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晚清丧钟

更新时间:2018-11-28 20:08:11

晚清丧钟 连载中

晚清丧钟

来源:追书云 作者:蛇眼看世界 分类:历史 主角:黄孛李忠 人气:

蛇眼看世界新书《晚清丧钟》由蛇眼看世界所编写的历史风格的小说,主角黄孛李忠,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咸丰九年(1859)到光绪二十五年(1899)四十年的风风雨雨,主人公黄孛利用当时有限的简陋条件因势利导把只有几百人的看家护院变成由小到大,由弱到强的东方猎人。两百多个鲜明的人物形象,跌宕起伏的故事情节,荡气回肠的爱情悲歌奏响了谁主沉浮的世纪乐章。与湘军、淮军、八旗、绿营斗其乐无穷!与太平叛徒、捻军败类斗其乐无穷!与英、法、日、沙俄斗其乐无穷!故事从真实的六安黄家展开……...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停、停!大家不要猜了,我告诉大家,”黄孛哈腰伸臂打断众人的喧闹,高声道:“可打一百丈!”

到底能够打多远黄孛也没个准数,反正一丈三米多点,一百丈足有三百多米,就这距离足以镇住这些落伍之人,为了增加效果黄孛继续鼓吹道:“叔叔大爷们,我说的距离还是百步穿杨的距离,如果不考虑准头的话,可以打三百丈!”

“哗……”话音刚落,堂屋顿时炸开了锅,大伙面面相觑将信将疑,七嘴八舌嚷开了。

“公子,你说的是真的?”李忠伸长脖子惊叹道。

“李师傅,俗语说得好,百闻不如一见,过几天我让你们都亲眼见识一番如何?”

“太好了!”马立山兴奋地接过话答道:“我们虽然相信你,但是有这么个开眼界的机会谁会错过?你们说是不是?”

“是啊,我们兵工厂生产的鸟铳最远只能打十几丈,这一下子变成三百丈,别说是我,就是天王知道了也会前来凑凑热闹。”朱桂也好奇的嚷道。

“别、别,”黄孛一听洪秀全的大名就气不打一处来,不仅仅是瞧不起这位靠跟邪教差不多的手段搞起的事业,甚至连带着其本人的品德也像倒进油锅里的臭豆腐似的难辨香臭,轻蔑道:“他可别来,这三百丈可没有准头,万一哪颗铅弹不长眼钻进他的裆里,天王的八十八个老婆还不得挠死你?”

一番话逗得大伙大笑不止,弄得朱桂想笑不敢笑憋了半响最终还是嘿嘿两声随波逐流畅笑起来……

“不过,我先声明一下,”黄孛举起手打断大伙的疯狂肃容道:“我要让你们开眼界的可不是这枪,这枪可不是吹口气就能变出来的,我是想用其它的火器来代替它,就是想让大家开开眼,看看火器在战场上到底有多大的威力。”

“行,只要能够开眼界,管它是什么东西。”大家七嘴八舌嚷道。

黄孛见众人的兴趣被自己提起来,悬着的心才算放下,把目光转到朱桂身上,说一千道一万朱桂朱师傅才是今晚自己的主要目标,拿下朱桂就可以为即将成立的武装插上翅膀,面带微笑说道:“朱师傅,我说了这么多,不知道你明不明白我的意思?”

“黄公子,别看我是个粗人,你的意思我心里清楚的呐,不过忠王委派我协助龚旗主,我也不能有始无终吧?”

呵,这还是一个榆木脑袋!黄孛眼珠一转问道:“朱师傅,我刚才说的火器你感不感兴趣?”

“感兴趣,太感兴趣啦!我手都痒痒喽。”

“呵呵,好!”黄孛志在必得诱惑道:“朱师傅,我还有比这厉害十倍的火器,你不想亲自试试?”

“我……我……”

黄孛知道这个时代的人思想比较保守,认准一条道就走到黑,不下点猛药还真解决不了问题,于是继续劝道:“朱师傅,有句话说了你不要生气,良禽择木而栖,士为知己而搏,太平天国虽然号称是百姓的天国,但是真有太平吗?大道理我不讲,咱就说你知道的,洪秀全要求别人实行男女分别,夫妻不能同居,自己却娶了八十八个老婆,你心里真的没有想法?”

