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其他 > 宠妃

更新时间:2018-11-28 20:09:59

宠妃 连载中

宠妃

来源:追书云 作者:夙夜笙歌 分类:其他 主角:庄才宫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宠妃》是夙夜笙歌最新写的一本其他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庄才宫,书中主要讲述了:关于宠妃: 简介: 历经三朝,盛宠不衰。 这是一个三朝宠妃的故事。 ———————————导读: 1、剧情文,女主美到没朋友,青春永驻,容颜不老,自带异能金手指 2、女主穿越,前期失忆,后期恢复记忆。皇帝都是渣(ノへ ̄、) 3、日更,每天早上九点更新,架空不考据,谢绝扒榜 完结古穿文: 我的专栏: 接到编辑通知,本文将于本周日(1月11日)入V,当天三更,之后日更3000+,有事会在文案请假,望大家继续支持正版,谢绝任何形式的转载么么哒=V=...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顾倾城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身处在一叶孤舟之上。她愣神了片刻之后,便反应过来,这又是做梦了。

并且,这一次的梦境终于有了变化。不再是那个光怪陆离的世界,也不再是一些杂乱无章毫无头绪的片段,她不再像是过客一样,站在一旁观看别人的故事,而是真正接触到梦境里的世界。

水面上笼罩着浓浓的白雾,百步开外就什么都看不清了。船上明明只有她一个人,而她什么都没有做,船却自己在移动着。起初她还以为是水流的缘故,但仔细看过之后却发现不对,船行进的方向根本不是顺流而下,反而是在横渡。

顾倾城总觉得这船上仿佛还有别的人在撑船,他或许年纪很小,又或者是技术不够熟练,以至于船行进的方向不时会被水流所左右,接着又一点点艰难的引导回预定的轨迹。

四周的雾气越发的浓郁,船行进的速度也受到了影响,本就不快的速度,更显迟缓。

小船在一片迷雾之中前行了不知多久,船身忽然猛的颤抖了一下,像是碰到什么东西,之后便静止不动了。显然是靠岸了。

顾倾城牵着裙角小心翼翼踏上岸。

岸上浓雾依旧,空气还略带潮湿,风迎面吹来,隐隐带了一股腥味。顾倾城猜测这大约是在海上的某个荒岛上。她还在陈国的时候,曾经在出海游玩时,无聊之际,与船家闲聊过。

荒岛的地面崎岖不平,途中遍布荆与低矮的棘灌木丛,顾倾城穿着一身繁复的宫装,无疑是累赘,即便她一直牵着裙角也无济于事。她原是想停留在岸边的,然而冥冥之中却仿佛有什么东西在指引着她前进,去往一个未知的地方。

在第三次被途中的灌木枝桠给绊了差点摔倒之后,顾倾城索性将裙摆整个卷了起来,露出下面单薄的亵裤,如今大约是初秋的时节,虽然有些冷,但还在可以忍受的范围内。

顾倾城不知道自己在这个无名的荒岛上走了有多久,心里却有个声音一直在说:不要停,继续走……是以,她虽然已经很疲惫了,却没有要停下步伐的意思。

在被梦境折腾的第三天,她曾让人去请了李太医过来给她诊脉,安神的方子换了好几次也不见效果,后来李太医便与她说:“人们常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臣以为娘娘之所以会出现这样的情况,许是与从前经历过的一些事有关,娘娘不妨想想,近段时间里,是否遇到过什么特殊的人或事。”

顾倾城当时并不在意,只是一笑置之。这晋国皇宫之中,大约只有宋鸿逸最了解她的情况,知道她根本没有十几岁之前的记忆。

之前做的那些梦,或是太过光怪陆离,或是太过零散,不曾亲身经历,以至于她没有太多的感觉,可是这个海岛给她的感觉却很不一样,仿佛有什么重比性命的东西遗落在了这里。

十多年来,顾倾城一直抱着一种得过且过的态度生活着。没有过去,对未来也没有什么念想,今日却将积攒了十多年的执着全用上了。

岛上迷雾缭绕,十步开外就什么都看不见了,眼中只余一抹苍凉的白色。她从白色弥漫走到了夜色降临,期间一刻也不曾停留,却始终找不到目的地。疲惫的感觉如海浪一般,一阵阵涌来,她极力抵抗,却最终不敌,身体重重的摔倒在地上,眼帘再撑不住缓缓合上。在彻底失去意识之前,她隐约听到不远处仿佛承诺般的呢喃之声。

“终我一生,只你一人……”

——

“娘娘,娘娘……”

熟悉的声音在耳畔响起。顾倾城艰难的撑开眼帘,视线由模糊转为清晰,只见柳绿的身影出现在头顶上方,一脸焦急的表情,正在不停的唤着她。

“我没事。”顾倾城摇了摇头。

见她终于睁开了眼,柳绿这才松了一口气,“娘娘你终于醒了,可把奴婢给吓得不轻!”她小心的伸过来将顾倾城扶了起来,又往她身后塞了个引枕,“如今已经快到午时了,奴婢先伺候你梳洗,完了便让人去厨房将一早熬好的粥拿过来,你先将就吃两口垫垫肚子,若是还想吃什么便与奴婢说,奴婢再吩咐人去做。”

顾倾城无所谓的点点头,由着柳绿伺候着她换了一件水绿色的齐胸襦裙,净面之后,用玉簪挽了个简单的发髻。等她从里间出来的时候,柳红已经将粥给放到了桌上。

大约是因为病了,顾倾城胃口很差,柳红拿来的粥她只喝了两口便再没了食欲。

“撤下去吧。”她将勺子放下,淡淡吩咐道。

在屋里伺候着的侍女便端上托盘退下了。

顾倾城瞧着柳红柳绿一脸关切的表情,忍不住叹气道:“我没事,不过是又做梦了而已……”许是因为对之前那个梦境太过耿耿于怀,她说这话的时候,语气甚至于有些飘渺的感觉。

“娘娘是又梦到了那个古怪的世界,还是那些陌生的人?”柳绿问道。

顾倾城摇头,“这一次不一样。我梦到了一个荒岛,那上面仿佛有什么重要的东西等着我去寻回。”

柳红闻言,便出言打趣她,“娘娘你这么尊贵的身份,怎么会去到荒岛上呢。”既然人都没有到过荒岛上,又怎么可能会将重要的东西遗失在上面呢?

