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女生 > 御宅

更新时间:2018-11-27 17:50:03

御宅 连载中

御宅

来源:追书云 作者:清枫聆心 分类:女生 主角:小姐丹凤眼 人气:

《御宅》为清枫聆心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御宅的简介:南月金薇冷着脸,“昨日你说嫡长女该管着家事,我就管上一管。你泼雎夫人一脸一身的茶水,还附加好一番冠冕堂皇的道理,乍听叫人哑口无言,却分明是强词夺理,存着为你娘报复的心思罢了。让祖母罚跪,却偷懒省力,连膝盖都没着过地。不知道你仗着谁敢这么任性,我便多罚你跪一日,这回换我身边的大丫头盯着,你不跪也可以,就一直待在祠堂,直到你跪满一日为止。”“照你的意思,我娘是活该?”兰生心想,南月金薇说得还真对,她确实打着正理报复。“你娘不是活该,难道我娘是?你要报复,我就不报复?”姐妹之情已留在昔日,金薇面上冰冷,“你们不回来也还罢了,既然回来了,今后有委屈就好好受着,因为我们不会当你和你娘是一家人。若不惹事,当你们远房亲戚寄住,若惹事,再赶你们一次,不过这辈子别想再踏进南月府一步,连你南月氏的姓一起摘掉。你信不信?”兰生道声信,跟南月金薇挥手,“你既然拿嫡长的身份来压我,又显然偏心自己亲妹妹,我也无话好说,安然受罚就是。”南月金薇转身就走......马上阅读>> 各位书友要是觉得《御宅》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荐哦!...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然而,南月兰生留心的却是在曾光身后尖头尖脑冷笑的妇人。妇人双手拢着两个半大不小的少女,应该是曾光的妻子,但她对长女即将被抵债浮现满不在乎的神情,不合常理。

南月兰生示意有花无果进亭子,同时问茶博士,“那妇人是曾光之妻?”

“续弦周氏。曾光早年丧妻,只有长女是亡妻所生。”茶亭和曾家邻居,自然一清二楚。

“怪不得。”南月兰生恍然大悟,周氏只护自己的犊子。

有花过来,虽然让南月兰生堵了一回心闷,态度仍好不了,“叫我俩干嘛?”

“等会儿你去帮曾光还王麟五十两,王麟要是不肯——”南月兰生一转凤眸,“无果,你打到他收钱滚蛋为止。”

有花撇嘴,“什么时候兰生小姐爱打抱不平了?稀奇真稀奇,可惜我们帮不得。夫人严训,不可惹事生非,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南月在瑶镇无名,以梅夫人母女的身份生活于一群平常百姓中。

怕让人抓到小辫子,回家变成了遥遥无期?南月兰生却不怕“夫人严训”,“你们不出面,我就出面。”无果是负责保护她的,不至于看到自己被小霸王打还冷眼旁观。

“小姐,有花没有说错,我们帮不得。”不常表达意见的无果若开口,就是一锤定音。

有花挑眉而笑,仿佛终于能对南月兰生示威。

“夫人的严训还有一句呢。”如今的南月兰生拥有一颗强心,“人若犯我,我必犯人。”

“是有这么一句,不过跟你多管闲事沾不上——”有花突然敛起神情,“小霸王招惹你了?”

“不然你以为我吃饱了撑得没事干?”南月兰生要为南月兰生实施报复,“欠债还钱,父债子偿,我本来管不着。”她不想当出头鸟去讨伐整个古代法律制度。

有花和无果对看一眼,还是有花开口,“他怎么招惹你的?”

