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军事 > 宠妃难为:殿下,咬一口

更新时间:2018-11-28 20:07:31

宠妃难为:殿下,咬一口 连载中

宠妃难为:殿下,咬一口

来源:追书云 作者:红绸 分类:军事 主角:青鸾王 人气:

完结小说《宠妃难为:殿下,咬一口》是红绸最新写的一本军事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青鸾王,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此女乃是天生煞星,克人克己,万万不能留在宫中!”女子眉色微动:“哦,那不如我先把你克死好了。”“此女乃祸国妲己转世,专吸男子精气,吾皇危矣!”女子面不改色:“哦?不若今夜就赐你一百个美人享用,本宫很想看看精尽人亡是什么样子。”“昏君!你专宠妖女,就算一统江山也会遗臭万年!”男人慢悠悠的拔出宝剑,淡笑道:“你都说朕是昏君了,朕怎好让你失望?”这是一个“妖女”与“昏君”为祸人间的故事,且看她如何从一个见不得光的暗人,到一代纵横天下的传奇女将,威加海内,色震八方!
各位书友要是觉得《宠妃难为:殿下,咬一口》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荐哦!宠妃难为:殿下,咬一口最新章节,宠妃难为:殿下,咬一口无弹窗,宠妃难为:殿下,咬一口全文阅读.
...
....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就在两人说着话,过了没多久,沣王就大笑着转过身,眼中早已清明,同时也惊醒了在场的所有人。

只听沣王赞道:“好阵法!如梦如幻,若此景为真,本王当愿舍了这一身功名留在此地了。”

各位使臣回过神来,听到沣王的话也都连连点头,只有一个西域国的使臣似颇为不满:“入宫即以阵法待客,与刀兵何异?魏国就是这么招待客人的吗?!”

此话一出,立马有许多人同意:“就是,是欺我门不懂你们中原礼数吗?”

沣王听着这些人三言两语的,只淡笑着默不作声,且看独孤长信如何处理。

独孤长信看沣王一眼,依旧如往常一样脸上似笑非笑的表情,声音像是久病不愈的低沉:“花仙宫中这样的阵法比比皆是,为的都是让来者宾至如归,且此间的美女,只要两厢情愿,诸位使臣是可以带走的,作为魏国的一点心意。”

话落,刚刚那几位要生事的立马面露贪色,一眼望去这全都是一等一的美人啊,是个男人就会心动,立马都噤声没了脾气。

沣王淡淡出声说道:“听闻魏国花仙宫这些绝色女子都是戴罪之身,不知是真是假?”

原本已经有些心猿意马的人脸色又僵硬起来,看向独孤长信。独孤长信并不以为意,解释道:“不错,这些女子都是罪臣之后,因为年纪太小的缘故都被赦免死罪,挑了颜色好的来花仙宫养着的,不过诸位放心,花仙宫内的女子每年花仙节都是换新的来,所以她们都还是清白之身,各位尽兴。”

若罪臣无罪,眼前这些花枝招展的少女都还是大家闺秀,何况都还是清白女子,这些官员的面子里子都有了,心里自然再没了介怀。只待独孤长信说了一句:“花仙宫内各位可以畅游享受,本宫先去跟父皇禀报了,到了午宴自会有宫人来请各位大人,告辞。”

青鸾跟着独孤长信一起刚转过身,就听见扑通扑通的跳水声,伴着使臣得意的笑声和美貌少女的尖叫声,青鸾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却对上沣王的一双眼睛,那是她从未见过的迷茫,今天的阵法到底也让他动容了。随着水花四溅,岸上只剩了沣王站在那里,在触及青鸾眼神的一刹那又迅速转了头。

独孤长信一路沉默不语,没了外人在跟前,不用王云搀扶,他步伐也快了许多,不多时就到了一处安静的院子,里面准备了吃食却空无一人。青鸾警惕的看了周围,确定是一座空院子才问道:“不是要去面见圣上吗?”

独孤长信却在石凳上坐下,拿起茶水呷了一口,淡淡说道:“让王云去就行了,累了一上午,本宫需要休息。”青鸾这才发现王云早已不在身边,再看眼前独孤长信好端端的样子,怎么也想不通,到底是什么原因能让一国太子到处装病。

而独孤长信似是会了读心术一般:“这个世上总是有许多事情想不通的,因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

青鸾不置可否,只是将自己心中想的事说出来:“今日太子众目睽睽下与我做出那样的举动,无非就是想加重与沣王交换的筹码,可是太子未免把我看得太重,我只是沣王手下一个趁手的工具罢了。”

“不错,对于皇室中人来说,工具死了一个还可以有更多,而权利一旦没了,就是万劫不复。但你也别忘了,这世上没人能真正做到铁石心肠。”独孤长信说的语气极为轻淡,但内心似乎十分笃定。

对于独孤长信说这些虚无缥缈的话,青鸾并不十分懂得,但她知道一件事,眼前的好并不是真的好,这不过是魏国太子与齐国沣王的一场交易,而眼前这位太子才是真正的大手笔,似乎钱财女色都从不曾入他眼,就连权利也不过是信手拈来。

所以她不再多问,只说一句:“那祝太子心愿早日达成。”

独孤长信抬头看她不施脂粉的清丽素颜,眼底精光一闪而逝,转而玩笑道:“你说沣王今日有没有相中的美人?”

“沣王神智清醒,在魏国的权势已然是万人之上,何况他一向洁身自好,自然不会中了魏国的区区美人计。”青鸾正视他的眼睛冷淡淡的回答。

独孤长信好笑的弯了唇:“你们齐国真正的万人之上不是沣王,也不是齐国皇帝,而是东宫那位好男风的太子爷。”

青鸾一向只负责执行任务,对朝堂之事也是一知半解并不十分清楚,她只知道齐国景帝年老体衰,几乎不问政事,齐国一直由沣王监国,传闻齐景帝早年打下这片江山时太子慕容珏宸尚未出世,沣王年轻却有军功在身,所以齐景帝曾说过要传位给幼弟,直到后来皇后产子景帝一直再没有表态,直到慕容珏宸十二岁时才被立为太子,齐国朝堂之上也渐渐开始暗流涌动。

可是这位年轻的太子慕容珏宸似乎颇为不争气,不但荒诞残暴,更加不知羞耻的大兴男风,宫内男宠不计其数,引得许多朝臣不满,奈何齐景帝却对这位纨绔的儿子宠爱异常。

记得工部尚书家里的小公子被慕容珏宸看上,慕容珏宸便强行将其招入宫中宠幸了,这位小公子倒是个有气节的,当场便要寻死,却被慕容珏宸一怒之下关进了天牢。工部尚书老泪纵横的去向齐景帝哭诉,奈何景帝愣是没说一句太子的不是,这工部尚书见皇帝不管,许是被怒火冲了脑子,跑去东宫闹,惊扰了慕容珏宸午睡,这位太子爷起床气很大,太子很生气的后果就是——不闻政事的景帝竟然亲自下旨,将工部尚书革职查办!连沣王都求情都无济于事!最后竟然落得个满门抄斩的下场。

“慕容珏宸纨绔残暴,太子是在开玩笑吗?”青鸾想到这桩事,便觉的独孤长信说的未必可信。

...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