她都不信我,你怎么就信了?”

香凌掩唇一个飞眼送打到了白玉珩的身上,差点没将白玉珩给打地上去。然后掩唇娇笑地拐了一下楚寒,“你男人啊?”

楚寒往后站了一步,没理她。

那香凌就叹了下嗓子,“我呀……就喜欢跟她对着干,她往往不喜欢的,其结果都会给我带来特大的惊喜,你说,我干嘛不试试呢?”

“你个臭婊子,你凭什么跟我比?要不是看在高公子的面子上,我早撕烂了你……”

香凌手捻帕子赶苍蝇一样挥了挥,娇娇柔柔地往椅子里一坐,“我说百荷啊,咱俩半斤八两,别一口一个婊子,显得没品极了。”

只不过楚寒的双眼却盯在她手中那帕子上了,怎么瞧着都觉得那上面的图案有些熟悉,心下快速翻转,就说了一句,“你这帕子真好看。”

香凌嘿嘿一笑,“那是当然了,这帕子可不好买……一般人也买不起,是吧百荷姐?”

“我一个唱戏的怎么能跟你一个舞妓比?”百荷酸溜溜地说道。

“谁说不是呢,我这个舞妓恩客多,不像你……遇上的竟是一些穷书生……哎哟,小丫头,咱们走,教我跳舞去……拿了银子,姐姐请你吃茶!”

香凌挤兑完了百荷,扭着那水蛇腰站了起来,拉上了楚寒就往外走。

把一旁的百荷气的恨不得生把刀出来捅死她。

可好巧不巧的,门口进来一贵公子,硬生生地把百荷那扭曲的脸给正了过来,就听百荷娇滴滴地唤了一声,“高公子……”

楚寒默默退到一旁,扶起了白玉珩往外走,她算是看出来了,在这什么高公子面前就是一山不能容二虎,除非一公和一母,这两母老虎,那不掐才怪!

把白玉珩放爬犁上安顿好后,并没打算走,白玉珩便挑了眉,冷冰冰的小脸上看不出他在想什么,只道,“你会跳舞?”

楚寒蹲在爬犁边上看他,“我会的话,你会厌恶吗?”

患直男癌的生物在现代都一大把,更何况在这古代。也不知道眼前这小男人,是不是?她摸了摸下巴,万一白玉珩也有那毛病……她踅摸,趁他年龄小,赶紧洗洗脑,免得将来自己遭罪!

却听白玉珩淡淡的说了一句,“无所谓。”

嘛?几个意思?

楚寒还没捉摸明白他这三字的意思呢,身后就传来香凌那拿娇的声音,“小丫头,你怎么走的这么快呢?”

楚寒冲她一笑,怎么说人家白送了十两银子呢,“等你呢!”

结果香凌却盯上了白玉珩,“小男人,你腿怎么了?”

白玉珩便眼观鼻鼻观心,像个入定的老和尚。

香凌撇嘴,秀帕一挥,“真是讨厌啦……小丫头,这么没趣的男人,姐姐看,不如趁早丢了,你跟着姐姐混,姐姐保你吃香的喝辣的……”

“无聊!”白玉珩低语。

香凌瞬间掐腰,“无聊,姐姐看,跟你在一起才最是无聊,你看看你,三棒子打不出一个屁来,就这样的,你怎么哄媳妇?媳妇跟着你,那就是个老妈子奴才命!”

“……哼!”白玉珩冷哼一声,低头数蚂蚁去了。

“咳,不是要学舞吗?走吧,但有个前提啊,不去你那舞坊,再说我还得给你配衣服并且我这里有一堆东西要卖,时间紧着呢!”说着拍了拍她的包裹,只是眼中快速闪过一抹精光。

那香凌好奇抓了过来,“什么……”结果就看到她瞬间瞪大了眼睛,“天啊……这这这……”

楚寒一副畜生无害的表情,眨着眼睛看她,“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

“哎哟走走走……”香凌一把拉上楚寒,头也没回地对跟着她的小丫头道,“小珍,把这闷骚的小男人带上,锦绣坊见!”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