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腹黑男圈养仙妻:闲人勿近

更新时间:2018-12-05 14:43:29

腹黑男圈养仙妻:闲人勿近 已完结

腹黑男圈养仙妻:闲人勿近

来源:追书云 作者:香草悠悠 分类:都市 主角:小丫头金莲 人气:

主角是小丫头金莲的小说《腹黑男圈养仙妻:闲人勿近》此文是香草悠悠原创的都市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她是调皮捣蛋,神见神爱,同时也是神见神怕的九公主,闲来无聊,去月老那里串门,顺便看看自己的姻缘,结果就是她迫不及待的下凡去鸟,哈哈,相公偶来鸟!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说来这名剑山庄倒也神秘,庄内一切事物交由管家打理,至今还无人知道名剑山庄庄主的名字,也从未有人见过其人,只知其虽坐镇山庄,却从不用剑,一扇在手,便可大杀四方,无人能敌,就连战神宁王也只能与他打个平手而已,这样的传说让人望而生畏,却又让人对那些剑更加的趋之若竭,这样的高手铸出来的剑想必也不会差。

周围那些嘈杂的论剑声让他微微皱眉,忽见人群中出来一个人,白色的儒衫,俊朗的面容,温和的笑意,眼底却闪着狡黠睿智的光芒,尤胜狐狸。“月侍卫,今日前来可为求剑?”挥了挥手中半面梅花半面雪的扇子,白衣儒衫的男子继续说道:“如若在下没有记错,半年前越侍卫可是在这求了把好剑啊!怎么,这么快就玩腻了?”语气依旧不温不火,却让周围同样是上来求剑的人有丝丝点点的恼怒由心底升起,武林中人,最看重的就是剑,剑在人在,剑亡人亡,剑就是习武之人的兄弟,更确切的说来,就是习武之人的左右手,既是好剑,岂有玩玩之理?他这一说,无疑让夙月成为了矢众之师,人人唾骂的混蛋了。

“断了。”夙月倒是不觉得有什么,他自己身上散发出的寒气便足以让人退避三舍。

“断了?”白衣儒衫之人眼神突然一滞,随即轻笑,“月侍卫说笑吧?你那柄剑可是上好的寒铁所铸,削铁如泥,轻轻一划,便入木三分,岂会那么容易就断了?”

听到这话,众人求剑的心不由得动摇了起来,名剑山庄的剑向来坚韧锋利,倍受好评,这次……连上好的寒铁剑都断了,莫非是这铸剑的功夫出了什么问题?

“不怪你名剑山庄,剑已失了魂魄,毫无灵气,自然会断,劳烦柳管家再为我寻一把好剑来罢,银子,定然少不了你一分一毫。”冷冷的话语,让周围之人都顿觉冷意,而这柳管家却是面不改色心不跳,依旧不动分毫,笑得温文尔雅,他,便是这名剑山庄的管家,柳君豪,为人狡猾,待人有礼。处事快捷狠辣,人送称号,笑面狐狸。

“好,刘某定为月侍卫再寻得一把好剑,各位可选好剑了?选好的,前去账房付银子吧!银货两屹,你们便可下山了。”

人群再次喧闹起来,一部分跟着小厮去了账房,一部人还留在原地选剑。

经过柳君豪身边时,夙月看似无意的撞了他一下,柳君豪的手中便多出了一个字条,嘴角勾起一抹弧度,笑得Jian诈,朗声道:“月侍卫,柳某定当为月侍卫选一,把名剑山庄最好的剑,希望月侍卫到时候付得起银子才好。”看似无意的在一字间停顿了一下。

夙月愣了愣,冷笑了一声回道:银子自是不成问题,柳管家要快点挑才是,月某可等着用。”

“那便好,各位,日头已上三竿,柳某在庄中设宴,各位先去填饱肚子再来挑剑,可好?”众人皆点头应允,只有夙月转身向着西边别苑走去。

柳君豪挥着扇子轻笑:“月侍卫不一同前去?”

“房中还有一女子,回去瞧瞧再去。”夙月倒也不隐瞒,冷着脸继续前行。

“女子?呵呵……”柳君豪一阵轻笑,这不近女色的冰块竟然带着一个女子上山求剑,还是背上来的,不可思议啊!别说,他还真有些好奇了,一个箭步便追了上去,空气中掠过一片白影。

“月侍卫,不如在下派人将饭菜送至房中,许久不见,月侍卫陪在下小酌两杯可好?”

