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红楼之禛惜黛玉

更新时间:2018-12-05 14:43:57

红楼之禛惜黛玉 已完结

红楼之禛惜黛玉

来源:追书云 作者:梅灵 分类:言情 主角:黛玉林如海 人气:

火爆新书《红楼之禛惜黛玉》是梅灵所创作的一本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黛玉林如海,书中主要讲述了:她,眉如黛,人如玉,他,活阎王,冷面佛,相遇,或许注定了纠缠,生命的纠缠,或许注定了相守。一部红楼,那是半壁江山,不知道多少人感叹,红楼未完,但是真正的结局却已无人知晓。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能教养出如此的女儿,哪里能是寻常的女子?

凤姐儿忙执起了黛玉的如玉温润的小手,细细打量了好一会,才笑道:“何尝是凡人了?那水灵灵的芙蓉花,也不及这妹妹一零儿呢!这样通透了的人,竟是仙女儿了!亏得老太太还说是外孙女儿呢,我瞧竟是嫡亲的孙女了!”

贾母听了这话,倒也十分欢喜,笑对黛玉道:“这是链嫂子,你只管叫她凤辣子就是了!不过就是一个泼皮破落户儿!”

黛玉方以嫂呼之,见过了之后,凤姐儿方又送她坐回贾母身边。

娘儿们几个说着闲话,因见黛玉年貌虽小,却怯弱不胜,颇有一段自然的风流态度,这种达于极点的婉转,却又非常人可有,却也知其必有不足之症,不自禁地都询问得了何病,现吃什么药。

黛玉回说吃人参养荣丸,贾母立刻就叫人配去,又叫黛玉想什么吃的玩的,尽管和凤姐儿开口要。

用过了晚饭,黛玉的Nai娘王嬷嬷方和雪雁雪鸢三个上来磕头,请问黛玉的房舍。

雪雁憨厚,雪鸢机灵,年纪也都是十岁,其实已经可以使唤得了,偏贾母只恐委屈了黛玉,故道:“这两个丫头年纪小了一些,也怕这玉儿不大遂心是有的。鹦哥儿,打今儿起你就伏侍了姑娘吧!”

一个瓜子脸大眼睛的丫鬟忙上来应了,对黛玉磕头,道:“见过姑娘了!”

黛玉忙亲身扶了她起来,只见她也就比雪雁雪鸢两个大一两岁,却是浑身透着一股温柔气,道:“此后就有劳姐姐了。”

鹦哥也很喜欢眼前这个知书达礼的姑娘,那一身隐隐中的高华和书卷气,竟不是自家的几个姑娘可以比得的,自己看着也觉得很舒心,忙道:“这是鹦哥应该的。”

鹦哥忙扶着黛玉坐回了贾母身边,可巧烛光一照,黛玉胸前的那块温玉顿时流光泛彩,炫目夺人,极是新异。

凤姐儿奇道:“这是什么东西?竟是没见过的!”

黛玉微笑道:“只是幼时父亲之友送了给的一块玉佩,因说对身体好,故而常佩带在身。”

凤姐儿便笑道:“瞧这颜色如黛,倒果然是黛玉了!可巧宝兄弟有一块宝玉,倒也有趣。”

黛玉自知贾家有一命根子,乃是衔玉而生,名叫宝玉,比自己大了两岁,却极顽劣,不喜读书,只喜内帏厮混,又因外祖母溺爱非常,故无所不做,无人敢管,她家教甚好,也不在意,故也不多说。

说来倒也巧,才用了晚饭没多久,那宝玉就回来了,黛玉虽疑惑似是见过此人,因此面熟,却也并不多说,哪里知道宝玉见黛玉恍如天仙下凡一般,比众姐妹更胜十分,不由得喋喋不休,可巧也见到了黛玉胸前的温玉之后,反更高兴,只扭着身子要和黛玉住一屋,睡一床。

黛玉心中品度宝玉,见他金冠绣服,举止文雅,虽秀美出众,但和父亲相比,父亲是清秀中带着爽朗气,他却不免多了几分女儿气,想来是自幼在姐妹丛中厮混的缘故,只听了他话,便有些心中不悦,道:“二哥哥这话差了,男女七岁不通席,虽然黛玉六岁,但是终究是男女之别,如何能住一屋睡一床?传了出去,倒叫别人说黛玉孟浪了。”

贾母亦道:“正是这话儿呢,因此玉儿住在碧纱橱里面,宝玉住在碧纱橱外面。”

因此晚上的时候,黛玉便住在了贾母的碧纱橱内,宝玉住在了碧纱橱外。

宝玉的Nai娘李氏和大丫鬟袭人陪侍在外面大床,鹦哥便与王嬷嬷陪侍着黛玉,黛玉因想起这里到处可见养的鹦哥,故给鹦哥道:“此后你便改了紫鹃吧,鹦哥儿这名字,倒像是叫鹦哥儿了。”

鹦哥笑道:“姑娘给取的名字,果然是与众不同的,此后我就是紫鹃了。”故改了名字不提。

贾家规矩,凡是丫鬟下人,给了哪个主子,就由着哪个主子改了名字的,故此贾母等人也不在意,反称赞黛玉所起之名洗尽Chun花腊梅,反而清新别致。

自从黛玉居住在了贾府,贾母是万般怜爱,一色衣食起居皆如宝玉,迎Chun等姐妹自然靠后。偏生这宝玉也淘气,素日里就喜欢在女儿堆里玩耍,如今见了一个神仙似的的妹妹,自然把素日里的姐妹都抛到了脑后,和这黛玉最是亲密无间,众人也颇感诧异。

黛玉虽伤于母亲兄弟之死,如今寄居此地,也都是无可奈何之事了,住了几年,因着贾母疼爱,倒也自在好些。

这日一早,黛玉正在房中解着白玉九连环玩耍,忽见紫鹃进来道:“那薛家的姨太太进京来了,带了哥儿姐儿来,现在老太太屋里呢!”

