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苏莫传

更新时间:2018-11-28 20:10:44

苏莫传 连载中

苏莫传

来源:追书云 作者:观渠 分类:玄幻 主角:苏禾冥辉 人气:

完结小说《苏莫传》是观渠最新写的一本玄幻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苏禾冥辉,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本书简介:苏莫,他出生时,恰逢羽族入侵曲漠国,父亲和大哥被征为兵卒,后生死不明。十七年后,他告别母亲和师父,离开秀丽的揭阳山,踏入异彩纷呈的修行界,最终成为大陆唯一的期盼……  大陆的敌人不可战胜,唯有苏莫才是希望!js330
....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羽族修士频繁受创,首先是他们的主心骨大师兄忕序陌恒下落不明,有可能已经命丧恐怖生物之口,然后余下的几人又在南煌钢岩巨门开启时受了重伤,信心涣散,此时见那三族毫发无损,又都取得荷灵,尤其是人族的那个年轻修士竟然摘走了三株,他们又是嫉妒,又是怨恨自己无能,不禁有些退意。

“二师兄,我们进去吗?”其中的一个修士小心问道。

“进去立刻进去”羽族的第二号修士恨恨说道。

“失去了大师兄,我们几个又身负重伤,恐怕争不过他们了。”那个修士继续说道。

“我们羽族是神兽真fèng后裔先祖就是在困难与垂死之境中争得生机,浴火重生,从而登上道法巅峰的我们怎么能放弃你忘记了师尊的教训了吗?”二号修士梅留青厉声教训。

那修士本来还要说话,不料听到二师兄提到师尊,立即没了言语。

“这是以前我出去历练时师尊给我的保命丹丸,一直没吃,所以攒了几颗,你们分去吃了吧。”梅留青手中拖着几颗黄澄澄,樱桃般大小的药丸,说道。

“师兄,这是金景沐天丸?”有修士心惊。

“哼,师尊怎么可能把那么珍贵的丹丸给我,就是大师兄在他眼里,也不如他那废材儿子这只是炼制金景沐天丸后的剩余精华。”梅留青淡淡说道。

其余修士见二师兄语言里对师尊颇为不满,也不敢多说什么,只得纷纷取过那丹丸吃了。

“我们赶紧走吧,谁知道那巨门什么时候关闭?”梅留青吃下最后两颗丹丸中的一个,说道。

三族进了南煌钢岩巨门之内,发现里面是一个颇大的石厅,宽长皆约十五丈,高约五丈,石厅顶上有成人拳头大的夜明珠布成一个奇怪图形,铺满整个顶部,使得整个石厅内一片光明。

有些粗糙的白色地面上,放了几个蒲团。厅内正中,有一青色圆形石桌,桌上还有一套白玉茶具和一玄色棋盘,棋盘两端是黑白棋子,石桌旁边均匀放着四个青色石凳,石凳边缘已经被磨的光滑,除此之外没有任何东西,只有两条通路不知通向何处。

“这就是范前辈的修道之处?如此大的地方怎么就这些东西?”李祝新说道。

“明面上东西不多,实际上费了不少心思。”时裁禹说道。

“你有什么发现?”杳枫看着时裁禹问道。

“其实细心些都能发现,你们看这室中很久没人生活,地面石桌上竟然纤尘不染,应该是用了阵法;还有这空气,按理说应该沉闷干燥,我们感觉到的却是清新湿润,那两个通道应该与外界相通。”时裁禹说道。

“还真有几分道理。”贺封说道。

“唉,虽然我们人族修行资质与你们相比差了些,但智慧却比你们强了些。”苏行岳看着他们说道,语气中颇有些炫耀之意。

“这我倒是没法反驳你,但修行还是靠资质和努力因此你们人族总体还是比其他种族差了一筹”贺封认真说道。

“对于你这话我没有理由动怒,毕竟人族修行比别族差是事实。但是像羽族那样卑鄙无耻,百般羞辱我等,不会有好下场”苏行岳看着刚刚走进石厅的羽族,声音陡然一寒。

“哼”那羽族在石厅之外调息良久,恢复了一些,刚一进来就听见苏行岳说自己的不是,言语中多有侮辱之意,怒火攻心,却只能冷哼一声,毕竟现在实力弱于那人族,如果真的和人族发生了冲突,不仅《擒天法诀》得不到,说不定命还要留在这里,无人收尸已经够可怜的,恐怕连师门的鬼也做不成了,师尊是不会容忍死在人族手里的修士做自己的徒弟的,即使死了也要逐出师门

