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军事 > 重生之怨偶

更新时间:2018-11-28 20:10:07

重生之怨偶 连载中

重生之怨偶

来源:追书云 作者:陈灯 分类:军事 主角:许宁唐宝 人气:

《重生之怨偶》是陈灯写的一本军事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重生之怨偶》精彩章节节选:简介:赘者,多余之物也。赘婿许宁重生了。他决定养成小媳妇儿,铲除政敌,弥补前世的种种遗憾。眼看着水当当软绵绵的小媳妇儿娶到了手……前世的冤家居然也重生了竟是要再做一世的怨偶么?本文将于10月30日入v,入不喜者早日放弃,不必纠结。
各位书友要是觉得《重生之怨偶》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荐哦!重生之怨偶最新章节,重生之怨偶无弹窗,重生之怨偶全文阅读.
...
....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早饭果然大部分是剩菜,更夸张的是还不是宝如做的菜的剩菜,而是他们昨日去舅家喝的所谓喜酒带回来的剩菜,有条鱼已全剩下骨头,只有零星鱼肉挂在骨架上,罗氏居然还是拿出来热了让人吃,好在段月容自己估计也觉得看不过去,加了些大葱姜蒜进去,凑成了一碟子。

罗氏看到唐宝如出来,脸色并不太好看,媳妇起得比自己这个婆婆还迟,她不高兴是必然的,可惜她却没有那个底气教训媳妇,出赘的儿子比出嫁的女儿还不如,多少人家让赘婿回家看一眼都已算是仁至义尽,更何况他们还带了许多东西回来。只得板着脸道:“早点吃了上路吧,车子已收拾好,回去问亲家的好,待转年了有空我们去府城便去看你们。”

唐宝如心里冷笑,面上只是淡淡:“有劳爹娘了,转年开春地里也忙,二郎也要忙着准备乡试了,我爹我娘只说了,让二郎什么都别管,专管着这一桩咧。”

罗氏没有听到唐宝如欢迎他们去拜访的话,脸上更是板得死死的,刻薄的话忍了许久终于忍不住:“依我说咱们普通人家,还是莫要对科举这事太上心,倒不如守着家里的本业,踏踏实实过好小两口的小日子,那书读多了,没考出功名,人却牛心左性,五谷不分木呆呆的,可怎么得了,每科普天下只中得三百个进士,那城里多少高才绝学读到白头,尚不能够飞黄腾达,二郎才读得年把书,就想要中举人进士,怎么可能?那些先生为着束脩,自然恭维主家,只说是科考有望,你年纪轻不晓事,你爹娘辛勤半世,挣了这些家私,既然养了二郎,合该好好守着家业,你也帮扶着二郎,传续香烟,这方是过日子的道理,你正该回去劝劝你爹娘才是。”

唐宝如听她这一口气说的伶俐得很,不由想起从前她到了京城,被那些贵家小姐恭维她能语便言,气度丝毫不像农家出身来,论起这一份天下永远是自己对,理直气壮的气派,确实和那些贵族夫人小姐异曲同工。这时许宁正好从外头挑了水进来,听到这一席话,也不动声色,只道:“水缸已是都挑满了,吃过早饭我们便回去吧。”

罗氏见了许宁,想起昨夜到底是拒绝了二儿子的要求,有些心虚,也不再说什么,一家子吃过早饭,事先雇好的车也到了,停在了门前,段月容连忙将回礼往车上搬,许平却只是袖手一旁缠着和许宁说城里的见闻,许林和罗氏则视若无睹,只由着段月容和车夫忙碌着,唐宝如抱着许敬,也搭不上手,只看着身强力壮的许平心里冷笑。

