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瀚海皇图

更新时间:2018-11-28 20:10:29

瀚海皇图 连载中

瀚海皇图

来源:追书云 作者:海涵 分类:历史 主角:李昱慕容 人气:

主角叫李昱慕容的小说是《瀚海皇图》,它的作者是海涵最新写的一本历史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技术宅男李昱在一次外出时意外穿越到了一个陌生的古王朝时代,而这个时代正处于剧变前的风暴中……初次穿越,便置身战场,险些丧命;受到女儿国国王的礼遇,却意外的被妒忌者抛入深渊;一心向东,回到故土,却发现,盛世王朝繁华的背后,隐藏着巨大的危机……江山,美人,朋友,爱情……一个乱世中的小人物,究竟该何去何从?历尽艰险,李昱终于推翻了成朝,建立了大瀚皇朝,成为开国雄主,并同西方殖民主义国家展开了空前绝后的大海战,最终奠定皇图霸业!四海帆樯,雪山之巅,与你相拥,并肩看,天地浩大!...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你可以试试。你的个子不算太大,可以钻进去。不过你也要想好,我不知道气道的粗细,而且这些气道多数都是天然的,它不是一头一尾的,可能是成千上万的岔道。可能你找错了路,可能你被卡在中间,就这么死了,谁也不知道。”

李昱战战兢兢地抚摸着洞口,他尝试着把头伸进去,彻骨的寒气和没有一丝光的黑暗扑面而来,他惊得缩了回来,撞在姑娘的身上。

姑娘抱住了他,把他的脸转过来对着自己,她的眼神带有一丝戏谑之意:“你出不去的,你活在这里,和卡死在洞里,没有分别。你想让我在这里孤独地等待你么?”李昱打了一个寒噤,他摇了摇头。

“现在你敢进去了么?”姑娘又问道。

李昱低头沉默了很长时间,抬起了头。

姑娘看见他的眼神,满意地点了点头。

李昱正要进去,姑娘却拉住了他。

“先不忙。”

姑娘站起来,长长地吐出一口气。

“我要把一种刀术教给你,你很喜欢学刀,是不是?”

李昱用力地点头。作为一个资深驴友同时也是铁杆的刀友,他对刀剑等冷兵器有一种近乎偏执的喜爱之情。

“你应该明白,这个世上的大人物,都是最血腥最残忍的,英雄们都是杀人的魔鬼,但是有什么办法呢?只有你握着刀,变成了魔鬼,杀了你的敌人们,你才能保全你的家族和你心爱的人。所以你必须学这个。你自己变成魔鬼,总好过他们被人杀了,被人夺去欺负,被人当作卑贱的奴仆……”姑娘的声音低落下去,“我不想让人象一件东西一样的夺来夺去……”

李昱呆呆地看他,隐隐地有种不祥的预感。

“你杀过人么?”

李昱摇了摇头。

“我猜也是。你这样的人,却有这样的武者热血,真是上天的捉弄。”姑娘拿起了一柄骨刀——这是她用那天杀死的怪物的骨头磨的,形制和那天她杀死怪鱼时候所用的骨剑一样。李昱看见这柄骨刀的时候不由得起了敬畏之心,杀死怪鱼后的几天里她一直在磨制这柄骨刀,每当她磨刀的时候就会沉默不言,身上仿佛有一种帝王般的威严。

“你拿着它。”姑娘威严地下令。

李昱接过骨刀,横在胸前。

姑娘拿过她用的那柄骨剑,手指轻轻在剑刃上滑动,粗糙的刃口滑开了她的手指,鲜血一滴一滴地打在剑身上。

她又割破了李昱的手指,将李昱的血滴在了骨刀之上。

“这个世界上最强的刀术和剑术,是学不会的,最强的刀术也只有一刀,它从天地诞生的时候就在那里,你不需要学什么,只是看你的眼睛能不能看见它。”她低头看那一小洼血慢慢的汇聚。

“跟着我念。”

“好。”

女子清越激扬的咒语声音和男子低沉浑厚的重复声音在寂静的洞穴中合而为一,仿佛是天地初开太古鸿蒙时代的誓言,这些咒语的意思他完全不懂,可是它们一入耳,李昱便感觉到有种异样的脉动随着这古老的咒语在自己胸口正中跳跃。他想压制,可是压不住,姑娘威严的念诵中有种可怕的力量,完全控制了他的心神。每念一句,他都觉得那声音在脑海中不断地回荡,但是他无法不跟着念下去。

姑娘站起,举起了手中的骨剑,她在一瞬间完全恢复成了野兽,眼珠因为充血而通红,她全身肌肉全部绞紧,骨骼发出咯喇喇的暴响。她咆哮起来,声音和威势狂潮一样地扑向了李昱,她举着骨剑闪电一样弹射出去。这是一记简单的顺斩,可是在剑下的人才能清楚地感觉到那股力量像是要劈开整个大地。

血“嗡”地冲上头顶,李昱不由自主地举起了骨刀。

他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可是那一天姑娘斩杀怪鱼时候的一剑如此清晰地出现在他的脑海里。他旋身,挥刀平斩,骨刀的刀锋和骨剑的剑刃在半空交击,李昱的力量在瞬间崩溃了,可是姑娘的力量是凝聚的。李昱感觉到刀身上那些碎裂的骨片从面前扫过,带起的利风都似乎要割裂身上的皮肤。

