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女生 > 独爱流云

更新时间:2018-11-28 20:09:37

独爱流云 连载中

独爱流云

来源:追书云 作者:水澜晶 分类:女生 主角:王爷小姐 人气:

《独爱流云》作者:水澜晶,女生类型小说,主角:王爷小姐,本小说主要讲述了:<...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柳贵妃捉住流云的右腕,将一只水色碧绿的玉环套过去,笑得令人如沐春风:“流云,等皇上收了你侍寝,你我便以姐妹相称!”

流云扯下绢子捂住面颊,状若悲戚,其实一双眼睛滴溜溜乱转,半滴泪水也挤不出来。思索了片刻,她已有了计较,慢慢挪开锦帕,瞄了一眼自己腕上的玉镯,暗赞一声水色完美无瑕。

柳贵妃看她神色平静,大大欢喜,将她的左手也握住,一双秀丽的眼睛紧盯着流云,双手轻摇:“流云,如你所说,我是百世一出武丞相的女儿,皇上更是九五至尊,天下之主,所以与我姐妹相称,与皇上朝夕相伴,是不辱没任何一名好女子的,你说对吗?”

流云唇角弯了弯,招牌笑容又跳了出来:“小姐娘娘说哪里话来,流云巴不得永生永世陪伴在小姐娘娘身边!”心里却咽了后一句:“可不是陪着那个胖皇帝!”

柳贵妃越发欢喜:“你这小蹄子,好一张甜嘴,不枉本宫将你视为心腹!”

流云笑得越发甜美:“那,小姐娘娘,奴婢再去为娘娘熬制羹汤!自您失了龙种,身子骨积弱,以后的日子……千万留神呀!”反手过来,在柳贵妃掌上轻拍。柳贵妃一愣,瞬间目中凄然垂泪:“流云,你怎么这么讲话?在嘱咐我么?!你果然是动了离念,是也不是?!”

流云轻笑一声,低垂了眼帘:“小姐娘娘本是最知道奴婢的,这深宫后院,流云本也不想来!”

柳贵妃紧张地站起来环顾四周,手里一块锦帕搓了又搓,皱得不成样子。劈啪一声,烛火摇红,原是灯花爆了,却惊得柳贵妃眼神一阵恍惚。她以手扶额,片刻后终于抬头,走到流云跟前,再次抓起流云的手按在自己小腹之上,语音哽咽:“流云,这一切只因为……失了龙种之后,我,我便再不能生养了……”

流云倒吸一口凉气。

一层琉璃珠穿成的珠帘,反射着屋外的阳光,纯手工编制、织就富贵牡丹纹的地毯上因而光斑游离,缤纷多姿。淡淡的檀香味缭绕着整个房间,带来秋日中一丝暖意。

数名装束淡雅的宫装女子垂手肃立在一位中年贵妇身边,其中一人正是曾与太子欢好的莺儿。此时她目不斜视,仪容端庄无可挑剔。那贵妇云鬓高耸,颤巍巍的金步摇上方,是一只宝光四溢、口衔梨形红宝石的钿罗珠凤。体着正红色宫装,七色霞帔,珠绣遍体,大气而华贵,手持一串龙眼大的珍珠穿就的佛珠,间杂着七色宝石。

太子笑容妖娆,走近贵妇,递上一只宝盒。宝蓝色丝缎内衬上,一柄莹白光滑、点缀着掐金丝镶嵌宝石的玉如意正闪着温润的光芒。

“母后,儿臣最近拜见母后不够勤勉,特来送礼赔罪!”

皇后拨弄着手里的佛珠,眼皮轻撩,看了太子一眼:“说吧,这会子又想要跟哀家要什么稀罕物件儿?”

太子将玉如意交给宫女,半是撒娇半是讨好地跪倒在皇后脚边:“母后冤枉儿臣了!儿臣就是想母后了……”

皇后终于露出点笑意,用佛珠轻点了一下儿子的额头:“好了,你这活猴,哀家身上掉下来的肉,哀家会不懂你么?!罢了,哀家的儿子,天都国的储君,天下还有你要不得的东西么,哀家给你做主!”