许家送了许宁和唐宝如上车,唐宝如看了下那几样回礼,几条有些发黑的熏肉,一袋子花生,一壶油,一坛菊花酒,一袋子干菜,一篮子鸡蛋,暗暗撇嘴,知道这已是看在昨天那丰盛礼物上的回礼了,罗氏为人悭吝,熏肉那种东西已是犹如割了她的肉了,就怕不知是什么时候做的,只那干菜和菊花酒应当是段月容的手笔,她倒有几分才能,干菜晒得挺香,那酒也酿得还行。

她给了敬哥儿一个红包,在许平有些期盼的眼光中视若无睹地上了车,许平这小叔子长得颇高了,却仍一片孩子心性,被许林和周氏宠得有些好逸恶劳却不自知,她着实不喜欢,许宁从包里拿了个红包给许平道:“压岁钱。”许平这才咧了嘴笑了,许宁上车坐在了唐宝如身边,放下了帘子,前边赶车的大叔一甩长鞭便离了青溪村。

车上一直安静,许宁拿了本书在对面闲翻着,唐宝如因为早上睡过回笼觉,正是精神,便揭了帘子往外看风景,只是正是冬日,到处都是光秃秃的地,远处的雪看上去也脏脏的,看了一会儿便觉得十分单调枯燥,放了帘子看许宁仍然气定神闲,想起昨夜他那一些情绪的外露,倒也觉出了些好笑来,这位养气功夫甚佳年纪轻轻便权倾朝野的许相爷,大概只有自己见过他失态的样子。

她忍不住问他:“你将来打算如何?先中举再说?”

许宁眼皮都不抬,翻过一页,淡淡道:“总要先中了举,再一样一样和人清算便是。”

唐宝如撇了撇嘴,许宁却忽然道:“既然已决定了合作,你是不是该告诉我一些我死后的事情?”

唐宝如道:“谁和你合作?”一边又恍然大悟,自己比许宁的优势居然是自己多活了三年!

许宁嘴角挑了挑,似在笑她的嘴硬,唐宝如有些气短,知道如今主动权在他,虽然他没有威胁过她,她却依然能感觉到面前这人不动声色的威慑感,她转过脸,嘀咕道:“我一个妇道人家,知道得也不多,那杀千刀的林谦倒是说过一些,你死后宗慈拜了相,不过好像皇帝也挺忌惮他的,没你那时候那样有朝中说一不二的,听说和你来往密的被问罪了不少,不过也没怎么敢狠命清算,毕竟那会儿多少人都趋炎附势着的,谁又敢说和你完全没牵扯……哦对了……”

她抬起了一边眉毛,揶揄道:“永安长公主听说出了家,去了护国寺,还有那个谁谁,柳淮娘,撞死在你墓前……可怜那样一个绝色,多少富家公子叹息风尘女子中也有这般贞烈殉情的女子,真是好一段风月佳话……”

许宁终于抬起了眼看向她,眼睛里有了些迷茫,天顶光漏下,他的眼睛里化不开的忧郁曾令多少女子为之心醉迷恋,唐宝如更是连讥带讽道:“真是想不到吧?可惜你居然是来了这里,人家本来是想着和你一同投胎的吧,出家也是为了修来世……呵呵。”

许宁默默无言,过了一会儿才道:“不管你信不信,其实我和她们不过略说得上些话罢了……她们会这样,我也很吃惊……”

唐宝如嗤了声道:“可不是你们读书人说的什么白首如新,倾盖如故了……我就是那如新的白首,她们才是你那知音的倾盖之交……”,许宁不欲与她继续纠缠这个话题,只是问道:“那么你呢?林谦怎么你了?”

唐宝如冷笑了声:“你那道貌岸然的好友,我一直以为他谦谦君子对我多有照拂,谁知道他居然引了我去见给他的上司拉皮条,真真是想不到如此,依我说上一世你的眼睛是瞎了吧?交的都是些什么龌蹉朋友。”

许宁唇抿紧了:“哪一个上司?”

