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祸天妖帝

更新时间:2018-11-27 17:49:45

祸天妖帝 连载中

祸天妖帝

来源:追书云 作者:阿伦2018 分类:武侠 主角:王宝贝 人气:

经典小说《祸天妖帝》由阿伦2018所编写的武侠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王宝贝,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数千年前,天妖乱世,灾难四起,以三清天尊为首的天庭势力为了维护三界和平,带领着数十名大罗金仙和数百名金仙进行疯狂镇压。 历经了七天七夜的残酷战斗之后,天庭势力以陨落数名大罗金仙和上百名金仙、无数仙人重伤的巨大代价,擒拿了天妖雷狼、重伤了其他天妖,天地得以安宁。 不料数千年之后,天妖雷狼挣脱了牢笼,逃下妖界兴风作浪,并且一统妖界,建立了一支以反抗天庭为主的强大势力,称雄三界...... 各位书友要是觉得《祸天妖帝》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荐哦!...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辽阔的碧水林,高山流水,丛林葱郁,一条瀑布从天而降,如银河落九天,气势磅礴。

这时,一道白虹骤然而至,落在青峰之上。

“长须老仙,老朋友来访,还不快快出来迎接?”帝殊天叫了一声,声音遍及方圆百里,入地千丈。

过了一会,却见一个青衣童子爬云而上,来到他跟前,行了个礼才说道:“上仙久等了,师傅正在闭关之中,未能亲自迎接,特派小童来迎接。上仙请!”

这时,小童念了个咒语,只闻一阵沙沙之声,一处繁枝茂叶缓缓移动,露出了一个幽谧的洞府之门。

青衣小童带着帝殊天进了洞府,左拐右转,弯弯曲曲,大约行走了三刻钟,走到了洞府的尽头。

青衣小童往墙壁一按,前方墙壁缓缓移动,露出了一个洞门,洞门内尽是幽绿之光,十分柔和。

“上仙请!”小童示意道,并不打算进去,帝殊天毫不客气地进了洞门。洞府之内,赫然立着一颗树干,直径有十余丈之宽,树干冒出许多长须,没入地底,树干上头则没入泥壁之中,穿山而过。

这便是长须老仙的本体——万根树。

“哈哈哈……第一次看到老朋友这幅模样,果真如人中龙凤,实在让老仙惊叹啊!”树干传来苍老的声音,“老仙略备灵茶,招待不周,还请见谅。”

这时,一个靓丽的白色身影进入,托着茶盘来到帝殊天的跟前,放在他前面的木桌之上。

帝殊天认识这人,她便是自己昨日出手救下的兔妖白玉莲,只瞧她生的一副姣好模样,想不到竟然是长须老仙的弟子,这可是误打误撞,拿下了一个天大的人情了。

“上仙大人请用茶!”白玉莲声音婉儿,眉黛羞涩,双目荧光,楚楚可怜,叫人好生怜爱。

“嗯!”帝殊天毫不客气,伸手一抓,将茶几上的灵茶取来,慢慢品尝。

白玉莲识趣地退了出去。

“老仙,你的本体被雷劫轰碎了?”帝殊天品着灵茶,神色有些玩味的样子。

长须老仙长叹一口气,说道:“时也命也,命中该有此劫,老朽也只能徒呼奈何了。”

帝殊坐在木椅上,甚是随意,道:“许久未见,却不想老仙变成这副摸样,实在是世事难料啊!”

长须老仙道:“昔日听得元始天尊讲法,偶得妙悟,便应了雷劫。事前老朽按周天之数演算了数次,得知渡劫的几率甚大,遂冒险一搏。不料算漏了一着,渡劫不成反把元身给毁了,幸亏备了后招,否则此刻便是元神也灭了。现在所剩寿元不多,只得依赖花晨露来延续性命,苟延残喘罢了!”

帝殊天说道:“额,在你临死之前,麻烦你算一算,本仙当如何趋吉避祸?”

老仙没好气说道:“你私自逃下凡间,这便是大祸,如何避之?听老仙一言,回头是岸吧!你这一路下去,便是搅得世间不宁,仙界大乱,老仙可是爱莫能助了。”

帝殊天道:“做个交易罢!”

老仙奇道:“作何交易?”

帝殊天:“做我军师,我帮你度过这一劫,如何?”

老仙:“哼,你倒也好计算,要将老朽这把老骨头也拖下水,想也别想。再退一步来讲,就算你能帮我挡住此劫又如何,还有下一劫,劫劫连环,你能挡得住吗?实话告诉你,老朽一心向善,妖界之事,只怕爱莫能助了。”

帝殊天似乎料得他的反应,依然平静说道:“你总该有什么心愿未了吧?”

“要说心愿,倒也有一个。”长须老仙顿了一顿,说道,“我只担心白玉莲这丫头,她父母是老仙的弟子,一直生活在碧水林。昔日大劫来临,他们受到了波及而殒命,最后只剩下这丫头。这些年来她过得极是艰苦,若不是老仙余威尚在,此刻只怕不知道在哪座山头做压寨夫人了。既然你救了她一命,便算老朽欠你一个人情。说罢,你有什么条件,尽管说来,若老朽力所能及,便顺手还你人情了,省得老朽去了也不安心。”

“额,长须老仙果然明事理,如此,本仙倒也占了一个小便宜。”帝殊天赞道,“老仙,你可曾听闻天妖七狼?”

长须老仙道:“天妖七狼?连这都不知道,老朽岂不白活了这一万年?当年的天妖乱世,哎,那可是不得了,乾坤颠倒,日夜不分,连天都给斗破了,人间因此洪水滔天,祸害无穷,这才有了大禹治水和女娲补天的故事。不过那时老仙才化婴的修为,还未修成元身,未能目睹天妖乱世的景象,实在是遗憾。天妖七狼,莫非……哈哈哈哈,老仙一直推算不出你的来历,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啊,哈哈哈哈!”

帝殊天眼中闪过一丝冷色,说道:“数千年的光阴,你可知道我是怎么度过的?被捆着链锁,被人当宠兽骑,被人当成战争工具——”

啪啦——

帝殊天一掌将木桌拍成齑粉,恨恨说道:“哼,什么仁义道德,什么众生平等,我呸,不过是他们奴役众生的借口。戴着善良的面具,干着比强盗还肮脏的勾当,美其名曰维护天界和平,其实他们就是强盗头子——这个世界,只要你有权势,你就可以任意制定规则,就可以随意地否定别人生存的意义。天道?哈哈哈哈,那只不过是他们维护统治的工具。你以为你渡的雷劫是什么,那便是他们所谓的天道,是他们打击逆天、排除异己的工具。亏得你一心向善,死到临头还替别人说道,这便是你失败的觉悟吗?”

过了良久,长须老仙说道:“虽然老朽不知道你经历过什么,但你这番话,倒也让老朽如雷贯耳,思路顿开。至于条件,我还是那句话,妖界的事情我不会插手。”

帝殊天道:“额,怪不得你的宝贝徒孙被人欺负,你却连声都坑不得。老仙啊老仙,如你想这般,天能注定一切,那你早该陨落了,还费尽心思去避祸作甚?”

老仙道:“便是你说得天花乱坠,舌灿莲花,休想动摇老仙心志。说出你的条件吧,让老仙尽早还你人情,省得连睡觉也不安稳。”

帝殊天说得:“真是老顽固,也罢,你爱怎么做我也管不着,那你就替我算出其他六兄弟的下落,算是还了这个人情了。”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