黛玉道:“怪道我听得一阵吵闹声,却原来有亲戚来了。”

宝玉虽和黛玉比旁人交好,但是黛玉却是淡淡的,加上素日里的教养如何能抛?这里又是有规矩的人家,故早已和宝玉分房而居,她仍住在贾母里间,宝玉却搬到了暖阁里和贾母一起住。

黛玉生Xing懒怠,原本不欲去的,偏生又有贾宝玉进来,道:“林妹妹,那宝姐姐,真如一朵水灵的牡丹花儿,竟也是绝色的人物,另有一种妩媚风流,你快去瞧瞧!”

见他一副见到了新鲜的样子,黛玉心中不悦,淡然地道:“我有些累了,明儿再见吧!”

宝玉连忙跑了上来,伸手就要摸黛玉的额头,黛玉一挥手打掉了他的手,道:“作死的,又动手动脚作什么?”

宝玉一呆,雪雁走了过来,拿着一只小匣子给了黛玉,憨厚地道:“姑娘,这是方才从箱子里找出来的,姑娘看看!”

黛玉不再理会宝玉,随手打开了匣子,却是满满一匣子的腕镯戒指簪环钗钏等物,各色精巧新雅,隐隐带着一股脱俗。

黛玉本就是极有见识的人,见了这些首饰,金玉宝石珍珠皆有,却都十分清雅,也明白都是极名贵之物,可是却并不是自己的,只疑惑着怎么在自己箱子里找到了?方欲问雪雁时,不由得轻笑出声。

怎么能忘记了?四爷可也在京城中呢,好似父亲曾托付过他,因此他身边的高手也总是可以在这里来去自如,常常会送一些稀罕东西过来,想来这匣子首饰也是他打发了他身边的高手送来的了。

黛玉望向了雪雁,果然她点了点头。

宝玉却忙伸手拿了一支白色珍珠象牙小簪,道:“好精巧的首饰!林妹妹,你的这些首饰都好漂亮,要是姐妹们也都有就好了!”

黛玉更自不悦,道:“人家的东西,作什么随便就拿了的?再说了,难不成我的东西就偏要所有姐妹都有不成?”

或许是因为是四爷送的东西,所以黛玉从来都不另送了别人的,伸手从宝玉手中拿了回来,连着手中的匣子一并交给了紫鹃和雪雁收着。

因此黛玉也并没有去见那个新来了的薛宝钗,只到了次日,就隐约听着些许丫头饶舌,说是宝姑娘带了一把金锁,是个和尚给的,都说是有玉的方可正配。

这种说法自然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了,黛玉此时虽然心中冷笑,但是却也并没有说什么,只是对着镜子梳妆,梳着小巧的飞燕髻,越发显得桃腮杏眼,温润如书,菱嘴圆润,不语亦伤,发上簪了一枝极精致极玲珑的黄金小凤钗和那支白珍珠象牙小簪,秀发飘逸,却更显得清丽绝俗。

雪雁一面替着黛玉打叠衣服,一面道:“据说那金玉上的话儿还是一对儿呢,倒不知道他们是为的什么来的,昨儿个老太太和二老爷也都挽留住下来了,此时住在了东北角上的梨香院。”

然后道:“如今天冷了一些,我瞧这天阴阴的,只怕下雪,所以早把大毛的衣裳拿出来了,姑娘穿得厚实一些。”

黛玉点了点头,见她拿着一件白色轻纱面的披风,式样简单,下摆绣了一枝绿萼梅花,枝干倔傲,色调清冷,绣工精致非凡,却越发显出了其轻雅飘逸。里子是雪山玄狐腿皮的,名贵之极不必说了,尤其更加温暖舒适。

紫鹃笑道:“那些个姑娘们都是大红羽缎羽纱的,精神着呢,也娇艳着呢,姑娘虽爱清淡,但是穿这白色的,倒有些素净了,只怕老太太这样爱热闹爱红火的也说着素净呢!”

黛玉道:“穿戴打扮都是依着自己的Xing子的,难不成打扮了出去,都是给别人看的?”

紫鹃笑了一笑,道:“姑娘说的固然极是,可是如今里姐妹济济一堂了,倒少不得那些个丫头婆子也都嫌弃姑娘素净了!”

黛玉听了,看着雪雁,雪雁淡淡一笑,道:“既如此,姑娘就另换了一件罢。”

说着叫雪鸢道:“鸢儿,把姑娘的那一件鹅黄色的斗篷拿出来,那色调倒也鲜艳娇嫩一些!”

雪鸢答应一声,果然拿出一件鹅黄缎子面绣着竹青色竹叶的斗篷来,越发显得鲜艳娇嫩,恰和黛玉领口和袖口的疏落竹叶遥相辉映,也显得黛玉娇嫩无比。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