唐宝如想了下:“就是那个祖上是皮匠的那个,姓侯的,我记得他也来过咱们府上给老太太贺寿见过,个子不高,长得有些女气的……”

许宁截口:“侯行玉。”

唐宝如点头:“他似乎封了个什么官,挺大的,我也没记着,当时我一气之下,拿烛台拔了蜡烛捅了他,后来外头伺候的人听着声响不对在撞门,我想着这次横竖躲不过去了,省得落在别人手里零零碎碎受罪,过堂还要受辱,便自己了结了。”

许宁侧脸绷紧了,薄唇紧抿,显然咬了牙在赌气,唐宝如不意看他如此生气,转念一想许宁这人其实自尊心颇高,大概对自己的女人被人欺辱总觉得分外受辱罢了,提起自己死的事,她也觉得有些心情低落,便转了口道:“其实我对官场那些事都不了解,连官名都记不住,每次参加宴会都被那些夫人小姐明里暗里的嘲笑,算不上个合格的官夫人……”

许宁抬了眼道:“不需要你做那些……”

唐宝如一怔,正要开口说什么,却忽然车轮一阵剧烈颠簸,外头一阵驴高亢地叫声,她坐不住身子一歪,被许宁一把拉住,车子忽然天翻地覆地往一侧倒了过去,她完全没反应过来,就已被许宁结结实实地按在了怀里,两个人一同摔出了车子外头,只听到咣当咣当地响声,想必是那些装着节礼的坛子摔了下来。

等车子终于停了下来的时候,她整个人都被许宁护在了怀里躺在泥地上,腰部被咯得生疼,她正呆着,听到了那赶车的赵爷惊恐地道:“客人你们没事吧?驴惊了!车翻了!”

她动了动,感觉到许宁压在自己身上没说话,吓了一跳道:“许宁?”

许宁终于动了动,低头问她:“你没事吧?”

唐宝如只感觉到背上被硬石头咯着,好在冬天衣服厚,应当没伤着,想着大概也就一些青紫,摇了摇头,许宁松开唐宝如,慢慢起了身,赵大爷有些惊慌道:“您的手臂!”

唐宝如站了起来拍着身上的泥,听到赵大爷说话,看过去,看到许宁背上一片狼藉,全是那些装着酒啊油啊的坛子碎了泼在上头,还有几个被打碎的鸡蛋,手肘那儿卷了起来,擦破了一片,正渗着血,许宁并不慌张,拿了帕子擦着伤口上蘸的泥土,一边道:“小问题,赵爷您别着急,咱们先把车子扶起吧。”说着便与他合力将车子扶了起来。

唐宝如念及他适才护着自己的举动,从怀里拿了张干净的帕子过去替他裹了裹伤口,看了下一地狼藉,油啊酒啊撒了一地,鸡蛋捡起来好的也没几个了,他们二人是见过富贵的,也并不太在意,只是那赶车的赵爷惊得脸煞白,只怕主家要他赔,只结结巴巴地说着不收雇车的费用了。

许宁如何会与他计较,安慰了他两句,便扶了唐宝如上了车,紧着回城才好收拾这一身狼藉了。

一路默默无言,回到了住处许宁便命人备热水洗换,又叫人拿了跌打的药酒来擦。小荷来伺候她洗浴的时候道:“姑爷好紧张小娘子,一直教我看好小娘子哪里有伤的要搽药哩,我看这背后青了一块,一会儿我替您热热揉开,明儿就好了。”

唐宝如有些嫌弃那药酒的味道,说道:“不理它过几日也会自己好,搽了药粘腻腻的如何着衣裳。”

小荷皱眉道:“娘子如何如此不爱惜自己身体。”

唐宝如挥了挥手不耐烦地让她下去,自己上辈子亲手操持家事磨豆腐,这些小伤算的了什么,倒是许宁今日护着她……也不知身上有没有什么伤,她虽然厌恶他负心薄幸,今日他护着她才受了伤却也是真的,她总不能不闻不问。

...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