顾倾城摇头,“我也不知道。”她禁不住又想起李太医说过的话,如今再回想起来,似乎又觉得有些道理,于是抬眼看向柳红柳绿,“你们可曾记得,我第一次做这个梦的那天或者之前几天,可是见过什么陌生人?”

这个问题顾倾城并不是第一次问,柳红柳绿却不敢敷衍的回答,只是认真思索了一番之后,却依旧想不出什么头绪,最后只得摇头否定。

顾倾城伸手扶住额头,微微叹气道:“算了,若是有什么早该想起了,又怎么会等到如今。是我强求了。”

“娘娘!”过了片刻,柳绿忽然出声。

“干什么一惊一乍的!”柳红被吓得不轻,横了柳绿一眼。

“怎么了?”顾倾城抬起眼帘看过去。

柳绿一脸激动的表情,“娘娘您最近的确没见过什么陌生人,但那段时却有人召了人进宫来。柳红你还记得吗,那段时间含光殿的容妃因为身体不适,同陛下求了个恩典,召了家里的姑娘进宫来陪她一段时间,具体是哪一房的姑娘我不清楚,只知道是由楚老夫人带着进来的,就是娘娘开始做这个奇怪的梦那天早晨,在娘娘去给皇后娘娘请安的时候,远远的见了一眼!”

经柳绿这么一提醒,柳红也想了起来。“的确,那日咱们还悄悄说容妃娘娘这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呢!”如果硬要说那段时间顾倾城见过什么陌生人的话,也就只有这一件事能勉强符合。

“楚家吗……”顾倾城眯起眼,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

傍晚的时候,便有宫人到芳华殿来传消息,说皇上今夜翻了淑妃娘娘的牌子。

这若是换了其余的宫妃,少不得在接到消息之后要一通忙活,争取将自己最完美的一面展现在皇上面前。然而顾倾城却一点不讲究。因为一无所求,所以她从来不会刻意去讨好谁,哪怕那个人是皇上。

夜里的时候,宋鸿逸果然来了芳华殿。他来的时候,顾倾城正百无聊赖的侧躺在软榻上,有一页没一页翻看着民间话本。随行的小太监远远的便喊过了“皇上驾到”,可他走进门内时,顾倾城却仍旧是那副姿态,只是抬眼淡淡的看了他一眼,复又低下头去继续看书,根本没有要起身的意思。

这样的戏码在芳华殿中再寻常不过,不只是当事人,便是那些伺候的下人,也早已见惯不怪。

摒退所有伺候的人后,宋鸿逸走到了顾倾城身旁坐下,伸手将她整个人捞进了怀中,下巴搁在她的肩上。“怎么又在看这个?”他始终不懂,这些胡编乱造的故事有什么可看的。

顾倾城淡淡的应声,“喜欢。今早你走的时候,我同你说过的话,你可还记得?”

宋鸿逸其实一点也不想提起这个话题,但他心里清楚顾倾城是怎样的人,她轻易不会开口讨要什么东西,可一旦看上了什么,不得到就不会罢休。避而不谈根本行不通,那就只能硬着头皮面对了。

宋鸿逸企图与顾倾城说道理,“朕不知道你为何忽然想要一个孩子,但是你也清楚,朕如今的子嗣,生母都还健在,且位分不低,又不曾犯下什么大错,朕根本没有任何立场将孩子过继到你名下。”

谁知却见顾倾城扭过头来看他,一脸似笑非笑的表情,“你似乎忘了什么,要我提醒你吗?”

宋鸿逸皱眉,“朕忘了什么?”

“就在昨天,我大发善心,拿了牌子去太医院去请李太医到西宫纤羽阁走了一趟。大概你也不记得那是地方了,我就直说吧,那里住的,是你第八个孩子的生母,你亲封的庄才人。”

顾倾城的话已经说得很清楚了,宋鸿逸稍稍一想便记起来了,不过他记得的是他的第八个孩子,而不是什么庄才人。他身为帝王,后宫的女人不计其数,他哪里记得那么多,但是孩子却不一样。即使之前他是真的忘记了这个孩子的存在,但是一经人提醒,便会想起来。

“那个孩子,差不多快十周岁了吧……”宋鸿逸眉头皱的更紧了,语气不怎么肯定。

顾倾城淡淡扫了他一眼,“你都不清楚,我怎么知道。照你刚才的说辞,这个孩子生母位分很低,虽然不曾犯过大错,但也没什么背景,并且看前几日的情况,她甚至连照料好孩子的条件都不具备。那么,把那个孩子过继到我名下,应该不成问题吧。”

宋鸿逸深深的看了顾倾城几眼,见她眼中的执着丝毫不见松动,最终只得叹气,“算了,你想要就给你吧。”仿佛那就只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东西。

顾倾城脸上这才终于露出了一个满意的笑容。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