说到这,黄孛有些激动,端起酒杯傲然道:“日后,如果咱们成就一番事业,我黄孛把话放在桌面上了,娶妻,不管是谁,只能娶一个!当官,乡民们说的算,让你当,你才能当,不让你当,赶快回家抱孩子去!”说完,一口干了杯中酒,也不理朱桂的反应来到宫志武跟前,掏出二十两银锭放在宫志武面前说道:“宫师傅,这点钱是你搬家的钱,仲秋之就可以和家人团聚了。”

“真的吗?那我太谢谢您啦!”

“不用谢,这是我应该做的,我们现在是一家人,一家人不说两家话。”

这时朱桂红着脸走到黄孛跟前小声说道:“黄公子,我知道你黄家和龚旗主关系不一般,放不放我就是你一句话,既然公子瞧得起我这个大老粗,从此以后我老朱跟着公子干就是喽,何必冷嘲热讽挖苦我?”

“哈哈哈,我可不敢嘲笑朱大哥,”黄孛拿起酒壶又给自己倒满一杯,拍着朱桂的肩膀高兴道:“兄弟们!让我们端起杯中的酒,为朱师傅加入我们的队伍干杯!”黄孛为能够揽到一名懂火器的人才真是豁出去了,也不掂量掂量自己的酒量,五杯酒下肚五脏六腑都开始燃烧起来,大伙也被黄孛的情绪所感染纷纷呼朋唤友地吆喝起来……

趁着大家兴致高涨之际,黄孛把剩下的银子分发完毕,走回自己的座位欣然道:“弟兄们,今日对我们来说是个比过年还重要的日子,因为晁爷已答应明日给我们挑选四百名精壮汉子,我准备先用这些人把队伍拉起来,从此我们就有自己的武装了。”

听了黄孛的话,大家放下酒杯都亢奋地看着黄孛,李忠忍不住问道:“真的吗少爷?”

“呵呵,当着晁爷的面我岂敢胡说八道?我已经打算好了,先把这四百人分成四个营,每个营一百人,你就是第一营的营官。”

“公子,”闻听自己被升为营官,李忠兴奋不已,至于这个官到底有多大李忠连想都没想,“扑通”一声跪在地下感激道:“谢谢公子!”

“快快起来,李师傅,以后可不行这样!”黄孛急忙扶起李忠肃容道:“李师傅,我说过了咱们要走一条前人所没有走过的路,要做第一个敢吃螃蟹的人。我们这个队伍和其它的任何武装都不同,无论是在武器装备、打仗方式和军旗军服等各方面标新立异,甚至连礼仪规范也独出心裁。就拿你想要感激我来说,你就可以这样表达自己的心情,”黄孛学着后世军队行礼的样子做了个示范,虽然也不规范,但是味道还是有的,笑道:“看明白了吗?”

李忠虽然看得一清二楚,冷不丁让自己换成一种陌生的行礼方式还是不自然,翻来覆去学着黄孛的样子行礼致敬,逗得众人前仰后合,黄孛也不以为意,转身喊道:“宫志武!”

宫志武没想到黄孛能叫到自己,愣了片刻马上站了起来。

“我任命你为第二营营官。”

“谢谢公子!”宫志武有模有样“啪”地行个军礼,完事还不忘记朝李忠挤眉弄眼,气的李忠装着没看见自顾自继续练习敬礼动作。

随后,黄孛又宣布马杰为三营营官,马俊为第四营营官,最后对马立山说道:“马前辈,这里只有你识字,我想让前辈担任我的幕僚,如何?”

“只要公子瞧得起老朽,老朽愿意,不过,不知公子从何处知晓老朽识字?”

“记不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时我转交给你的那封信?”

“当然记得。”

“当你接到信时看了一眼信封,我从你的面目表情上就猜出前辈一定是读过书的人,能识文断字!”

马立山抱拳笑道:“公子真是观察入微,老朽佩服!我以前是念过三年私塾,但是书没有读几本,字倒是识几个。”

黄孛笑了笑没再言语,转头朝晁龙作揖道:“晁爷,大熊今后就跟着我当护卫了,黄家大院从今以后就靠你老人家来担当重任喽,有什么需要帮衬的尽管提出来,我们这些人都是你的喽啰!”