姑娘随即而来的第二剑再次旋转着斩来。

骨刀和骨剑在半空中一次又一次地交击。

骨头的碎片在不大的空间里飞舞,骨刀和骨剑不断地分崩离析。

李昱在瞬间感到窒息了,眼前发黑,可是感觉不到疼痛。

他什么都感觉不到。

几乎已经虚脱的李昱猛地举起了骨刀,一刀扫向了姑娘的肩膀。姑娘在千钧一发之际,以一个不可思议的柔韧动作躲开了这绝命的一斩。

“这就对了!很好!”姑娘大笑起来。

断了一半的骨刀在李昱的手心里转成了反手,他第三次出手。这已经变成了刺击,骨刀对着姑娘的胸口递了过去。他的眼睛里像姑娘一样闪着疯狂的光,全身的脉络可怕地爆出在皮肤表面,身体泛起可怖的赤红色,可是他什么都看不见,他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就是要把那刀推进姑娘的心脏里去,看见鲜红的血喷涌出来。

姑娘闪身躲开,但骨刀还是割破了姑娘的皮肤,一丝细微的血花溅了开来,血腥味令李昱有种狂喜的感觉,力量在手臂中不断地滋生。

姑娘闭上眼睛,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好极了……”

“哐啷!”骨刀落地的声音传来,她猛地睁开眼睛,看到骨刀滚落在摔倒的李昱的脚下。李昱眼睛里凶恶的光消失了,渐渐地黯淡下去。所有异常的状态都在他身上慢慢消失,他的呼吸渐渐的平稳起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李昱缓缓地站了起来,脸上带有一丝惊慌的表情。

“我是不是刺伤你了?对不起……”

“刚才你是怎么醒过来的?”姑娘没有理会身上的伤口,而是看着李昱,眼中带有一丝讶异。

“我好像什么都不记得了,”李昱捂着头,“你刚才……”

“你真是个有意思的人。”姑娘笑了笑,没有去管身上的伤口,而是扔掉了已经碎裂的骨剑,来到一个小洞前,从里面摸出一个白色的东西抛给李昱,“带上水。这是大鱼的鱼鳔,我涂了鱼油,装水不会漏。再多带些鱼卵,你去吧。记得刚才的那一刀就好,我想不会有谁能伤害到你了。”

李昱点了点头,接过东西站了起来。

“真能出去,就不要回来了,”姑娘说道,“我身上的铁链,你是打不开的,就不要白费力气了。”

“我会回来的,我说过要带你出去。”李昱捡起断了一半的骨刀,定定地看着她,说道。

姑娘冷笑了一声,转过头,不再看他。

李昱不再多说,转身钻进了洞穴之中。

一片死一般的寂静,一片彻头彻尾的黑暗,仿佛在梦里。很奇怪的,李昱并不觉得恐惧,他呆呆地坐了许久,伸手去摸索周围。

他深吸了一口气,爬向黝黑通道的深处,爬向无法揣测的未来。

不知过了多久,感到疲倦的李昱终于停了下来。

而洞口蜿蜒曲折的通向前方,似乎永远也没有尽头。

李昱定了定神,取出装水的鱼鳔,喝了一小口,便重新将它扎好。

作为一个资深驴友,这些对他来说都是常识。

李昱找到一块石片,在洞壁上用力刻下了一个记号。

来的路上,这样的记号他已经不知刻下了有多少个。

对李昱来说,那个姑娘,已经在他的心里生根。

无论如何,他也要带她出去。

这是对她的承诺,也是对自己的承诺。

走到现在,这里已经比来时变得宽敞得多。李昱歇了一会儿,便接着前进,又走了一会儿,他已经变得能够直起身子行走了。

周围仍然是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李昱高举着装有从白鱼体内取出的夜明珠,小心地向前走着。

远处的风声似乎变得大了些,李昱不由自主的加快了脚步,很快,又一个巨大的溶洞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这里可以说又是一处巨大的地下宫殿,几条天然形成的石柱支撑起巨大的穹顶,李昱来到巨洞之中,举着手中的夜明珠四下打量。

就在他面前不远处的地方,象是横着一具巨大的人的尸体。

李昱屏住了呼吸,抄起骨刀,一步步向尸体走去。

没错,这是一具男人的尸体。尸体身上还穿着兽皮制成的衣服,由于风吹的关系,尸体身上的肌肉都已经萎缩,巨大的头颅上,双眼变成了两个空洞,嘴唇也已干瘪,脸上带着怪异的笑容,显得异常可怖。

李昱停下了脚步,看着这具足足有6米多长的男人尸体,心中满是惊骇的感觉。

他是平生头一次看到,巨人的存在。

更让他感到震撼的,是这个巨人手中,竟然还握着一柄巨大的剑。

这是一柄浑身布满了锈迹的铁剑,剑身宽阔厚重,剑首钝圆,两边开有假刃,并不锋利,整体外形接近于中国战国时期的青铜剑,只是大得实在是太多了。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