“不用了。”想都没想,夙月便拒绝了。

柳君豪却是不气馁,硬是用上了死缠烂打的三寸不烂之舌,“那怎么行?来着既是客,怎能怠慢客人?既然月侍卫不愿让下人送去,那在下就只有亲自跑一趟,前去送饭菜了。”

“我说了,不用!”语气中略带火气,看来他有些怒了。

他这一怒,却是让柳君豪更加的好奇了,一时间来了兴趣,不达目的决不罢休,“要的,要的,我名剑山庄可是以有礼好客出了名的,这一趟还非跑不可了。”

夙月冷静下来,论口才,他是怎么也不及这个老狐狸的,只好冷声道:“她是不会吃的,她只吃果子,且只吃朱红色的小樱桃,这山上,你上哪去找樱桃?”劝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

“只吃小樱桃?”这女子奇了!还真得会会不可了,是什么人能让这与他那黑脸的主子一样不喜女人的夙月如此护着一个女子,“我名剑山庄除了好剑,还有美食,樱桃是吗?就是仙丹,我也照样能给她弄来。”

“哼!仙丹她倒不稀罕了。”极为小声的轻哼,却被柳君豪听个一字不差,引来一阵大笑,“不稀罕!好一个不稀罕!哈哈……”柳君豪束手离开,空气中飘荡着他淡淡的话语,“这樱桃,柳某一定亲自送上。”

全木质的房间内飘着淡淡清幽的香味,是香炉中燃着的小块茉莉香的味道,沁人心脾,亦能让人静气宁神,悠惜悠悠转醒,揉了揉眼睛,看四下空无一人,不禁有些沮丧,夙月还是将她给甩了,她真的帮不了他们吗?

随意理了理头发,悠惜推开门,扑面而来的是一片梨花香,心中一喜,将所有的不快都抛诸脑后,像只快乐的蝴蝶游戏于花间,使了点小仙法,让花瓣漫天飘零,粉红丝带随风起舞,亦是更加美得不似真景。

房顶上,一抹白影迎风而立,瞳孔中带着惊叹,带着笑意,轻轻呢喃道:“难怪,难怪,人比花娇,花美,人更美。”柳君豪虽是赞叹,眼中却毫无亵渎之意,这样的女子,莫说是那块冰了,就是他家那冷酷的王爷,怕是也要捧在手心里罢,也罢,先下去打个招呼。一抹白色翩然而落,手中的扇子刷的一声打开,露出半面梅花的扇面,平添潇洒之感,“姑娘,在下柳君豪,这厢有礼了。”

悠惜盯着他的脸瞧了一阵,并不说话,眼中闪着奇怪的光芒,更多的却是探究。而柳君豪则不是这么想的,但凡女子见了他都是羞涩不已,这女子怕是看自己看呆了。

半响,悠惜吐出一句话,“你长得没凰哥哥好看。”

柳君豪愣了愣,自尊心的防线有一瞬间被击溃,随即又转化成好奇补了回来,故作惊讶的问道:“这天下还有比在下长得还好看的人?”

悠惜上下打量了他一番,露出厌恶加鄙夷的神情,自顾自的嘀咕道:“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你这么不要脸的,不跟你玩,我要去找小月月。”

柳君豪的脸顿时黑了下来,嘴角狠狠的抽了抽,换上咬牙切齿的笑容,“姑娘如何称呼?”小月月?他忍不住浑身抖了抖,夙月那个冰块竟然受得了?

“就不告诉你,怎么样?”他横,悠惜比他更横。

柳君豪的脸此时犹如调色盘一般,由白转红,由红转黑,如天上的云彩般不断的变换着,突然恢复如常,轻摇折扇,笑道:“姑娘不是要去找夙月吗?在下带你去,如何?”那块冰该在来这里的路上吧,等他来了,好好吓他一番,看看他除了冷脸之外可还有别的表情。

“真的吗?”一听到夙月的名字,悠惜便欢喜起来。

柳君豪的脸顿时又黑了下来,这女子还真是善变。只是那么一瞬间,他便又换回狐狸般的笑容,“真的,我柳某何时说过一句假话。”他是说过很多假话。“姑娘,请吧!”柳君豪心中打着算盘,带她绕上几圈,再回来瞧瞧夙月的脸色。