常言道,老小孩老小孩,岁数越大越像孩童,喜欢别人哄着来,晁龙被黄孛一顿吹捧美得眉开眼笑,捋着胡须笑道:“这没什么,别看我老,我还没老到糊涂,你们挑重任,我在家看看院,咱们各有分工没什么对不住的,是不是爷们们?”

“是!”

“对!”

“晁爷说得好!”

大伙又兴奋地嚷嚷起来……

“公子,我们这个军队叫啥子名啊?”马立山问道。

“我都想好了,就叫‘华夏独立团’!”

“华夏独立团?”李忠好奇地问道:“公子,这个华夏是什么意思?”

“几千年以前华夏就是我们共同的先祖,具体说我们就是华夏人,而不是什么东洋人、南蛮人、西戎人和北狄人,取这个名字就是让我们不要忘记祖宗,不要干背祖弃宗的事情。”

“好!这名字好,认祖归宗,好,公子真才子也!”马立山拱拱手赞道。

其它人也都用崇拜的目光看着黄孛,也难怪众人少见多怪,这个年代的人读书识字的人实在是太少了,别说谈点古论些今,能够写出自己名字的人都寥寥无几。

黄孛趁热打铁说道:“大伙也别羡慕我,以后凡是独立团的头头脑脑都必须识字,我现在给你们一个营的兵力虽然只有一百人,但是等每个营扩编成五千人时,如果谁还没认识三百字,你这营官就别当了!”

“别呀,公子!”宫志武扯着嗓子喊道:“你让我杀三百人行,识三百字可太难啦!”

“想不想升官发财喽?嗯?我又不是让你们马上就识字,给你们一年时间,到时候谁还没认识三百字,你就一辈子当这一百人的头吧!”说着,黄孛站起身来用严厉的口气问宫志武:“有没有信心?”

“有!”宫志武站起身大声答道。

“嘿嘿,这不就对了?”黄孛招呼宫志武坐下后笑嘻嘻地说道:“有我在,还怕打不过‘三百字’?来!为我们这些营官既将成为读书人干杯!”

“哈哈哈……干干干!”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黄孛从兜里掏出龚得树给他的那封信递给马立山对大家说道:“仲秋之日,韩家冲的鹿牛蒡带领五百多人准备攻打我们黄家大院,大家说说怎么办?”

“打他奶奶的,正好手痒痒了,他们五百人,我们也不差多少,谁怕谁呀!”宫志武喊道。

马立山看完信沉思片刻说道:“公子,这是个好机会呀!鹿牛蒡带这么多人攻打黄家大院,估计他的老窝金寨和韩家冲一定很空虚,若能趁机拿下他的老巢,那对我们今后的发展实在是大有好处!只不过我们双方实力相仿,到时候拼个两败俱伤恐怕就没能力再取鹿牛蒡的老巢喽。”

“公子,”李忠插言道:“要不咱们把周围的佃户全部召集过来?估计最少能有两千人左右,这样取胜的把握会更大一些。”

“那不行,人多了伤亡也大,得不偿失。”黄孛端着酒杯缓缓道:“其实我心里已有个应策,只不过在一些小细节上还没有想清楚,需要明日和朱师傅证实一下,如果这个办法行得通的话根本用不着这么多人,我率领两个营就可以正面应对鹿牛蒡五百人马,你们其他人敲敲边鼓就行,到时候不全歼鹿牛蒡这伙人也太对不起‘华夏独立团’这五个字!”

听完黄孛这番话,大伙你瞅我、我看你的嘀咕着,这黄公子是不是喝多了?

望着大家的表情黄孛心里暗笑,脸上却装着一副严肃的样子自言自语道:“到时候恐怕我们也得有伤亡啊。”

“能有多少伤亡?打仗哪有不死人的?”急性子的宫志武又嚷道。

“我估计最少得伤亡八九个兄弟。”说完,黄孛自己都忍不住地哈哈大笑起来。

大伙这才反应过来原来黄孛是在取笑自己,大汉蜂拥而上,左敬一杯,右灌一口,一会儿功夫就把只有六七两酒量的黄孛灌得人事不省……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