太子得意,虽是男子,却也眼如水波:“母后,儿臣想要柳贵妃身边一个侍女!”

自己房内,流云正对着炕上一堆礼物发愣:“我的天呐!”

那些礼物杂七杂八,什么都有,有绫罗绸缎,有香包绣品,甚至还有些瓜果蔬菜,看得流云直翻白眼。

门外传来细碎的笑声,流云摇摇头,转身掀开门帘:“进来吧,你们这些小蹄子!”

屋内顿时涌进五六名宫女,均是妙龄,红扑扑的脸蛋上布满艳羡:“姐姐就要成皇上的人了,到时可别忘了我们姐妹一场!”“就是,姐姐生得这般俊俏,皇上定会倍加恩宠!”“姐姐有什么事,以后尽管吩咐我们姐妹去做,定不推辞的!”“姐姐……”“姐姐……”

流云看着姑娘们兴奋的脸,叹了口气:“皇帝身边,也是人待的么?”

宫女们吃了一惊,互相对视,一时说不出话来回答。流云怔怔望着窗外银杏叶飘飞而下,忽然转脸笑看其中一个宫女:“罢了!是你方才说的,有事吩咐,你们定不推辞吧?”

那姑娘面如银盘,十分丰盈,闻言激动地点头:“正是呢!姐姐可是有要紧的事需要我等去办?”

流云笑着点点头:“也不是多打紧的事,就帮我送封信!”

皇家猎场,秋天的风干硬地吹过树枝,刮下大片树叶纷扬于空中。北方秋季的天空蓝而高远,空气中已经渐渐弥漫起肃杀之意。

崩!弓弦作响,一支羽箭划破气流,尖啸着奔向目标。哆的一声,正正插入箭靶中心。

呼!一杆黑底黄字的旗帜在风中展开,斗大的一个“烈”字,在风中猎猎作响。

旗下,烈王与数十铁骑并肩而立,顶盔冠甲,十分威武。此时烈王手中弓弦兀自轻鸣,显然那只羽箭由他射出。周遭人马齐齐喝声彩,都是年轻儿郎,早有同样鲜衣怒马的少年次第抽弓搭箭,向二百步开外的箭靶射去。

烈王俊美的面容丝毫不见汗,他好整以暇收起弓箭,侧耳继续倾听身边一名中年人的窃窃低语。片刻后,年轻的王爷微微眯起双眼,笑了:“有趣,此事办得不错!本王的大哥竟会关心一名普通宫女,嘿嘿……替我打听一下这位宫女的来历!”

中年人微一稽首,勒转马缰绳转身而去。烈王回身,发现箭靶上已插满羽箭,便朗笑着扬手挥鞭:“好!热身已毕,弟兄们跟本王一道去猎杀那些林间的活物!”

少年儿郎们顿时发声喊,策马狂奔,呼哨着冲向林间。

一池碧水间,传来似有若无淡淡的琴声。跨过汉白玉筑就的小桥,一座玲珑秀美的宫阙似是浮在云雾间,若隐若现。

燕王由两名太监引着,自云雾间缓缓步出,眼看就要步上小桥,燕王顿住,回身施礼一拜:“秋季风寒,母妃玉体金贵,请留步!”

那载沉载浮的云雾间,几名宫女搀扶着一位绿裳绝代丽人悄然而立,丽人闻言轻柔一笑,挥手示意。

燕王走过小桥,小太监无声地鞠躬退去,虎峰、楚离现身,但却同样不发一言,只是如影子般缀着燕王。

燕王走得几步,眉尖便微微一皱。楚离和虎峰动作更是敏捷,脚步一分,一前一后护住燕王,手已贴到兵刃上。

“谁?”燕王平静。

“奴,奴婢是受人所托,有封信要转交给王,王爷!王爷饶恕奴婢则个!”