悠惜高兴的跟着柳君豪在庄内乱转,经过一个插满剑的林子中时,突然瞧见那最中间的巨石上那把薄如蝉翼的剑甚是眼熟,一时半会儿又想不起来在哪见过,只是那剑在剑群中却有鹤立鸡群之感,不知不觉就爬上了那块巨石,随手一抽,“呲……!”的一声,剑竟被抽了出来,悠惜将剑拿在手中把玩,怎么越看越眼熟呢?转过头来,却见柳君豪一脸震惊的看着自己,脸上写着的是不可置信,忽而低喃,“天命之人,她竟是天命之人……”

“你怎么啦?”可能是由于太震惊,以至于悠惜站到了他面前,他竟还没有发现。

“喂!你到底怎么啦?”悠惜大喝一声,柳君豪突然清醒过来,拉着悠惜的手腕一阵狂奔。

“喂喂喂!你快点放手!你要干什么?!”悠惜惊呼,被他拉住一路快跑,行至一间雕花木栏的屋子,他突然停了下来,悠惜猛然撞上他的背,将一只手从他的掌中抽出来,另一只手还持着从那巨石上拔下来的剑,扔了剑,悠惜揉着手腕怒道:“你干什么!?”

“你跟我进来!”木制雕花的门被推开,柳君豪捡起地上的剑,将悠惜拖了进去,弄得悠惜一个趔趄,差点就绊倒在门槛上,被柳君豪轻轻一拉便站了起来。

“咦……”悠惜手指放在唇上,慢慢凑近那挂在墙上的那幅画,突然惊奇的叫出声,“你怎么会有蓝姑姑的画像?”

“蓝姑姑?你确定这画上之人是你蓝姑姑?”此时柳君豪眼中闪着不明的光芒。

“是啊,有什么问题?”悠惜极为不解的看着他,不就是蓝姑姑的一副画像,用得着这么激动吗?

“你蓝姑姑此刻在何处?”他似乎很焦急。

“在……在天上。”悠惜舌头都有些打结了,根本就没有明白他在说什么。

柳君豪眼底闪过一丝惋惜,“节哀顺变。”

“节哀顺变?”悠惜更加的不明白了。

“主人在上,受君豪一拜!”柳君豪的突然下跪,让悠惜游戏和错愕,但更多的是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主人?她什么时候成了他的主人了?“你……没事吧?你别认错人了,我可不是你的什么主人。”

“主人,您既是蓝姑娘的后裔,既然蓝姑娘英年早逝,您也拔出了那三十几年来无人拔出的剑,您便是我名剑山庄的主人,没有当年的蓝姑娘就没有我今日的柳君豪,更不会有今天的名剑山庄,以后这名剑山庄便是主人您的了。”柳君豪说得一派陈恳,却将悠惜吓得不轻。

“不要不要!我又不是故意的,我才不要你这什么山庄呢,这些身外之物我一样都不要,你先起来罢。”悠惜连连摆手,凡人的东西,她要来也无用。

“主人,您若不答应,我就长跪不起!这剑世蓝姑娘震匪之后留下的,我柳家家父曾经发誓,若有人拔出此剑,且是蓝姑娘的后裔,便是我庄的主人,我名剑山庄的一切都是他的!”柳君豪态度坚决,丝毫没有要起来的意思,这可难为悠惜了。

“可是……我什么都不会……”你该不会再缠着我了吧?

“一切交由在下打理,主人只要享受便好。”一句话便将悠惜所有的话都堵了回去,人家话都说到这个份儿上了,她还能说什么?

悠惜犹豫了一下,“那……好吧,我什么都不管哦!你……你快起来吧!”

“谢主人!”铿锵有力的一声,又将悠惜吓得不轻,小心肝儿扑通扑通跳个不停。

“我……我能将这剑插回去吗?”插回去了就不用再做他的主人了。

“主人,这剑既然拔出来了,再插回去也无用。”既然做了我名剑山庄的主人,你就休想逃得掉,此时柳君豪看她的眼神有些哀怨,整一个被人欺负的小媳妇儿。

“好……好了,我不放回去就是了。”早知道就不拔了,手那么痒干什么呀!脑中一个剑光闪过,突然想起,这不是蓝姑姑的剑吗?此时她有种欲哭无泪之感,都说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蓝姑姑,你救人就救人啊,留把剑给人家干什么?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