苏行岳见梅留青只是一声冷哼,没有其他动作,也不与他们纠缠,便道:“这里应该没有那《擒天法诀》,我们去那两个通道里看看。”说罢便走向左边的一个通道,其余之人纷纷跟上。

“我们怎么办?”娇人族的一个修士问杳枫。

“我们跟着他们”杳枫沉思一会儿,说道。

“我们也跟着他们”贺封也如此说道。

他们选择跟着人族,一是觉得这几个人族果然有些本事,二是担心人族如果真的找到那《擒天法诀》,而自己去了另外一个洞通道,岂不是要错过这天大机缘,即使和他们抢也不太可能得到了,对于后面的羽族,即使他们得到那《擒天法诀》,还不是由人族麟族娇人族三族任意抢夺。

见三族皆进了左边的通道,羽族的一位修士问道:“我们也要跟着他们?”

“不,我们去右边和他们争夺《擒天法诀》,我们胜算很小,再说,《擒天法诀》也不一定就在那边,即使在那边,我们也可以找些其他珍贵的东西带回去”梅留青目光闪动。

这个通道在大厅看着不大,可一进来发现,与之前的相比还大了一点,高有五丈,宽有三丈,地面和两边墙壁皆是由那种有些粗糙的白色石头砌成,顶上同样是两排夜明灯延伸向远处。

通道里很静,鞋子踏在地面上的声响也不是很大。

“你看这是什么?”走在最前面的叶庆和叫道,手指指着墙壁。

众人听了赶紧过去,后面两拨修士也不停留,立即赶去。

“一幅画”众人赶去只见那是一片平正光滑的地方,上面刻着两个四五岁的小孩互相嬉戏,一男一女,女的,眉眼精致,追着一只蝴蝶笑得很甜;男的,双眼炯炯有神,在女孩前方帮忙阻挡蝴蝶,满脸笑容。画上虽然没有任何颜色,却显得活灵活现。

“那还有一幅”赤诃指着对面的墙壁。

众修士又赶紧走到对面,又是一片平正光滑的地方,上面刻着的还有一男一女两个孩童,眉眼中与上一幅有几分相似。画中两个孩子对着一个老者鞠躬,老者抚须微笑,背后是几座山峰。

“又是一幅”苏行岳叫道,众人一看,第三幅画刻在第一幅画所在的墙壁上,画中还是一男一女,大概十六七岁模样,两人脚踏飞剑,浮在云端,女的长发飘飘,大眼灵动;男的衣衫飘动,剑眉星目,两者相视而笑。

自此,众修士已经明白,这些画应该是在讲述一个故事。果然,他们在对面墙壁上又发现第四幅画:那对男女脚踏祥云离去,第二幅画中的老者浮在空中,看着男女的背影,脸上担心之色尽显。

众修士看罢,立即走向对面墙壁,第五幅画:女子美丽的面容满是痛楚,左肋之上被一柄长矛刺穿,长矛尾端被一个背负双翅神色狰狞的生灵抓着,远处,男子目眦尽裂,向双翅生灵抛出长剑。

第六幅画:男子抱着女子跪在老者身前,满脸希翼,老者似乎微微摇头,不断叹息。

第七幅画:男子将女子放入一个石棺之中,目光柔和,脸上满是期待。

第八幅画:男子手里之剑满是鲜血,四处有背负双翅的生灵神情惶恐,似乎正在四处逃走。

第九幅画:男子背影落寞,满身是血,以剑拄地,艰难抬头看着眼前山峰。

众修士仔细辨认,竟发现那画中山峰就是紫涵山

“这画中男子就是范前辈吧?”李祝新说道。

“这九幅画应该是范前辈的经历,只是其中为什么没有《擒天法诀》的事?”赤诃说道。

“这还不明显吗?九幅画中七幅和那女子有关,那女子应该就是范前辈道侣,《擒天法诀》和女子相比什么都不是,不出现在画中再正常不过了”时裁禹叹道。

“范前辈竟是个如此痴情之人,可恨那卑鄙羽族”苏行岳咬牙切齿。

“那女子似乎没死,应该是沉睡在了棺中。”苏莫说道。

“嗯,范前辈闻名修行界时在三百年前,不知那女子怎么样了?”叶庆和自语说道

“这里应该没有《擒天法诀》了,”苏行岳看了一眼已到尽头的通道,说道,“我们去另一边吧。”

“好,我们走吧。”众修士刚要抬脚,却听见一声不甘怒吼:“不我恨”

“哈哈哈那倒霉蛋又怎么了?”苏行岳一愣,随即大笑。

“走,我们看看去”李祝新也面露微笑。

“好,我们一起去”杳枫和贺封也好奇,心里暗道:这羽族莫非真的得罪了老天爷?

...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