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无盐丫鬟:抵死不从夫

更新时间:2018-12-05 14:43:51

无盐丫鬟:抵死不从夫 已完结

无盐丫鬟:抵死不从夫

来源:追书云 作者:幽夜罗 分类:言情 主角:王爷阎王 人气:

《无盐丫鬟:抵死不从夫》由网络作家幽夜罗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王爷阎王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他是宇唐国因为残酷冷血而恶名远播的平遥王爷;一个无盐丫鬟,竟然妄想冷心的他做好事,甚至还奢望爬上他的床;一百大板打下去,她要是不哭不闹不喊疼,还能够活下来的话,他就大发慈悲地帮她的忙!不过,他可不认为那个连看他一眼都不敢的怯弱丫鬟能够抗得住一百大板的惩罚呢!为什么在翌日,他竟然看到了她,而且她还一扫从前对他的畏惧,竟然敢直视他?一夜之间,她是哪里生出的勇气?不仅仅如此,她甚至还敢嘲笑他,教训他的高傲姿态气得他恨不得拧断她的脖子!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承诺?”宇文曜不解,却在忽然想起那一夜他所说过的话。只不过,那句话算不上任何承诺吧?

慕容雪解释道:“王爷那也所说,如若奴婢能够抗得住王爷手下的一百大板,并且不哭、不叫、不闹的话,王爷就会同意帮助奴婢,救奴婢的弟弟一命!”

这是她答应嫣儿的事,所以她一定会努力地去做!

宇文曜冷笑,眉宇间闪过狡黠如千年老狐的神色,“本王只说考虑而已,并没有说一定会帮。这又怎么算得上是承诺呢?”

慕容雪冷淡地瞥了他一眼,“原来是奴婢领会错了,奴婢还真是该死!”

她的口气没有任何怨怼,只是简单的陈述,可是宇文曜却偏偏从她的话语里感受到了强烈的鄙夷与嘲讽。

从她开口说话的时候,宇文曜就已经感受到了不对劲。而到现在,这股不对劲愈发强烈了!

抬起头飞快地看了她一眼,却从她的那双虽然不大、却炯炯有神的眼睛里,分明看到了一份讥诮的意味。

她,竟然敢直视他,而且还是带着嘲讽的眼神直视他?!

朝中多少大臣都不敢多看他一眼,她竟然敢如此看他?

记得不过是三两天的时间,那个原本怯弱得不敢与他对视的女人,现在竟然敢如此看他?

是因为死过了一回,所以才会无所畏惧吗?

宇文曜嘴角勾起一抹残忍的冷笑。

好!

很好!

非常好!

一个能够收服金狮的女人,一个有胆子直视他、并且还对他嗤之以鼻的女人,的确难得!

“本王记得,你先前说过的,愿意拿你的清白去换取本王伸手帮助你弟弟的机会!”宇文曜笑得像是来自地府的夜魅,眼神之中的狠厉,叫人不由得想要转身就逃。

他一定会让她知道,他平遥王爷的东西,没有人动得了;

他也一定要教会他,没有人可以以这般该死的眼神看着他,没有人能够以这般该死的口气与他说话!

他是高高在上的王爷;而她,只不过是地上卑微的一只蝼蚁。

只要他愿意,他随时都能够取了她的小命!

慕容雪眯眼半睨着宇文曜,暗自思忖着宇文曜森然地说出这句话的意思。

嫣儿的记忆里,还残留着他侮辱话语的印记。

他嫌弃她的脸不够白,觉得她的眼睛不够大,认为她的鼻子不够翘,鄙夷她的嘴巴不够红润,对她这样的女子自然是没有兴趣!

如微风卷云舒地清然笑了笑,慕容雪淡淡地说道:“奴婢以前是说过这样的话!”

既然他对她没有兴趣,自然不会是想要她的清白。

他想要的,只是吓唬她么?

慕容雪不免嗤笑,一个连死都不怕的人,还有什么畏惧的?

宇文曜凝睇着慕容雪脸上的笑容,心里头顿时百感交集,像是混杂了各种味道。他从来没有看到过,原来一个人的笑可以带着这么刺骨的嘲讽,是这么地刺眼。

这样的笑有些熟悉,却本能地让他觉得厌恶,十分地厌恶。

“既然这样,那本王就给你指一条明道!”宇文曜偏偏不相信自己拿她没有办法,“本王得知,户部朱大人的小妾‘不小心’被他给打死了;本王正好看上了他手中的一样宝贝,打算拿你去换。你可有意见?”

慕容雪微微一愣,唇稍掀,“王爷的打算,岂是奴婢说有意见就会更改的?奴婢一切但听王爷做主。只不过……”

宇文曜看着她似有还无的浅笑,几乎可以肯定她是故意欲言又止。

他先前原本是打算将他侍妾中胆子最大的碧玑送给朱大人,以换取他想要的破天剑。可是现在,他反倒是当真生出了要将她送给朱大人的念头。

不管她有什么借口,都无法更改他的决定。

她说得没错,他的打算,自然不会因为她的意见而更改。

“不过什么?”宇文曜冷哼了一声,对她此刻眼底的狡黠深感不屑。

没有人能够在他的眼前玩弄阴谋诡计。朝中那些老Jian巨猾的官员在他面前都得乖得像是一只猫一样。她一个小小的丫鬟,自然更不可能在他眼皮底下搞怪!