“你们以为我那天无缘无故掉水里去了吗?”她轻描淡写,因为这不是她的遭遇;她一定不能让王麟好过,因为她借南月兰生重获新生,得还清这份人情。

无果的呆板苦相突变罗刹。

南月兰生第一次见,望着居然生畏,“无果,你还是发呆的好。”

无果呆回原状,低着脑袋道,“又吓着小姐了。”显然,以前这种状况常发生。

南月兰生坦然承认,“是吓人,你脑袋上要戴个高尖帽,手里拿根铁链子,就是拘魂的黑白无常。太好了,跟着你今后可耍威风,首先帮我把小霸王的魂拎过来,办好了有赏。”

无果从没听过这个说法,让自己自卑的缺陷无形中成了优点,心里隐隐高兴。

连有花都起了兴趣,忙问赏什么。

“我屋里的东西随便你俩挑一件。”她横竖靠定她亲妈,吃饱喝足即是满足。

“什么都行?”有花眼睛睁大,南月兰生压箱底的好东西可不少。

“什么都行。”她真心实意。

有花精神抖擞,右手摊开,“五十两拿来,我会看着无果揍死那家伙。无果不行,我就动手。”

“总要等千钧一发的时刻,不然不懂得珍惜。”是她还想再看一会儿热闹。

“小姐到底怎么掉进水里的?”唯有茶博士没让她虚应过去。

她仿佛没听见这一问,目光注视着曾家门前,在茶博士以为她不会答的时候,吐出三个字,“他推的。”

当场惊呆了三人。老头不敢再问,有花无果则知不能在外面问。

而小霸王那边已经矛盾激化,两个打手拽起曾姑娘,要送进王麟怀里。曾姑娘哭着,死命抓着亲爹求他还钱。曾光又让周氏和两个女儿拖着,周氏撒泼,哭天抢地说作孽,家里哪怕有一分的银子都不会任女儿被卖。

南月兰生越看越明白,自言自语道,“原来曾光有钱还啊。”

“曾光双亲开了个店,老家好像还有土地,他年轻时算是挺体面的少东家,又娶了一个贤妻,一家三口殷实富足。自周氏嫁进来,非要管铺面,结果亏本关了门,又死管着丈夫的钱,曾光才染上赌瘾。”茶博士继续提供情报。

这时就听曾姑娘厉声问难周氏,“我分明看到妹妹拿着银锞子玩,家里如何没有银子?就算你不肯拿出爹的钱还债,那好,我娘临终前交给爹二百两我的嫁妆银子,一直都存在方圆钱庄里,你交出来。”

周氏雷声大雨点小,根本就是干嚎,闻言立刻板起脸,“我的大姑娘,你爹三天两头赌钱,你难道没瞧见?连房子的地契都押了,更别说你的嫁妆银子。你不信我,大可问你爹。”

曾光低下脑袋,似乎默认的意思。

“我不信!”曾姑娘感觉自己正坠入地狱却无力挣扎,眼泪簌簌往下掉,“家里的钱都归你管,爹要去赌钱还得问你要。你那么精明,怎么可能全给他?”

周氏装可怜一流,假意抹眼角,“平时虽是我管着钱,但钱都是老曾家的,你爹非要不可,还动不动要休妻的,我能如何?我知道你一直不喜欢我,可这些年我自认待你如亲生,没有亏待过你。如今你爹终于惹大祸,你不愿抵债,你的妹妹们就要被卖。你忍得下这个心?你看看她们——”说着把最小的女儿推向前,“即便同父异母,她们到底也是你的亲妹妹。”

小姑娘哭得眼泪鼻涕,叫声大姐。

曾姑娘死死咬住嘴唇,皮破血流也不在意,心里痛到麻木。爹惧内,继母黑心肠,她已无力回天,除了——

“我知道了。”曾姑娘冷冷说着,“请王公子让你的人放手,我愿以身抵债。”

王麟看她瘪了气似乎真认命,便一摆手让汉子们放开,“跟了本公子保你荣华富贵,早点想通也不必我用强的。姑娘一身娇嫩肌肤,掐青破血的,本公子会心疼。”

曾姑娘目光呆滞,身体微侧。

南月兰生察觉不对,不急但笑,“这姑娘要是撞墙自尽,小霸王可就算杀人了,还在众目睽睽之下。哦,这比替赌鬼还钱遭债主讨厌好,只需我们公堂上作证。”人若要自轻,他人怎能看重?

有花翻白眼,“你是轻松了,但有人要死欸。”这位大小姐以前是委屈兮兮的无理女,现在是自私自利的阴险女。病前病后,她都没法喜欢——?

咳咳,差和差的比,现在的南月兰生比较不那么差。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