那位十分丰润的宫女自路边一丛硕大的芭蕉叶后探头,跪伏在地,满面通红。

楚离很不满对方只是个女人,手捏着兵刃却无法使用,只有运气盯着对方:“你这女人,好生不懂规矩!王爷也是是想见就能见的吗?!还转交信……谁知道你是不是细作或刺客!”

虎峰沉着得多:“楚离,此地有王爷做主!”

“接过她的信。”燕王回答简洁。

悉索声中,燕王将纸张打开,却是一愣:一只雪白的猫儿盘踞在树下,蓝色眸子直视自己。

燕王唇角弯了弯:“告诉送信人,本王赴约!”

柏树下,燕王走向那个怀抱白猫的女子背影。

“本王来了,有什么事?”

流云缓缓回身,发丝随风轻扬,鬓边的月季正妍,端的是雪肤花貌。

燕王眼中掠过一丝惊艳。

流云轻笑:“奴婢曾帮过王爷一次,因为您是尊贵的王爷,所以现在奴婢斗胆请王爷救奴婢一次!”

燕王双手抱胸,端详着这个女人:“怎么救?”

流云摸着柔软的白猫,那猫眯起了蓝色的眼睛,十分享受的样子,但在燕王看来,那猫却始终带了三分轻蔑。

流云脸不改色心不跳:“娶我。”

燕王爆发出一阵剧烈的咳嗽,身后的树上更是直接扑通摔下两个灰衣人——楚离和虎峰暴露了,暴露其实也没什么,问题是楚离现在笑得浑身抽搐,显然失去了任何战斗力。连虎峰的长脸也在不停扭曲,似乎快要控制不住狂笑而死。

流云冷眼旁观,等他们主仆三人终于能够控制脸部肌肉,才淡淡道:“有那么好笑吗?我又不想做王爷您的正妃,只是需要您帮我这个忙,把我从宫里弄出去!”

燕王深潭似的眼眸里泛起雾气——他实在好久没这么开心过了。

燕王因此感到自己脾气很好:“好了,流云姑娘,虽然本王欠你一个人情,但绝对不代表本王会答应你这么荒唐的要求!”

流云将猫在自己怀里调整得舒服一点,目光充满自信:“如果我告诉王爷,太子和皇上都想收我为己用呢?”

燕王缓缓收敛笑容:“小女人,小心你的说话!”

流云却微微抬高了下巴:“流云说话,自然有来由!王爷帮我,便是帮自己!”

燕王冷冷注视着流云,二人之间陷入诡异的沉默。

养心殿中,皇帝推开了龙案上的文牍,舒展了一下他厚重的躯体。一旁侍立的女官十分机灵,手指给出微小的动作,便有一名宫女上去替皇帝捶肩。

女官则在龙案砚台边拿起一只密闭的盒子,轻巧地打开,盒内是一段树枝般的物价衬在黄绫上。女官取银刀,切下薄薄一片,添入一旁的紫金香炉中。少顷,一阵令人迷醉的香氛飘满养心殿。

女官轻轻用绢纱制成的扇子将香味引向皇帝,皇帝半闭双眼,十分享受。

咚!殿内自鸣钟响,皇帝一下惊醒,眼中闪过狐疑,低语:“奇了,朕许久不用沉香,怎么今日倍感沉迷?这香味……让朕想起了故人呢……”

繁忙的码头,异国来的的船队正缓缓进港。一股浓烈的香味在空气中传播,引得过往行人纷纷驻足:“啊呀,太香了!”“真好闻,这是什么香味?”

踏的一声,年轻俊美的沐梭沙自甲板一跃而下,笑呵呵落在码头上。看着眼前这忙碌的海港,沐梭沙眼中闪过阳光般的笑意:“天都国,我,澜珊国第一王位继承人,沐梭沙王子来了!”

海边,阳光与海风交织,将年轻王子的肌肤锤炼成健康的麦色,他一望无际地笑着。

船舱内,暗哑的低叹传来:“沐梭沙,真是个好孩子,嗯……可惜,我已是巫王……”

低叹散入风中,了无痕迹。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