“只不过,一来奴婢身上有着这样的伤,加上奴婢这副普通极了的容貌,那朱大人未必看得上奴婢!”

宇文曜撇了撇嘴,眼中的意味甚是明显:看样子你还算是有自知之明的嘛!

慕容雪故意对宇文曜眼中的不屑视而不见,装出有些为难地模样,“另外嘛,奴婢好像‘一不小心’就收服了金毛鼠,奴婢如果被王爷送去了朱大人那里,怕它也会跟着去!不知道王爷是觉得破天剑比较贵重呢,还是这只金毛鼠比较贵重?”

金毛鼠?

她竟然唤这只难得的金毛狮唤作金毛鼠?

宇文曜低头看了一眼那只金毛狮,却见它竟然对这个名字没有丝毫抗议,心里愈发气恼了。记得当初给它取名“小金”的时候,它还气得差点儿咬断了他的手臂。

“它竟然敢认除了本王之外的人做主人,你道本王还会继续要它吗?”

慕容雪浅笑着点了点头,却不小心牵动了背上的伤,脸色微微变了变,却依旧维持着恬淡的笑。

他自然会要金毛狮。

不然的话,他不会在她出现的时候便想要直接掐死她;而且他的眼中,写满了不服气。

“王爷难道是没有自信重新收服它吗?”

明明她在笑,明明她的口气很平静,可是宇文曜却依旧从她的眼中看到了嘲笑和讽刺的意味。

所以,明明知道她这是激将法,可是他还是毫不迟疑地跳下了她设下的完美陷阱!

“本王就让你看看,本王是如何收服它的!”原本就与它较上了劲儿,见它竟然认了一名下贱女子做了主人,宇文曜本来就怒火中烧,哪里经得起慕容雪的激将?

“那,王爷的意思是不将奴婢送给朱大人了?”

“哼!”宇文曜冷哼,“等本王收服它之后,本王还是要将你送给朱大人,免得留在王府里碍本王的眼!”

慕容雪收敛了笑,低下头缓缓地说道:“倾国倾城的容貌,富可敌国的财富,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权势……可是王爷,这并不是你所有的。你的容貌、你的财富、你的权势,都是仰仗你的父母而来。相反,奴婢虽然只是一名小小的丫鬟,却从来不曾因为奴婢的身份、容貌而自卑。您勿需以此来羞辱奴婢!”

宇文曜自小到大别人莫不是巴结奉承,哪里有人这样说过他?

一时之间气极,可是却又不知道应该如何反驳她,再次忿然地扼住了慕容雪的喉咙道:“你这个下贱的下人,凭什么教训本王?你以为本王真的不会杀了你吗?”

慕容雪毫不畏惧地直视宇文曜的眼睛,微微勾唇,轻笑道:“王爷,奴婢很努力地想要活下来,想要挽救弟弟的Xing命。或许我们的Xing命在你的眼底的确如蝼蚁般轻贱,可是我们也有活下去的权利哪!”

话一说完,原本一身是伤的慕容雪眼因为气极的宇文曜手指用力一扼,竟然昏厥了过去。

金毛鼠感觉到宇文曜出手伤了慕容雪,立即瞪大了一双眼睛,“狮”视眈眈地瞅着宇文曜,前爪在地上重重地刨着,似乎下一刻就会冲向宇文曜。

看着昏厥过去、一脸苍白的慕容雪,宇文曜的心原本平静得像镜面湖泊,此刻却开始翻腾着冒出了好多泡泡,只得讪讪地收回了手。

努力活下来?!

对于从来不将人命放在眼里的宇文曜,此刻听到自己府中的丫鬟竟然说出了这样的话,不免觉得好笑。

她想要努力活下去,那么他就要看看,在他的手下,她能够有多么努力!

“王爷,她……”原本去了浣衣苑的魅影和周宽得知小金带着嫣儿来到了清霜院,连忙赶过来,却发现嫣儿此刻无力地瘫倒在小金身上,一时之间都吓得说不出话来。

宇文曜没好气地瞪了他们一眼,“她还没死!”顿了顿,他又说道,“你们让大夫过来给她诊治诊治,三天之后,将她调到清霜院来做本王的侍婢!”

努力活下来……

他会叫天真的她看到,这个世界是多么残酷。不是什么事情,并不是只要努力就够了!

“王爷……”魅影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从来不轻易让别人靠近的平遥王爷,竟然要一个只不过见了两次面的丫鬟做侍婢?

他没有听错吧?

宇文曜冷笑着挑眉,“怎么,有什么问题吗?”

周宽连忙上前一步将魅影挡在身后道:“回王爷,没什么问题。奴才会在三天的时间里教会她所有的规矩的!”

宇文曜微微颔首,这才满意地转身,大步朝房间走去。

他没有看到,身后的周宽和魅影相互交换了个眼神,望着嫣儿的眼神充满了同情。

“管家伯伯,魅影哥哥,可不可以让嫣儿姐姐好好地休息休息啊?”漾儿从屋外端着药碗走进来,看到依旧对慕容雪喋喋不休的周宽和魅影,低声问道。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